迤老黑村民谁也想不到,一个出去十里远就没人听说的小山村,自从一个大胆女人收留了一个说外地口音的儿子,村子就出名了。村民心照不宣,都知道这个人不是她儿子,是红军战士,从江西那边来的。
  这个大胆女人叫叶真莲,有一个儿子,家里就他们母子俩盘着一亩三分地。1935年4月的最后一天中午,一群扛枪的人突然冲进迤老黑村,一户一户搜了起来。一时间,鸡犬不宁,人心惶惶。村民对这些像土匪一样的当兵人非常讨厌,背后叫他们白狗子。
  核桃树下的土屋,顶上炊烟袅袅。院埂上开着一朵朵牵牛花,红红艳艳。屋里,火塘旁,叶真莲正在捡草药。火上铜锅里,热气腾腾,熬着稀饭。墙角,草席上睡着一个人,身上衣服显然不合身。他静静看着熬稀饭的叶真莲,蜡黄的脸庞滚着泪花,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
  一个穿粗布衣裳的少年跑了进来,对着叶真莲说:“妈,白狗子来了,一定是冲洪召哥哥来的。赶紧走,去外面躲一躲。”
  少年正是叶真莲的儿子陶忠明,一脸紧张。叶真莲站起身,将睡在草席上的邓洪召扶起扑在陶忠明背上,要往外走。这时,几条人影来到门口,随即冲进来。
  冲进来的人扫了屋里三人一眼,指着陶忠明背上的人大声问:“他是谁?”
  叶真莲急忙上前一步,面带笑容地说:“老总,他是我大儿子。”
  为首当官模样的长着一对灰狼眼,盯住陶忠明背上的人问:“你自己说,叫什么名字?”
  叶真莲没有一丝慌乱,陶忠明背上的人也没有一丝慌乱,前天他们商量好了,有对策。“我叫陶文斌。”背上的人说。
  邓洪召话音刚落,白狗子慌忙散开,将他们围了起来。灰狼眼如临大敌地问:“外地口音,你到底是谁?我们来这里就是搜红匪伤员的。”说着打了个手势,要上来抓人。
  叶真莲急了,拦在陶忠明和邓洪召前,说:“他就是我儿子。八年前被你们抓了壮丁,去外地当了兵。如今他想家了,回来看看,你们还要抓他,有没有天理?”
  灰狼眼哪管这些,一把推开叶真莲,气势汹汹道:“再拦,连你们也一起抓!”
  叶真莲不退反而跨前一步,怒目喝道:“你们要杀,就杀我,就是死,当妈的也要和儿子死在一起。”
  陶忠明情急之中灵光一闪,大声说:“你们抓了我哥哥,过几天中央军来要人,你们如何交代?你们硬要抓我哥哥,留下你们的名字,等中央军来了好找你们要人。”
  围在外面的左邻右舍纷纷说:“这人是叶真莲的大儿子,在外当兵七八年了。你们抓错人了。”
  灰狼眼左看看右望望,眼睛珠子一转,暗道:这些日子,中央军是来到云南追击流窜到这儿的红匪,别羊肉没吃到惹一身膻,划不来。再说这么多的村民作证,抓错了,上面的人正在火头上怪罪下来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想到这里,什么也不说,他带着这群人灰溜溜地走了。
  白狗子走了,陶忠明放下邓洪召,在草席上躺好。叶真莲赶紧舀来熬好的稀饭,递给邓洪召。后者已虚弱不堪,轻轻说:“大妈,你们吃。”叶真莲慈祥地说:“我们不饿,你受伤了,吃饱了伤口好得快。”
  夕阳西沉,叶真莲去挑水。水井边几个女人在洗菜,叽叽喳喳聊着。“听说羊肠营又来了很多白狗子,到处搜,说是专搜受伤的红军,抓到了给奖赏。”
  叶真莲回到家,悄声对陶忠明说:“儿子,我们还是得把他藏起来。”并把听到的说了。陶忠明点点头,叫醒邓洪召,轻声商量了起来。
  晨曦微露,有哭声传了出来,细细听才知道,叶真莲大儿子陶文斌伤势过重死了。村民起来,只见叶真莲、陶忠明母子两个用草席裹着一个人往村外吃力走去。有人过来想帮忙,被他们母子谢绝了,说:“不用了,兵荒马乱的,抱到山上埋了算啦。”一到村外,看看左右无人,母子俩人放下草席,扶起邓洪召,抱起草席,急匆匆往后山一个山洞走去。
