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超市置办年货,真是要过年的感觉,人们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一个个匆匆忙忙的,购买着各种生活用品和食品,什么鱼呀肉呀禽蛋呀蔬菜,手里提着,眼睛还是在不住地巡视着,寻找着自己想要的物品。
  我正在买熟食品的柜台下停下来,快过年了,想多买几个馒头,省得再出来买了。一个个馒头刚刚蒸出来,热气腾腾的,雾气中,一股股麦香飘进鼻息里,缕缕香甜,萦绕在周围,不禁令我深深呼吸,自言自语,说:好香呀。
  忽然就听有人大喊:快看看哈,还有这个嘞,谁知道?这是什么?
  有人说:不知道,没见过。有人却说:这呀,还不知道。告你们哈,它叫扒谷
  接着围上来好几个人,就听有人在说:别小看了这小小东西,却是有好多叫法的,什么:筢菇、扒菇还有叫窝窝头的。而且地方不同叫法不同,虽是相隔不足几十里,同样的东西却有不同样的叫法。
  我也知道它的叫法的,在老家叫扒谷,在我们东北就叫窝窝头。叫扒谷,这得分谁叫,尤其我姥姥辈儿的老人们,叫出来的声音格外好听,别有韵味的。绵柔的声音一叫出来温柔到骨子里了,发音是“pa gu”这样的声音,很柔和,柔软的好似春天的燕子呢喃,好似只有母亲才发出最标准的声音来。也有人说那声音来自寿光方言的形声词,意思是在炒制扒谷时的“咕嘟咕嘟”声。
  再细一看,食品标牌上明明写着:扒谷。这算是最标准叫法吧。
  几个老人围着争着抢购,不住地说:好吃,奇好吃呐,我就是得意这个。
  看见扒谷,我惊讶不已,心儿,也柔软到如一坛蜜糖,摇晃得出蜜酒一样的甜醉。
  看着暗绿的一团,松软的样子,不惊艳,也不招摇,默默地一个个团在一只大大的草编的茅囤子里,热气缭绕,缕缕飘香。不由得,时光的飞轮,迅速倒转,暗淡的光线被切割被捋顺,呼呼飞转,一下子就将我扯回了往昔岁月里。
  我至今记得,第一次听到这句“扒谷”时的神奇与向往。因为我之前,就从来没听到过扒谷这两个字的,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记得,那还是我很小时候的时候,跟着母亲回老家山东,住在我奶奶家。过年时,母亲总是要带着我去走几门亲戚的。什么叔家姑家姥姥家姨家一个个都不落的,从正月走到我们要回东北了,还有亲戚没有走全面呢,因为亲戚实在是多。
  一日,母亲早早起来,梳洗完毕,又给我梳洗一番。嘱咐我,黛玉呀,你要听话,不许乱跑乱喧哗。今儿要去山杏村走走,那里住着姑奶奶,去那里看望姑奶奶去。
  要坐公交车,下车,还要走一段土路。那时交通远不如现在,路不好走,都是些泥土砂石路,磕磕绊绊,坑坑洼洼,实在颠簸,不平展。
  进村,左拐右拐,母亲带着我很容易就来到了姑奶奶家。
  姑姥姥,人虽老了,但是,一眼就能看出,年轻时也是个大美人的。穿着干净利索,大襟青布衣服,内衬衣领,雪白雪白的,高高的发髻,青布的裤子。脸儿白皙,一说话一只大大的酒窝现在嘴边。眼睛温柔的好似水杏,唇儿红红的好似桃瓣儿。我当即就暗自想,谁说只有年轻女子漂亮,我姑奶奶这般年纪,不是依旧好看嘛。
  姑奶奶一见我和母亲,真是喜出望外,搂了母亲又来搂我,热情得很。边说便往里屋里让,脱鞋子,让我坐到炕里边去,暖和暖和。
  母亲担心我淘气,再把姑奶奶的东西弄坏了,姑奶奶说:小孩子越是淘气才越是好呐,不淘气哪里算是小孩子?没事的,来到了姑奶奶家,就是自己家了,随便。
  刚刚坐稳,就听到姑奶奶说:年前我做了扒谷,喷香喷香的,黛玉五叔六叔都说好吃,一连吃了三四个嘞,直说奇好吃。
  我第一次听到扒谷这名字,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里好期待呀,今中午一定住下,也一定要吃扒谷的,尝尝扒谷到底有多好吃?
