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下乡的时候,经常和知青伙伴们“出国”或“逛庙”开心的不得了。
  
  不会吧?怎么可能呢?是真的,该出国出国,该逛庙逛庙,美哉!乐哉!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下乡的地方——博爱县南西尚村,地处的方位上:往东是武陟县宁郭镇,戏称“出国”;往西是博爱县阳庙镇,戏称“逛庙”。
  
  往东逛书店,往西吃肉丸儿。那是我们知青时期,劳累闲暇之余,游玩的开心之地,悠哉悠哉。
  
  “出国”或“逛庙”是我们知青伙伴们快乐浪漫的港湾。
  
  虽然,那时候物质匮乏,条件艰苦,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但是,对于正值天真烂漫,豆蔻年华的城里孩子来说,还是不乏朝气蓬勃的浪漫。
  
  因为,我们调皮、爱玩的心灵还是蠢蠢欲动按捺不住。
  
  我有个同学叫华倩,在学校时,她永远是考试第一的那一个,学习尖子。全国取消高考后,志向高远的她,才华无法施展,到农村后,面朝黄土背朝天,使她更加愤愤不平,百无聊赖。可惜在那个年代,下乡是唯一的出路,别无选择。所以,她性格孤僻,内心浮动,正日郁郁寡欢,心结郁闷无法打开。
  
  有一天下雨,不能上工,呆在宿舍里非常无聊。于是,她突发奇想,找我和她一起“出国”逛书店。
  
  我说:“逛啥逛,你又没钱”。
  
  她说主要是让我和她一块去给人家书店营业员,学习学习,切磋切磋。所以,我想,她下乡后虽然不开心,却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学习,我很乐意陪她一块去。
  
  因此,我们打着雨伞,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哼着小曲儿,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泥泞不堪的道路,走了两里多远,欢欢喜喜的来到了武陟县宁郭镇新华书店。
  
  书店里一个身材窈窕的女营业员接待了我们,华倩开始挑书。
  
  那时候的书店不像现在的书店,可以自选,想看那本拿那本,挑好了结账,就OK了。
  
  那时候的书店,是柜台式售书,你想看那一本,要让营业人员拿来拿去。那时候的书店没有私营的,一个镇只有一家书店,很牛。所以,服务态度不冷不热。
  
  结果,她让人家营业员,拿来拿去,换来换去,拿了放,放来拿,来回折腾了很多遍,还说人家书店的书不够多,不够全,说人家书店的摆放分类有问题,说这说那,人家营业员本来还很有涵养,最后终于变脸,急了。
  
  这时,只见华倩兴趣高鹏,立马把她的大眼睛瞪得溜圆,头上的两个马刷子辫儿,高高竖起,像多年没有打架的公鸡一样,非常亢奋,劲头来了,扎起攻式,跳来跳去,开始给人家唇枪舌战,华山论剑,用她所学知识和言辞,没有斯文的、撒泼的去征服人家,几个回合后,就一头雾水败下阵来。
  
  她忘了人家营业员是卖书的,看书店的,天天埋在书堆里的人,知识渊博,功底深厚,学文何其了得。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她,把一个多么神圣的地方,一个多么优雅文静的地方,搞得乌烟瘴气。
  
  眼看她收不了场了,我就赶快助阵帮腔,总算是在我的机智劝说下,收尾回家了。
  
  在路上我很生气的问她,“你这叫学习切磋吗?”
  
  这时你看她,不但不生气,反而,开心灿烂,好像把几十年的恶气,瞬间释放完了一样,还得意洋洋,美其名曰,“这叫锻炼口才”。
  
  我说:“哎,你这人呀!这是锻炼口才,这分明就是没事找事,无事生非,年少轻狂,好吗”。
  
  我虽然这么说她,但心里清楚,她总算借题发挥,把长期郁闷压抑的心情,用这种不良的方式,释放出来了,看来她心里爽多了。
  
  她看我不理她,就过来抱着我说:“求求你了,别生气了,哪天我请你去逛庙,吃肉丸儿哈”。
  
  我说:“哎,我不敢去,怕切磋”。
  
  她说:“不会再切磋了”。并喜眉笑眼的说:不但不切磋,咱们还要吃他一个满嘴流油乐逍遥”。哎……真是个活宝啊!
  
  从那次“出国”回来之后,华倩的心灵状态复位,踏踏实实的生活在现实之中。
  
  现在想想那时候,不计后果的懵懂,十六七岁时的年轻气盛,随心所欲的任性,解闷不择手段的冲动,仿佛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七十年代时,我们风华正茂,我们正年轻……
  
  2024年1月9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