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拜年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内涵。它是春节期间一项重要的传统习俗,其主要目的是亲朋好友之间为了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的祝福和心愿。
  年幼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拜年。不是因为春节的热闹,更主要的原因是拜年所得能给自己带来味蕾上的持久享受。
  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彼时,周围的邻居们刚刚解决温饱问题,在寻常的日子里,大糕果子是难得一见的稀罕之物。只有到了春节,各家各户才会想方设法购置年货,好好安慰一下疲劳了整整一年的身心。老家就曾有这样的说法,不管有钱没钱,杀头肥猪好过年。试想,不是过年,谁家能舍得杀了猪圈里面那头肥猪呢。
  我印象最深的是八九岁时的拜年情景。大年初一早上吃完汤圆,我迫不及待地放下碗筷,穿着干净的衣服早早就开始了兴奋的拜年之旅。二叔家、六叔家、老太家……一家一户,挨个拜年。很快,不大的几个口袋就已经鼓鼓囊囊的了,没办法,只得跑回家清空口袋继续拜年。过了没几户,口袋又满了,只得再次回家。这一次干脆带上刚洗干净的黄色帆布书包继续上阵。到了堂二哥文龙家,我大声说:“二哥二嫂,给你们磕头啦!”文龙笑着说:“好,祝老四新年快乐,学习越来越好!”接过二嫂递给我的一块三四寸厚的大糕刚要转身,没想到文龙的大手却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肩膀。文龙上过学,肚子里很有墨水。夏日的夜晚,满天的星斗下,文龙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三侠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故事,让我们初步领略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我愣愣地望着文龙。他笑着说:“老四啊,兄弟之间说拜年就行了,对长辈才需说磕头的啊!”我似懂非懂,点点头,转过身就飞奔离开了。
  我们庄子上有几十户人家,大伯家住的最远,离我家足有三四里的路程。即使很远,我也记得清清楚楚。说实话,倒不是真心诚意想给大伯大婶磕头拜年,主要是为了能得到几块饼干,或者是一把油炸的果子。现在想来,真为当初自己的幼稚感到惭愧和脸红。
  太阳挂得老高老高,我也终于满载而归。回到家把所有的战利品倒在了桌子上。呵,真的丰收了!大糕、果子、饼干、水果糖、花生、玉米花,几乎摆满了整个桌子。
  “端碗吃饭了!”听到母亲的招呼声,我赶忙把满桌的喜悦一股脑都扒拉进了一条白洋布口袋。
  年轮滚滚,拜年依旧。生活条件的明显改善,也改变了我们对拜年的热情与渴望。十多年后的大年初一早上,孩子们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磕头拜年后,怀揣着压岁钱高兴地飞出了家门,紧接着便听到不绝于耳的焰火哧哧声和啪啪的鞭炮声。大人们依旧拜年。邻里之间相互串门祝福,抽上一支香烟,嗑上几个瓜子,相互讲述着过往的趣事,畅谈来年美好的愿望。大糕、果子、糖果、花生安静地躺在桌子上,很少再有人趋之若鹜了。
  我们家兄妹五个,成家立业后就分居各处,加上工作的繁忙,一年的时间里很少能团聚一次。但每年的大年初二我们都会回到老家,一起给老母亲磕头拜年。老母亲已经九十多岁,每年春节都和二哥一家一起过年,于是,二哥家顺理成章成了圆心,吸引着我们一起从四面八方奔赴而来。一声声真诚的祝福,一年年地在那一座农家小院里回响盘旋。拜年祝福的声音有老母亲的,有兄弟姐妹的,有侄儿侄女的,也有孙子孙女的。
  现在,二哥二嫂都已经六十多岁,每年为了一大家人拜年的吃喝要忙上几天的工夫。兔年春节前,三哥突然和大家商量,兔年的大年初二他来做东,兄弟姐妹同样回家,然后一起到集镇上的饭店进行团拜活动。尽管二哥二嫂竭力反对,但禁不住大家的劝说他们只好勉强答应了。
  兔年大年初二,老家集镇上的饭店里,氛围温馨和谐。大哥提议,兄妹五人代表各个家庭轮流拜年,穿插在午宴中间。三哥主办,自然第一个拜年:“今天是大年初二,我代表我们一家三口恭祝老母亲身体安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祝大哥、二哥、文兰和文书及你们全家身体好,工作好,生活好!”三哥声音落下后,午宴正式开始。十几分钟后,大哥开始拜年:“兔年新春,我首先祝老母亲身体好,味口好,心情好!祝兄弟姐妹生活舒心,子女称心,万事顺心!祝侄儿侄女工作愉快,事业蒸蒸日上!最后祝孙子孙女们学习进步,快乐成长!”大哥是作家,拜年祝福的话语也是层次分明,重点清晰。紧接着轮到了二哥、大姐和我。我们兄妹三人也分别给全家拜了年。拜年祝福的话语虽内容相近,但每一次都博得了家人们满堂的掌声和喝彩声。
  饭店里,酒香菜香熏红了家人们的笑脸。团拜接近尾声,大哥宣布:2024年春节团拜活动地点依旧,主办人是……
  近了,近了,仿佛一眨眼的工夫,龙年的新春就要来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