  二
  姑奶奶与母亲聊着天,很快,姑奶奶的儿媳过来,知道家里来了我和母亲,还有一些个亲戚也来了,就过来招待亲戚,忙着做饭的。姑奶奶家里亲戚来得多,我也都不认识,母亲要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无非婶婶,姑姑,或是爷爷叔叔大伯什么的。
  姑奶奶对儿媳说:分三桌子吧,你那边一桌子,你六兄弟那边一张桌子,我和你姐姐黛玉,就在我这小炕桌子上,黛玉身子弱,看过来过去的再感冒着。
  母亲说不怕的,姑,黛玉现在身子好着呢,就是太淘气了。
  姑奶奶却把我拉在怀里,说:我就是喜欢黛玉,也不知咋回事,我那么多的孙女子,却没有一个和我这么投缘的,黛玉听话,说话唱歌跳舞的,真招人喜欢呐。
  母亲说:要不咋说老人家的心都长偏了呢,姑的心打小就偏心我,这又偏到黛玉身上了,连我也嫉妒了。尽管黛玉是我的女儿,心里也泛酸呐,姑咋不多疼疼我呢?
  姑奶奶儿媳听了也笑起来:俺就不嫉妒,连俺也喜欢黛玉的。回过头说:黛玉,好好玩耍,中午我给你做好的吃。
  姑奶奶的几个孙女孙儿也都来了,什么红儿钗儿婉儿小智小康一大串,都是来跟姑奶奶打个招呼,要去走亲戚的,姑奶奶说这是走得近的几家,走远的,早已走了,远的亲戚要好几十里地儿呐,又不通车,就得早早的走,骑自行车,路又不好走。
  我一心一意想吃扒谷,别的事,我都不关心。
  中午饭菜上来,几次,我想问问,哪个是扒谷,可是都没有好意思去问,因为母亲嘱咐我,不要乱讲话乱问这呀那呀的,没礼貌,也没规矩,被亲戚笑话的。而且,要笑话很久的,甚至一辈子说起来还是会说:那小孩子没教养,不懂事,没规矩。
  我安静地吃着饭菜,也只是在我面前的菜我就夹几筷子,远的,我就不去夹的。姑奶奶小小的炕桌子,摆满了各种菜肴,我看了看,也只是那么一扫,并不是盯着一个看,不过是鱼,藕,炒芹菜,炒白菜,还有鸡什么的。好我姥姥家的差不许多,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扒谷,姑奶奶给我夹的菜肴满了脸前的小盘子了。母亲不住地说:姑,不要再给黛玉夹菜了,她吃不多,剩下了,白白浪费了。
  姑奶奶却说:不怕的,黛玉尽管放心大胆地吃,喜欢吃的就吃,不好吃的就搁一边,我吃,我就喜欢吃黛玉剩下的,香呐。
  几次,我想问问母亲:扒谷哪一个是呐?可是,没有问,我安静地坐在那里,任凭姑奶奶给我夹菜热情款待。
  二
  开始姑奶奶和我母亲还有我叫表叔的几位饮酒,后来上来馒头,还有一盘窝窝头,窝窝头是母亲特意要来的,姑奶奶说:过年,谁吃那个。
  母亲说:黛玉就爱吃的。
  真是知女莫如母,我就喜欢吃窝窝头的,在东北谁家要是蒸了窝窝头,准给我送过来几个。因为,一次我去邻居徐奶奶家,徐奶奶也是山东人,喜欢蒸的菜窝窝头,也只有她蒸的菜窝窝头好吃,用父亲的话说:那叫做一个正宗。
  我问父亲:为什么只有徐奶奶蒸的窝窝头才这么好吃,这么好吃?
