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故里
  噢,你就是我亲爱的老猴——百丈岩。你屹立在故里的南天,高耸百丈,依偎深山,替故里撑起南边一片天!在你身上还有过一段美丽的富含人生哲理的神话传说。千百年来,你这样无日无夜地执着守望在云岭尖下。你在守望着谁呢?是不是在守望一个曾经骑到你的脖子上调皮捣蛋的少年呢?你不累吗?你以风儿为声,以云儿为字,在向人间阐述着你的感言:为人切莫争强好胜!
  我亲爱的小妹妹,你就别再躲藏遮掩了。你为什么叫陶姑洞呢?差点儿忘了,你就是因为山中宰相陶宏景的妹妹隐居而得此名。你依金交椅峰为翠屏,拉青峰白云为彩嶂。你深藏闺阁千百年,如今是花儿鲜艳、容姿绰约。你也该出阁了,嫁个如意郎君,让你好好一展芳容。你那美丽而神奇的“三洞”传说(见《陶姑洞》),也该让世人知晓了。你劝世的警言:人心不足蛇吞象,如今已然深入人心,震撼神灵!
  你也来了,我亲爱的姐姐——薛角坑。你是故里云岭西去的门户,深沟巨谷,飞流瀑布,构筑着故乡西面屏障,撑起西边一片天!你硕石磊就的石重岩,是威武的将军,是雄壮的巨人,日夜守护着你。你白玉无暇的云溪瀑,喷珠溅玉而来,注入那深不可测的高堂明镜似的薛角龙潭。在龙潭里钓起天书的渔叟如今哪里去了?那本神奇无比的天书如今流落何方?姐姐,是不是你收藏着?能不能借我一观?我就是你当年那个调皮的弟弟呀,曾经攀上石重岩砍柴;闯入龙潭深渊,你当时却为我捏着一把汗!
  哦,我的老哥——寒坑龙潭,你瘦多了。是生活的艰辛,还是事务的繁忙?你以高山巨谷围屏在故里云岭的北方,奇峰翠谷,清流飞瀑,以奇丽撑起故里北边一片天!你左膀大垅弯;右膀杨树岗。瀑宽渊深,神奇的石门槛,把龙潭隔成三潭。都说你连着东洋大海,有龙灵常驻;因此,故里凡遇大旱必来此祈雨求神。老哥,千百年来你为故里,不,四乡八邻,布了多少雨?抗了多少旱?如今,你又毫不吝啬地把源头之水奉献给了故里的小水电,你在为故乡照明日夜奔忙,太辛苦你了!
  呀,你早哇,我的东方亢龙——双坑岭盘山公路。你蜿蜒盘旋,是从东海聚了神会刚回来呢,还是刚赴了王母娘娘的蟠桃盛会,贪杯多饮,醉成了如此舞步?你是故里东方的门户,东连雁荡,西接避岭。为我们故里撑起了东边一片天。你是避岭直街的延伸,你是古时御封皇道的新作。而今却成了交通大道,东水马龙,日夜奔忙!
  久违了,我的樟树老弟!你为我们老潘家日夜操劳,含辛茹苦几十年。风霜雨雪、云雾紫气,你风里来,雨里去,如今终于茁壮成材。你替我们把风望水,你不要求我们任何施舍,你任劳任怨,源源不断地为我们奉献着绿意,点缀着我的故里。你辛苦吗?你口渴吗?还是让我妹妹给你浇浇水,捶捶背吧。当年的小妹却成了诗人了,她还给你写诗呢:当年打水时洒出来的清泉,如今还滋润着青石板铺就的路,心爱的樟树已成参天,再也找不到当年挂书包的枝桠。
  熟悉小巷弄,熟悉的老屋,还有我当年洒下汗水的土地。你们都来啦,该我去看望你们。感谢你们,为了我们老潘家,呕心沥血,废寝忘食;感谢你们的坚强、勇义哺育着我们,使我们能够立足于这个世界。我对你们只能感谢,打心眼里感谢。我没有成为巨富商贾,要不然我肯定给你们送上新衣服。我没有骑上大马,当大官骑高头大马只是当年的奇梦,要不然我必将让你们四海扬名!
  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久违了!我们喝着同一井水,依着同一座山,恋着同一方土。憨厚的乡情,熟悉的乡音还有那醇醇的乡酒。离开的日子,真是思念不已呀!感谢你们把浓浓醇醇的乡酒寄给远方的我,可是乡酒却不解我的乡愁,思乡的愁绪依然心头!忘不了纯鸟的心灵手巧;忘不了鸣飞的憨厚纯实;忘不了平儿的似水柔情;忘不了鹤儿的泣泪惜别。爷爷您的酒杯字如今依然映目;奶奶您的丝带如今依然能用;小公您的桥棍如今依然光亮。哦,堂弟,你手里捧着的酒壶装着的可是美酒?莫非装着一壶令人相思情急的乡愁?哦,三妹,你端着的玉盘上盛着什么?是山珍海味,还是浓浓的乡情?哦,二哥,你提着的篮子里装着什么?莫非是当年造新屋上栋梁时你抢到而没有分给我们的馒头?哦,大姐,你背着的竹篓里装着什么?是不是当年你带我上山采过来的藤梨?我伸手想抓来吃,你却说,现在太硬不能吃,得放一段时间,等熟了才可以吃。哦,二嫂,你手里提着的布包里装着的是什么?是不是当年你做新娘时未分完的落花生?哦,谢老师,你那牛皮纸里包着的是什么?是不是当年老师们捉弄你,要你去大荆集市上买来的茭白籽?哦,三叔,你纸箱里装的可是当年我从你家柿子树上用竹弓箭射下的红柿?你父亲我的老师未曾来得及送给我,如今托你带给我?……大伯的奇门遁甲;小公的壮丁拉夫;统喜的故事大传;堂哥的奇石玄黄;姐姐的呵护厚爱;弟弟的调皮捣蛋;妹妹的天真无邪……这一切总是萦绕胸间,难以忘怀!如今相聚,别说他日离愁。相对豪饮,酣畅淋漓,一醉方休,忘却那别时清泪流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