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已离世二十六年,他只活了四十四岁就英年早逝,徒留悲叹了。
  三叔非常随和,性格豪放,勤劳务实,与人为善,人缘极好。他开朗,乐观,健谈,爱唱歌,爱喝酒。尤其是喝酒,真是无酒不餐,无酒不欢。
  三叔年轻时当过兵,在部队里学会了驾驶技术,退役后被安排在老家集镇上的一家运输公司开货车。运货到四面八方,因此算是走南闯北了,开了眼界,耳闻目睹江湖艰难,感知人情冷暖,但他始终保持着与生俱来的善良,即便被人欺骗,仍善待生命中的每个人,珍惜每份遇见。
  爷爷奶奶共育五子,父亲是老大,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家庭,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爷爷奶奶能让五个孩子吃饱穿暖已是不易。父亲兄弟五人中,父亲和三叔的感情最深,可能因为性情相似,抑或因为他们都有参军的经历,故他俩在一起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四位叔叔中,三叔来我们家次数最多,农忙时他来帮父亲干农活,农闲时他与父亲把酒话桑麻。
  有一年初夏时节,三叔来我们家帮忙插秧,整整忙碌了一天。三叔和父亲插秧技术都很娴熟,行距株距均匀,深浅适度,速度很快,一棵棵秧苗在他俩手中翻飞自如,转眼一行行青绿,明媚了秧田,写意着时光。插秧“工程”结束时,俩人从头到脚,到处都溅满了泥水,俨然变成了两条滑稽的“泥鳅”。
  当天晚上,母亲做了几样家常菜请三叔吃饭,一盘青椒炒鸡蛋、一碟咸肉、一碗椒盐花生米、一碗青菜、一盘土豆丝,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三叔很开心。关键是父亲还买来了“容酒”,容酒,是我们当地自产自销的酒,乡邻们生活拮据,买不起名酒,来客若买容洒招待,算是非常热情的礼遇了。三叔一看到容酒,眼睛睁得溜圆,接着开怀大笑,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立刻接过父亲手中的酒,拧开瓶盖,然后给父亲和他自己面前的酒杯都斟满了酒,他俩边吃边喝,边喝边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俩谈兴甚浓,意犹未尽。俩人突然觉得光这样喝酒,内容单调了,于是三叔提议唱歌怎样,父亲说正中下怀。于是哥俩开唱了。
  三叔: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
  父亲: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
  三叔: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
  父亲:晚上回来鱼满舱啊
  三叔:四处野鸭和菱藕
  父亲:秋收满帆稻谷香
  合: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啊
  这哥俩纵情歌唱,歌声洪亮,深情,荡气回肠,虽没有任何乐器伴奏,但一点不影响他俩自娱自乐,他俩自我陶醉的感觉已然爆棚,哪需多余的伴奏?唱完一首又一首,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看他俩,本来是坐着的,后来不约而同“呼啦”一下站了起来,唱着唱着便不由自主地摇头晃脑,身体也跟着摆动起来,同时用筷子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彼此交换着热烈的眼神,亦交换着心中的千山万水。
  如此奔放、率性的合唱方式,深深地感染着每个人。我和妹妹、弟弟也情不自禁加入了唱歌的行列,母亲不停地鼓掌叫好,虽然我们姐弟仨歌词都唱错了,且唱得五音不全,但丝毫没有破坏快乐的气氛。大伙唱呀笑呀,歌声、笑声、掌声不绝于耳,美好的感觉一直在延续,填满了整个晚餐时光,以至于多年后这个画面依然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深处,清晰生动如初。
  
  二
  三叔对我特别好,可以说是偏爱了,以他自己的话说:在他心目中,我这个侄女跟他女儿无异。
  我二十岁生日那天,是桂子飘香的时节,小院的桂花开得正旺,朵朵抱团簇拥,灿然闪烁,犹似无数的星子栖息在桂枝,正做着诗情画意的酣梦。彼时,三叔起了个大早,跑了一趟短途运输,就开着货车风尘仆仆地赶到我家为我庆生。那时乡村庆生简单至极,一般是主人家做一桌或两桌饭,自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即可,根本不会大操大办,当然没有隆重的仪式感。三叔赶到时,已是十一点,他大步流星地走进小院,走进汹涌如潮的桂香里,黄灿灿的桂花映照着三叔,三叔仿若披一身霞光,神采飞扬地向我们走来,他的手中捧着一个大大的圆圆的盒子。
  父亲接过盒子,然后揭开了盒盖,哇!一个十分漂亮的蛋糕呈现在眼前。共两层,粉色与乳白色相间,每层都镶嵌着精致的玫瑰花图案,上层中间四个红艳艳的字非常引人注目:生日快乐!这蛋糕,好像两个迷你型的花坛叠加,太美了,惊艳了眼眸!要知道之前我们山村的孩子都没见识过生日蛋糕长成啥样。瞬间,蛋糕的奶香味扑鼻而来,充满着堂屋的每个角落,空中流淌着香美润甜的气息,仿佛空气都变成粉色与乳白相间的色彩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很诗意,很浪漫。
  蛋糕惹得我们姐弟仨垂涎欲滴,母亲说:小馋猫们,别急,吃完午饭再吃蛋糕哈。我们姐弟仨只好使劲吞下口水,默默地吃着午餐,实则心思都被蛋糕拽了去,那顿饭吃了啥菜,真的想不起来,但吃蛋糕的场景却历历在目。
  吃完饭,三叔亲自切开蛋糕,趁我不注意,他抓取一把奶油抹我一脸,妹妹弟弟看到我那副模样,一顿狂笑,笑得前俯后仰。亲戚们看到后,个个捂着肚子笑。我急得脸通红,闪电般奔向房间的穿衣镜,一看,哎呀,这是我吗,跟马戏团的“小丑”一样一样的。突然,妹妹弟弟也到了镜子前,嘻嘻哈哈,对着镜中的我呲牙咧嘴,夸张地扮着鬼脸。我很难堪,立刻捂住了脸,心中犯嘀咕:就怪三叔,把我抹成这样,难看死了,干嘛呢?
