塞北的野菊花
  
  在我朦朦胧胧的睡梦中,似乎看见内蒙古大草原上那一丛丛的野菊花,那好像是我最喜欢的是深秋季节,塞北的风吼叫着略过茫茫的草原,原野上荒草已经失去生命原色。远处望去整个大地好像披了一件金黄色的大氅。可你仔细看看,在那件金黄色的大氅上绣着斑斑点点的小黄花,这花朵好像一颗颗闪闪发光的星星,在阳光下放着异彩。这就是塞外的野菊花了。
  野菊花是菊科植物,有降血压和抗病毒、抗菌的作用,《本草纲目》和《本草求真》中都提到它,说它性微寒、味甘苦、无毒,有避暑清热、清心明目、消肿解毒、治疗失眠的作用。当你仔细观察野菊花的时候就会发现它外层为十几个舌状花片,淡黄色,有的皱缩卷曲;有的舒展开放。中央为管状花蕊,大概有3——4毫米,黄色,顶端5裂,子房棕黄色,底部有总苞,大概有二十多个苞片组成。最底下是半球状的花托。你可能没想到这么一朵小小的野菊花竟然长得如此复杂和精细,这就是大自然的杰作!
  我平躺在草地上,感觉到这时候,初升的太阳从东方的山坡上爬上来了,照得野菊花花瓣儿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对着太阳一看还有彩色的光环。我们班上有七个女战士,星期天的时候一起来草原深处探访野菊花。最年轻的张小莉是我们公认的诗人,她说:“姐妹们,记得陈毅写秋菊的诗吗?”我们都说不记得了,你给我们背诵一下吧,于是张小莉就朗诵起来“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大家听了,兴致更高了。郝玉梅说:“再来一首”。张小莉又很沉醉的朗诵道:“春花富红紫,黄菊与秋宜。风劲幽香怯,露曦寒艳滋。孤标虽独步,呈秀此何迟。欲待群芳歇,专荣占一时。”郝玉梅说:“我记得这是宋代李廌的诗。”于是引得我们哈哈大笑,不一会儿都沉浸在这漫山遍野的秋色中了。
  忽然,大家一阵热烈的掌声和笑声,给寂寞的原野上增添了活跃的气氛。这时候,我们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少女时代,许多美好的诗句不由自主地从脑子里冒出来。我想起了中学时代的语文课本里也有一首写秋菊的诗。于是我说:“我也想起一首诗,背出来大家猜一猜是谁写的?”朋友们都很赞同。于是我朗诵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秀长安,满城尽戴黄金甲”。我刚背完,郝玉梅就抢着说:“知道知道,就是那个唐代末年的农民起义领袖的诗”。我说:“那个领袖叫什么名字呀?”她一着急说:“鸟巢。”逗的姐妹们哈哈大笑。她赶紧纠正说:“啊,不对,是黄巢。”
  这时候叶雨涵很感概地说:“姐妹们,你们说野菊花都具备哪些高贵的品质呢?它除了能当中药保护我们的身体以外,还有其他作用吗?”
  我赶紧接着说:“有啊,有啊,它不惧风霜严寒,不怕孤独寂寞,傲然挺立在这烈烈秋风之中。不正为我们树立了无所畏惧的榜样吗?”
  叶雨涵说:“是呀,姐妹们,野菊花就像一个倔强的女子,他无所畏惧傲立秋天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另外,你们看,它在这青草枯黄、树叶败落的深秋季节里独自在霜天开放,这本身就说明了它不是那种沽名钓誉的花儿,不愿意和其他花儿争芳斗艳,而是独自守着自己的一份责任。”
  郝玉梅惋惜地说:“只可惜,菊花只有一种黄色,显得有些单调。”
  叶雨涵大笑道:“姐姐,差亦,差亦,你往远看……”我们举起手里的望远镜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山坳里看,原来那里有各种颜色的野菊花,有洁白的,紫红的,蓝色的……一片片,一层层,一簇簇,星罗棋布,美不胜收。我感叹:难怪伟人说“不是春光,胜似春光”呢!它们真的和春天的百花盛开一样美丽。这么美丽高雅的灵魂,我们就不要打搅她了,让她们自由的盛开吧!
  那一天,我深深地被野菊花打动了,她端庄秀丽而不娇柔,富有个性而不冷傲,刚强中透着温柔,美丽中含着豁达,让我们看到她的快乐、开心、幸福和自信。这不正是中华女子应该有的品格吗?
  回到营地,吃完饭我翻开日记本,在年月日的底下第一行,写着:我赞美你,崇拜你,你是秋天的精灵!你是中华女子的精神象征……
  
  
  《狼毒花》
  
  在我的少年时代,很常见的一种花是草原上的狼毒花。这种花朵只有塞北才有,内地没见过。狼毒花为瑞香科目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在内蒙古草原上,当地牧民都说它是有毒的,它的根系很大,吸水性很强,最适应在干旱的地区生长,生命力及其强大,是具有竞争力的、顽强生长于高原上的花朵。
  在乌兰察布市有一座铁路桥,铁路桥凌驾于霸王河上,霸王河边上就生长这许多狼毒花。小时候,我经常去那儿割草,父亲说:“小心点,不要混进去狼毒花,那种花有毒,牲口不能吃。”
  长大以后,我在内地的很多地方旅游过,从没有见过那么妖艳的狼毒花。有一年春节,老伴儿送我一本书,上面赫然写着《狼毒花》三个字,原来是内蒙古作协副主席路远的小说,于是,我就认真的读起来了,不为别的,就因为;狼毒花是我少年时代一直陪伴我的花啊。它生长在霸王河边,霸王河是乌兰察布市的母亲河。于是乎,狼毒花也是我不能忘记的花……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