  父亲说,黛玉,等你大了,再回几趟趟老家就知道了。那时,我虽然回了几趟老家,但是,都很小,不多少事的。
  这一次,我在姑奶奶家也吃了窝窝头,虽然不太像我们东北的,就是黑了点绿了点,软软塌塌了一点点。和徐奶奶蒸的很类似的,味道也几乎相同,有几缕淡淡的豆香味。
  我心里美美的,心想,不管咋样我也吃到了我喜欢吃的窝窝头,还有呀,就是姑奶奶说的那个我没见到过的扒谷,也一定在饭桌子上的。
  回到家里,姥姥见了我母亲先是问姑奶奶身体呀家里呀,都好吧?然后,姥姥问我:黛玉,你姑奶奶给你做的什么好吃的呀?
  我想姥姥也说不定没听说过扒谷,更是没有吃过吧?于是很神秘地说:吃得窝窝头就得扒谷——一句话说出,把姥姥差点没笑喷,说:你这姑奶奶,这些年没见黛玉,咋还除了扒谷还是扒谷呀?真够抠门的,看我见了她不找她?
  我说:不是的,还有很好吃的扒谷呢。
  一家人听了都在大笑,我莫名其妙。后来,经母亲一说,才知道扒谷和窝窝头是一种东西,只是叫法不同。
  回了东北,母亲把我闹的笑话,给父亲讲了听,父亲说:黛玉天天喜欢吃窝窝头,竟然,不知道他还有好多别的名字呢。扒谷、筢菇、扒菇、窝窝头都是一种食物。父亲说:知道吗?哪里人也不如山东人会做扒谷,山东人呢,最数寿光人做得最地道,说到扒谷,还有好听的故事呢。
  于是父亲就讲了一个有关扒谷的故事:古代时候,寿光这地儿隶属齐国,据传齐桓公年轻时,一次,落难,在逃亡的途中,逃到了寿光。齐桓公他饥饿难耐,饿得几乎晕厥,恰逢一老妇人提篮经过,看到齐桓公饥饿的样子,实在可怜。当然了,老妇人也不知道他是齐桓公呀,什么人的。出于可怜,就伸手从篮子里拿出来一个菜团子,类似豆腐什么的绿不拉几的一团食物给了他,齐桓公吃的那个香呀,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而且,吃后,顿觉很有精神力量倍增。
  齐桓公终成霸业以后,怀念起当年这份救命食品,问询百官,却无人知晓,更是无人能做得出来。于是,就人去往寿光访询,才知道此物叫做扒谷。于是,齐桓公遂下令,将扒谷这一美食,作为贡品,希冀延年益寿。
  说来这扒谷却真是一种养生好食品,齐桓公,喜欢吃扒的他,也确实长寿。有记载的,齐桓公终于公元前643年,享年73岁,当时实属长寿。
  听了父亲的故事,我顿时豁然开朗,原来扒谷还有这么美的传说呢。
  心里想着往事,不知觉已经走出了超市,提着手里的扒谷,心里回味着久远的味道,依旧香甜绵延。扒谷,就握在手心里,提着。不禁有些恍惚起来,时光真是容易抛,可谓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好多年,不过是一转眼。
  然而,再多年再多年,时间可以过去,时光流淌,那份亲情,那份爱却留在心田,留在身边,只要想起,姥姥,姑奶奶,父母亲,乡邻们一个个走出来,与我,说着,笑着,聊着
  扒谷,拿起一块,迫不及待,吃在口里,香甜满口,满心窝窝都是暖都是爱,低低喊着,想念你们了,妈妈爸爸,我的亲人们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