  这时三叔将“小丑”般的我拉回到蛋糕旁,只见蛋糕上的二十支蜡烛已点燃,烛光摇曳,气氛变得恍惚迷离。只听三叔说:没事,抹蛋糕油,越抹越顺,越抹越发,“寿星”都得抹,赶快默默许个愿吧。我听后心情释然,对着烛光在心底许了个愿:祝全家永远平安幸福,祝福所有的亲友们!然后深吸一口气,一下子吹灭了所有了蜡烛。终于可以吃蛋糕咯,三叔将蛋糕切成若干小份,让每个人尝尝,大伙吃得有滋有味。我们姐弟仨吃得尤其带劲,蛋糕在嘴里,绵软似云朵,甜蜜如琼浆,妙不可言的味道,不断挑逗着味蕾,那芳香四溢的感觉充盈在唇齿间,回味无穷,怎一个“好吃”了得?
  现在想想,那时风华正茂的三叔靠运输挣钱,起早贪黑,那么辛苦,收入微薄,平时省吃俭用,竟然专门为我订制生日蛋糕,是多么奢侈之举,那个生日的仪式感太隆重了!三叔对我的厚爱感天动地,值得我永远铭记于心。
  
  三
  我读师范时,有一次三叔送货去烟台,返程时买了些烟台苹果带回。那天中午,三叔提着满满一大袋烟台红富士苹果,兴高采烈地送到我师范宿舍。早就听闻红富士苹果以其红黄色相间的外观、淡黄色或米白色的果肉以及爽脆多汁的口感而闻名。今日一见,果然个个颜值上乘,果香浓郁。我激动莫名,因为之前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苹果,没闻过这么迷人的果香。我开心地绕着三叔直转圈,说:谢谢三叔,这么关心我!三叔笑了,笑声很爽朗,他说:别跟三叔客气啦,你读书也辛苦的,吃点苹果长精神!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感动得想哭,默默地将三叔的好记在心底。后来,我将那些苹果分享给了舍友们,她们个个吃得心花怒放,赞不绝口,那醇厚浓烈的果香一直缭绕在我记忆的丛林,芬芳着我的岁月长河。
  三叔对我的关爱何止这些!三叔长年奔波在外,风餐露宿,殚精竭虑,一直呵护着家人,亲友,唯独没有用心关照自己的身体。在他四十四岁那年,他突发高烧,最初在家服了感冒退烧药,但毫无效果,于是去了乡镇卫生院看医生,医生也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发热,为他打点滴,可是过了几天,高烧依然不退。
  父亲听闻三叔生病,向单位请了假,风急火燎地陪三叔从乡镇卫生院转到句容市人民医院就诊,检查的结果是白血病,但句容人民医院对这种疾病束手无策。于是父亲又马不停蹄地陪三叔转到省城某家大医院,结果确诊为白血病晚期,这真是晴天霹雳!三叔知道自己的病情后痛不欲生,父亲也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沉默如雕像。三叔的一双儿女还那么小,女儿读初三,儿子读小学四年级,他该怎么办?
  去医院看三叔的时候,我泪眼婆娑,只能哽咽着劝三叔:挺住,三叔,相信现在的医疗技术,相信医生的水平,会好起来的。三叔苦笑着,那笑比哭还让人心碎,他说:我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多年没有规律的生活,有时还馋酒,把身体拖垮了。我这副身体,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听着三叔的话,我悲从中来,看着三叔那张被疾病折磨得憔悴的脸,黝黑中透着蜡黄,蜡黄中还掺杂着苍白。我在心中忍不住自责加愧疚,我是有多久没关心三叔,没探访三叔了,总觉得工作忙,家务事多,抽不出时间探访三叔,总以为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和三叔唠嗑唠嗑,跟他聊聊旧时光里的故事。可是,这么一耽搁,以前那个阳光开朗健康的三叔呢,如今怎么判若两人?这些年三叔都遭遇了什么?    
  我多想跟三叔好好说说话,可三叔虚弱无力的样子真让人心疼。我稍作停留,告辞三叔,离开了医院。过了几天,我再度去医院探视三叔,三叔已形容枯槁,我的泪忍不住夺眶而出,我叫了一声:三叔!谁都听出这一声呼唤是百分之百的哭腔,我无法抑制内心的悲凉,我还未好好回报我的三叔,三叔的身体已垮塌成这样,我的难过无法形容。三叔的眼神变得虚渺空茫,他以细若游丝的声音回应了我。
  三婶在一旁抹了抹眼泪,悲伤地告知我:三叔已不能进食,靠吊点滴维持生命。我的耳朵“嗡”的一声,感觉天昏地暗!那天,我不知是怎样走出医院大门的,只觉得天旋地转,我苦命的三叔啊,你这么善良,怎么得了这种恶疾?又过了一个来月,死神最终没有放过三叔,他的生命在最后的煎熬中,犹似几点飘摇散乱的烛光,在惨淡中油尽灯枯。三叔带着对尘世无尽的牵挂,带着无尽的遗憾,化作云烟归去,留给亲人们挥之不去的悲怆!而我的漫漫悲情,化作了那天的凄风苦雨,从此,我的思念穿透时空的阻隔,化作薄雾笼罩着每个暗夜长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