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孤独是一种修行
  张凤英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生产建设兵团当战士,白天放牧牛羊,一个人跟着羊群游荡在草原上,见不到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悠然而生。父亲来信问我:“孩子,你一个人在草原上放牧,是否感觉到很孤独?”我回信说:“是的,会感到很孤独,但是我已经找到了克服孤独的方法,于是大部分时间里不孤独。首先牛羊都是有灵性的动物,牧民称它们为生灵,它们是有灵性的。和它们对话,我感到了灵魂深处的净化。其次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书籍是最好的伴侣。”父亲又在信中说:“孩子,你说得对,当年我当巡道工,一个人巡视几百公里铁路线,我也常常会与铁轨说话,与风说话,与太阳说话……”
  那时候我经常骑着马到十八里开外的团部机关图书室,凡是他们有的书,我都想方设法借到手阅读。另一个途径就是我北京的姑奶奶经常给我寄书。因此在放牧的时候,羊儿尽情地吃草,我安心地读书。《牛虻》、《安娜卡列尼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复活》、《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红与黑》……很多书籍都是在放牧的时候看的。那时候,我用心灵与伟大的作家大师们对话,他们是高尔基、托尔斯泰、雨果等等。因而我并不感到孤独,我内心世界极其丰富,梦想着有一天自己的事业会正式开启。于是乎我非常享受这种特有的孤独。
  在锡林郭勒盟的大草原上,方圆几百里难得有一个蒙古包,或者一个人。读书之余的我,最喜欢的是尽情歌唱,我对着一座小山包歌唱,通过回声听出自己的歌声是那么苍凉而悠远;我也很喜欢对着牛羊朗诵唐诗宋词,我感觉不但牛羊听懂了我的朗诵,同时可以感受到空旷原野在回响;那时候,我更是大声地背诵毛主席的诗词或是数学公式和物理公式……那是一种饱满的、奔放的孤独——孤独而不空虚;孤独而不狭窄。
  那时候我经常对自己说话,什么都敢于想,想到哪里都说出来,内心格外清晰、格外真诚。有时候自己被自己难住了,再一会儿就被自己说服了,这样就想开了,心里豁然开朗起来。我感觉人的孤独实际上包含着自己与自己的最丰盛的交流。还有自己与自然界的交流。这种交流没有隐瞒,没有欺骗。也无需隐瞒,无需欺骗。更不用委曲求全。我感觉自己是在享受孤独,非常享受这一份难得的孤独。
  那时候我会在蓝天白云下面跳舞,舞姿随着浮云飘动,舞姿随着内心的跳动起伏。蓝天绿地是最好的舞台,牛羊和飞鸟儿是最好的观众。音乐就在我的心中回响。跳上一阵子,我的烦恼和忧愁就全部化解了。我感觉自己融化在白云蓝天之间,于天地融为一体了!
  那时候我年轻,年轻得近乎幼稚,对未来充满幻想。幻想着自己会手捧着鲜花、骑着骏马、一直跑到草原的尽头,跑进繁华的大都市,跑进大学图书馆,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如饥似渴地吸收书本里的知识,然后就做一个高等学府的人民教师……
  在大草原这个世界最大的舞台上,我感觉孤独是那么美、那么高贵,让我整个心身都很放松,我是天空和大地间唯一的灵魂,大地都在为我歌唱,他们不打搅我,而是和我共鸣,和我一起渲染着奋发向上的气氛,和我一起相互激励着前进……
  所以我说,那时候我并不孤独,而是整个心灵都在和大自然交流。于是我很快乐。这种快乐的心情一直保持到现在。现在我退休了,长辈们已经不再需要我,他们走向灵魂的来处。孩子们已经长大了,他们正在演绎自己的人生。我不能等着人家把“嫌弃”二字表现出来,我应该自觉地寻找自己的人生路,享受自己老年的这一份孤独。
  如今我一个人读书写作,寻找文学的灵感。有时候也参加社会活动。但是我感觉自己经常和书籍交流,和书籍辩论,和自己作品中的主人公一起生活。因此,当别人都说我孤独的时候,我的内心却藏着一团火……
  那次有个刊物向我约稿,要求我写一则故事,批评那些顺手牵羊拿工厂公物的事情,因为这种现象在企业普遍存在,很多职工家里都有企业的物品,想号召大家归还公物,不能硬性规定,因为法不责众的原因。我接受了任务,默默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苦思冥想,写了几笔都是说理的文章,不是文学作品,只好放弃了。后来,婆婆病了,我忙着给婆婆买药,伺候婆婆吃药,做饭等,一直忙到晚上,很累了,就睡觉了。
  睡梦中,我突然感觉工厂里的钳子、扳子、改锥、薄膜、胶带等等,都变成了一个一个的卡通形象,向一群小精灵似的,从各个家庭走出来,他们大声唱着歌,跳着舞,排着游行的队伍,向工厂走去。它们要集体回家了,工厂才是是它们的家,它们要回到工厂了……
  于是我半夜梦醒了,赶紧把这个童话故事记录下来,连歌词都是梦中的小精灵们唱的,我只是把他们略加修改而已,后来,这个童话作品被评为年度最佳文学作品。得到了工厂师傅们的好评,看了我创作的这个故事,许多人主动的把工厂的东西送归还了工厂。
  对于一个潜心研究学问的人来说,孤独是常态,是享受,是研究课题成功的保证。你看看那些研究者、学者、作家都不是很孤独吗?他们不会追逐热闹,不会热衷于请客吃饭,搓麻将,打牌。也不热衷于刷朋友圈。他们在世俗的眼中都很孤独。人们看着陈景润很孤独,他却在抓紧每一分钟演算数学题。人们看到王亚南很孤独,他在潜心地研究《资本论》。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孤独的创造者才感觉很舒适。他们享受孤独。
  从另一个角度讲,享受不了孤独的人,整日想和朋友们一起在酒吧混日子的人,很难静下心来写点什么,很难有创作的灵感。而享受孤独本身就是一种修行,许多顿悟来自独处时刻,许多灵感也是在孤独中获得。
  研究学问需要孤独的性格,需要孤独的环境。复习考试也需要一个孤独的环境,不可能热闹地进行。我们年轻人应该静下心来,和书本知识交流,和科学界的伟人交流,这样我们就离成功不远了。所以,我们应该学会享受孤独。我们老年人更是这样,不要总是缠着子女索要那一点廉价的“团圆”,我们应该找点自己喜欢的读书、写字、绘画、唱歌、舞蹈来充实生活。人生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年轻时候总是为了别人活着,如今应该为自己活出应有的精彩。所以说,孤独是人生的一种修行。
  
  作者简介:张凤英,副教授,原籍河北阜平人,现为烟台芝罘区人,山东作协会员,省散文学会会员,江山文学网站签约作家兼编辑,在中国作家网、起点中文网河北新闻联盟等网站发表小说和散文,出版《月亮湾小说散文集》《静夜思》《张凤英散文集》《飞雪迎春》等书籍。短篇作品主要发表在《奔流》《草原》《荷花淀》《五台山》《河南文学》《时代报告》《参花》《枣花》《河南教育》《胶东文学》《齐鲁晚报》《燕赵都市报》《今晚报》《青年文学家》《家庭生活指南》《当代文学》《前卫文学》等各大媒体。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