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有根系。家乡诸城,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其文脉丰盛,渊源流长。
  且不说,到市北诸冯舜王庙,可沐浴舜帝孝道明德之圣光;也不说,去西乡马庄公冶长之墓,可追思先贤不谋权贵、治学育人的才德。单就市中心的超然台,只须仰望一下,那青色砖瓦,白日碧霄,顿时就会让人心明眼亮。微风拂过,浮云绕亭,古朴典雅中,透出一副清新靓丽的景致来;登临台上,俯仰四望,远近高低,景色各异,心胸豁然开朗;循阶而下,进入台内阁楼展厅,浏览旧事,凭吊感怀,灵魂定会得到升华。
  超然台堪称诸城的一张文化名片,在密如繁星的城郭,金碧辉煌的殿宇,琳琅满目的景点里,恰似一枚璀璨夺目的文化明珠,彰显着东坡文化的浪漫、深沉、洒脱和厚道。
  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从杭州通判转任密州(今诸城)知州。到任时,恰值连年大旱、蝗灾泛滥,又逢朝廷变法过急,社会治安不稳,百姓民不聊生。
  于是,他带领百姓灭蝗赈灾、扶贫济困、兴修水利、缉盗维稳。经精心治理,密州灾情消退,盗贼平息,百姓安居乐业。“吏民渐相信,盗贼狱讼颇衰”,出现了政通人和的清明景象。
  苏轼知密州短短两年,政绩卓著,文学创作颇丰,留下诗词文赋230余篇。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密州四曲”更为历代传颂、家喻户晓,并为超然台注入了千古文化之魂,成就了它在人们心目中的“高大上”。
  超然台是苏轼在民生问题解决后,着手规划城市建设,以工代赈,将城墙西北处,北魏所建荒废楼台修葺而成的。
  “霞为云魂魄,蜂为花精神。”超然台的名气就在于“超然”二字。
  老子五千多字《道德经》,算不上煌煌巨著,却是经典之王。苏轼胞弟苏辙,单从里边的“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句中,择此“超然”二字命名此台,让人欣赏赞叹之余,免不了去品味经典,洞察玄机。真可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从此后,“密州超然台”和“东坡文化”,就在诸城人心中扎了根。如今,家乡的酒有“密州春”、“超然洞藏”;家乡的学校有“超然中学”;家乡的美食有“东坡肉”;家乡人居住的地方有“东坡小区”,也有“超然居”;家乡的火腿,也靠“但愿人长久,相伴得利斯”的广告词,通过中央电视台传播到海内外了……
  苏轼更是喜欢超然物外的老庄观,且看“一蓑烟雨任平生”,“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人生何处无芳草”,“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这许多诗句,尽显其潇洒、自由、从容、旷达,不拘小节,不记得失,内心超然的人生态度。
  他亲笔题写“超然台”三个大字,留下了著名的《超然台记》,还请苏辙、李邦直、文与可等文人墨客各写《超然台赋》,使超然台一时名声大噪,成为密州八大胜景之首。
  地处鲁东南沿海的密州,不比杭州富庶,不比京城豪华,然而,其山川秀丽,民风淳朴,人情浓厚,却激发了诗人的创作激情和灵感。
  如今,倘仲秋月圆之时,站在超然台前,举头望月,那首《水调歌头•明夜几时有》,便会不自觉地在心中咏起。碧澄澄的天穹,生出那轮金黄新月,格外饱满;风清气爽的夜空,流泻下大片银辉,也格外情浓。和东坡先生“共婵娟”的意境,便会油然而生。并能切身感受到,千年前,苏公在此“把酒问青天”的豪情、“千里共婵娟”的浪漫、“高处不胜寒”的感慨和“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旷达。
  清明时节,乍暖还寒,散步在超然台下,翘望春色烟雨,追思故人旧事。一句“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便会从东坡《望江南•超然台作》的吟诵中悄然传来,洗却俗世的烦恼与尘埃。让人超然物外,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快乐地生活在当下。
  站在苏轼的雕像前,怎能不体会到《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痴痴深情;登上高高的超然台,南望常山,又怎能不感受到?