  叶真莲出的主意。羊肠营到处是白狗子,村村户户搜。邓洪召在迤老黑村非常不安全,再说已经引起白狗子的注意,很难说会杀个回马枪,还是躲在山洞里养伤安全。
  每天夜幕降临,叶真莲母子轮换着给邓洪召送饭送水。叶真莲懂点草药,常上山挖草药配好给邓洪召服下,还悉心地给他擦洗伤口。
  夜里,洞中更加漆黑,也更加安静,静得能听见大地的呼吸声。邓洪召伤口疼痛难忍,难以安睡,又想起了前几天白龙山的战斗。他所在的红一师二团从贵州进入云南后不久,接到首长的命令,急忙往曲靖方向赶。4月23日下午,他们在白龙山遭到滇军李嵩独立团的阻击。敌军抢先占领了白龙山制高点。顿时,枪声、爆炸声、喊杀声响成一片,飞鸟振翅远远逃避。敌军所处位置有利,武器先进,火力很猛。团首长大声喊着“冲啊”,率领负责主攻的二团从正面往山上冲去。子弹从他耳畔呼呼而过,旁边的战友压着树枝倒下。第五次冲锋时,他中弹了。醒来时已经在老乡叶真莲家,是团部苏事务长安排的。原来部队五次冲锋击溃了李嵩独立团,敌军残兵败将趁着夜色跑了。
  这天夜里,叶真莲等邓洪召吃完饭,再用盐水给他清洗伤口,敷药,忙完这些她才离去。邓洪召望着叶真莲柔弱的背影,不知咋的,他眼泪忍不住“嗒嗒嗒”滚落下来。他十分不安,他不怕死,这么多的生死战斗他都闯过来了,他是怕给叶妈妈母子带来危险。收留红军伤员被查到是要杀头的。这么亲的一家人,给他的感觉,叶真莲像他妈妈一样,陶忠明像他弟弟一样,他不忍心祸及他们。其实,叶妈妈一家很穷,可再穷,都不给他饿着。他们东家借李家借,省吃俭用,好的都给他吃了。更何况收留他冒了很大的风险,随时担惊受怕,可叶妈妈一家还是像照顾自己骨肉样的对待他。邓洪召越想越不安,在苏区,他听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说过,红军是穷苦人家的队伍,是保护天下劳苦大众的。如果祸及他们母子,他死不安生。他请求叶真莲母子把他送走,但被他们拒绝了。
  五六月的天,迤老黑一带,越来越热。几天以来,邓洪召伤口始终不见好,加上洞里潮湿,伤口发炎了。邓洪召痛得不得了,他忍住痛,借助白天的光亮,挣扎着抱起一块石头压在伤口上,以减轻痛感。叶真莲看到,连忙喊来陶忠明,说:“不能在洞里养了,环境不好,得回家去。”陶忠明不容分说要背起邓洪召。
  邓洪召死活不肯,伸手拦住陶忠明:“叶妈妈,陶兄弟,不用管我了。我的伤我知道,治不好了。再说我不能连累你们了,很危险的。让我死在这个洞里。革命一定会胜利的,以后你们找机会把我的事告诉我们组织。”
  叶真莲仿佛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对着陶忠明,果断地说:“都化脓生蛆了。背起他走。”
  陶忠明望着伤口哭了起来,把邓洪召双手往自己肩上一拉,背起来了,说:“哥哥,我们不会让你死,他们枪毙我也不怕,回家养伤吧。”摸索着走出洞口,外面还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仿佛一口大黑锅反扣着。不知什么时候下大雨了,沙沙的,是下在树叶上的声音。叶真莲和陶忠明母子也不管这些,护着邓洪召,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泥泞山道。一阵雷鸣电闪,山水乱流,泥滑烂路。
  到家躺好,叶真莲赶紧舀来清水,兑上热水,叫陶忠明给邓洪召擦洗身子。她则去捣鼓草药,碾碎,放入碗里,倒上白酒,搅拌均匀。这时,陶忠明刚好清洗了邓洪召身子,给他换了一套自己的衣服。
  叶真莲坐在邓洪召身旁,叫他忍着点,得把脓、蛆吸出来,不然好不了。邓洪召一听,马上明白了,叶妈妈是要用嘴吸出脓,吸出蛆,他马上拒绝。叶真莲安慰他:“我们是一家人了,不用在乎这些,不这样你不会好。”