  《密州出猎》:“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情壮志!
  当年,苏轼在从杭州赴任密州的路上,曾赋词《沁园春·赴密州,早行,马上寄子由》:“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是否诸冯舜帝的光辉早已照亮了他的心胸?从济南前来相聚的兄弟苏辙赞叹:“至今东鲁遗风在,十万人家尽读书”。是否瞻仰了公冶长之墓而发的感慨?
  338年前的清康熙十一年,世道并不太平,蒲松龄在游览过崂山之后,应好友邱元武之邀,来到诸城。其时,尽管超然台荒芜凌乱,景观破败,两位雅士却没有丝毫失落,而是逸兴大开,诗兴大发。蒲翁写下了《超然台》一诗:“插天特出超然台, 游子登临逸兴开。浊酒尽随乌有化,新诗端向大苏裁。 峨眉新月樽前照,马耳云烟醉后来。学士风流贤邑宰,令人凭吊自徘徊。”这是对先贤的礼敬,也是对文化的追慕。 
  人世间造物弄人,蒲翁科举不第,仕途折翅,却于狐仙鬼怪的世界里,成就了千古名著《聊斋志异》。世俗的血泪幻化为鬼仙的良善,超越时空的文化,呼唤着美好未来和光明真理,这是否与东坡先生产生了共鸣?  
  苏轼之后,超然台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遭受风雨洗礼。据记载,元代超然台重修两次,明代重修五次,清代重修七次,民国重修两次。各种重修碑记、赋、跋、诗、题刻等五十余处。直到1928年,杨虎城驻兵诸城,于兵荒马乱之际,仍然下令保护超然台。文化的魅力可见一斑。
  1947年家乡解放,由于敌强我弱,为了防止国民党部队再次占据诸城,政府下令拆除古城墙,坚壁清野,超然台也在此次拆除中化为土堆。    
  改革开放以来, 诸城成为出经验的地方,上世纪80年代的商品经济大合唱,90年代股份制改革等,探索创造了贸工农一体化、农业产业化经营、中小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农村社区化等改革经验,都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贡献了“诸城模式”。这些经验,有个共同点,都是从当时的实际情况出发,为普惠民众着想。让更多普通人过上好日子,有饭吃,有钱花,不管从事农业,工业还是商业,幸福指数都持续攀升。家乡的人民对文化生活的需要和追求,也与日俱增。于是,从1995年以来,社会各界强烈呼吁,超然台重建被提上日程。2007至2009年,新的超然台终于投资5000万元进行复建。
  这次重建,外形按原比例扩大了三倍,台体为中空,里边分三层楼阁作为展厅,以碑刻、字画为主,展示苏轼在密州时的执政业绩和历代人文佳作、传说、故事等。超然台重新成为密州文化的地标性建筑。
  随后,政府又在其右前方建成“仰苏堂”大厦。方便书画、古董、艺术品等创作和交流,进一步提升了超然台的旅游价值和文化品味。
  楼宇经济如日中天的时候,政府依然没有忘记超然台的文化遗产地位,把超然台后边,寸土寸金的大片土地保留下来,绿化、种植、栽培了草木、树林。为弘扬东坡文化和发展文旅事业,预留了更大发展空间。
  是的,只要脚下的土地还在,只要“十万人家尽读书”的气韵还在。超然台,在家乡父老的心目中,在中国文化的历史上,就会屹立不倒。
  有传统文化底蕴,就有经济发展后劲。经济发展了,才能更好地保护和弘扬传统文化,促进精神文明建设。2020年,诸城喜获“全国文明城市”称号。
  一位文学大家,一处文化高台,一座文明城市。家乡的荣耀,让人自豪。愿家乡的文化生态、自然生态和百姓生活更加美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