  叶真莲不再等邓洪召说,嘴凑在伤口吸了起来。一口两口,脓、烂肉和生蛆被吸了出来。邓洪召的心,无法平静,如原野万马奔腾,如江河波涛翻滚,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哗哗流淌。
  流下的泪水滴落在正吸着脓蛆的叶真莲脸上,她头也不抬地说:“娃娃,是不是吸疼了,忍着点,长疼不如短疼,吸了,好得快。”瞬间,邓洪召哭出声来,“妈妈,妈妈”喊着。叶真莲心也在疼,听见喊,说:“娃娃,疼晕了。我不是你妈妈。”邓洪召哽噎着说:“你是我妈妈,比亲妈妈还亲的妈妈,我永远的好妈妈。”邓洪召说不下去了,只是不停地落泪。
  如此这般,叶真莲吸了数次,再敷上药。日出日落,邓洪召的伤口渐渐好转。叶真莲轻轻对邓洪召说:“娃娃,这是你与我们家的缘分。”
  邓洪召好转了,也有精神了,在火塘边讲起了在江西和从江西转移出来路上发生的战斗故事。夜晚,他唱起了歌,说是革命歌曲。他高兴地说:“遵义会议后毛主席领导红军了,红军官兵都非常兴奋,革命胜利不远了。”
  邓洪召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闪着光。
  月亮从窗户跑进屋里,听故事、听唱歌,听得一屋子的月光。
  叶真莲笑了,陶忠明笑了。
  邓洪召见自己能行动了,就提出要走。其实他舍不得离开,但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叶妈妈家这么穷,不能拖累了。
  叶真莲说:“别这样想,你的心思我懂。伤彻底养好再走,我们才放心。”邓洪召拗不过,只得继续住了下来。
  街子天,从羊肠营街上回来的邻居慌忙来到叶真莲家,原来乡保长知道了她收养红军伤员的事,正在调集人手,来捉拿他们。叶真莲并未慌乱,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被人知道早晚的事。叶真莲母子三人商量后,认为避一避好。
  叶真莲把煮好的鸡蛋塞进邓洪召和陶忠明手里,说:“我们永远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两人哭着喊“妈妈”“妈妈”,辞别叶真莲,快速离开了。
  1949年12月,新中国成立后,天下太平。山间小道,一条精明的人影行走敏捷,他就是邓洪召,从罗平革命老区赶来迤老黑看望他的好妈妈——叶真莲,他的好弟弟——陶忠明,他听说云南解放后陶忠明返回了家,当年他们离开迤老黑后,他去了罗平,陶忠明落脚在个旧当砂丁。
  叶真莲家早已人走屋空,一把铁将军守门。邻居幽默地说:“你不就是叶真莲那个说外地口音的儿子吗?”说完与邓洪召会心地笑了起来,邻居高声说:“迤启村,她被迫搬到那儿了。当年乡保长来找她要人,她只有远远躲开。”
  十二月,天很冷。可邓洪召浑身暖呵呵的,他巴不得一步跨进迤启村,见到他心心念念的一家人。
  羊肠营,迤启村,晴,蓝蓝的天托着金光灿烂的冬日暖阳。邓洪召带着一身的暖,一步踏进屋里,紧紧与叶真莲、陶忠明相拥在一起。
  “儿呀,你来了!”叶真莲第一次哭了。
  “妈妈,妈妈,你的儿子回家了!”邓洪召泪花闪闪,从心里跳出来的声音与太阳的光芒揉在一起,融进了叶真莲的心。
  
  参考文献:
  《一家人的故事(邓洪召陶忠明口述)》(富源作协曹振宇提供)
  《红军长征过富源》(纪念红军长征过富源50周年纪念专辑)
  《红军黔滇驰骋史料总汇(中册)》
  《富源文史资料增刊》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