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严冬凛冽,至寒时刻。民间素有“三九四九冰上走”的节气顺口溜,也有“三九四九冻死猪狗”的俗语流传,这都意味着进入到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地处南国的温暖蓉城,也真正冷了起来。
  
  一
  数九寒天,天寒地冻。
  北方地区铺天盖地的下着大雪,包括东北、新疆、山东、北京等地,都有报道,有的地方甚至遭遇雪灾。成都市内,冬季却从来见不到一点小雪花,气温一般都在零度以上,也从不结冰。
  受寒流全国大面积南下,过境川内的影响,冷空气遭遇到暖湿气流穿过,形成大范围的云层,这种情况容易造成降雨或下雪。那天晚上,外面持续在下冷冰冰的冬雨,冬天的夜晚气温本来就低,这下更加湿冷,人的体验感很差。
  还不到九点钟,我就早早的在床上待着,端着笔记本电脑,在上面修改文章,一边不时在文友群里,和老师们进行交流。不知不觉到了很晚,跟大家道晚安,随即下了线,自己却毫无睡意。反复回想着刚才,老师们针对我那篇文章的讨论事宜,提得意见和看法,脑子一直在思考,运转,根本停不下来。等再看时间,吆,都深夜十一点半了。
  爱人还没睡,也在网上冲浪。忽然他朝我转过头来,没头没脑的对我说了一句:“今晚下雪了。”
  “什么时候下的雪?我怎么不知道啊?”
  “大概九点左右吧,你上床早没看到。”
  说实话,为了这雪花,我今天整整等待了一天,一直期盼着能看到它。
  时间回到早上,天气特别冷,就像北方下雪时的那种雪冷感,寒气逼人。我就有一种预感,是不是要下雪了,天气预报也说,今天会有雨夹雪。
  有点小兴奋,身处南方的自己,已经多年没看到雪花飘飘的情形。作为一个北方人,从小到大,我见过很多场雪,此时心里却还是有所期待。毕竟,多年未见,有些想念它洁白无瑕的样子。我是极爱雪的,爱其纯洁雪白,清冷气质,纷纷扬扬,潇潇洒洒。爱雪,也等同于爱自己,因为妈妈给我们姐俩起的名字里面,中间都有一个雪字。
  身在这从不下雪的蓉城,听到下雪的消息,确实让人高兴。在成都,下场雪能让市民视为重磅好消息,是非常开心快乐的喜事。如同那冬天出来的太阳,中秋现身的明月等此类稀缺现象,都是这里人们的开心时刻,就像是在过节。对,就命名为过白雪节吧,这般喜气洋洋,兴高采烈。不过有时候,天气预报也不见得准,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我跑到阳台上去守望,搜寻着。隐约看见,天上飘着一些细小之物,可也分不清,究竟是雨点还是冰粒,亦或者是雪花。它们飞速飘落,一闪而过,太过急促,形状不好确定。视力不好,根本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无形中,它们像是被推动着,身不由己,在风中凌乱,到处飞舞,雀跃不定,一时竟难以辨认。
  我当然很愿意相信,那就是雪花,哪怕是冰粒。应该不太像是雨点,因为地面上并不太湿,是干湿不均匀的那种状况。试想,如果是雨水的话,地面该是均匀受湿才对,湿漉漉的一地雨水才合理。
  在不确定中,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傍晚时分再去看,我能确定的是,至少这会儿下的是冬雨。或者是雨夹雪,落地就化,地面上积有水渍。
  连白天都没有真切看清雪的模样,更别说黑乎乎的晚上。爱人忽然告诉我下雪了,看来我错过了看雪的机会。有些不甘心,立马爬了起来,不顾寒冷,来到阳台,打开推拉窗,满怀期待的向外看去。可是,夜色无边,到处暗黑,哪里看得见雪花的影子。只有雨声不紧不慢,滴滴答答作响,地面都是雨水。
  在路灯的强光照耀下,远远的还是看不清,到底是雨点还是雪花,在灯光下飞舞。感觉还是像雨点,毕竟听到的也是雨声啊。雪落无声,雨点有声,滴滴嗒嗒,响个不停。没有路灯照到的幽暗地方,黑漆漆的,则都是雨水。如果是下雪,堆积起来会是白色的,会很打眼。
  始终没有发现雪的影子,感觉寒冷的我,赶紧离开阳台,重新回到床上。翻看了一下手机,想发现一点,被我错过的雪的蛛丝马迹。
  
  二
  在两个女同学的朋友圈里,果然有收获。她们发的消息,让我得到第一手资料实证。
  就在晚上十点左右,一位女同学,亲自在路灯下拍视频留念。细看,的确是真正的雪花在飞舞,在光线下纷纷扬扬,犹如一大群萤火虫。反射的背光,跟自带光芒的萤火虫相似,从路灯下急急忙忙飘落大地。它们飞得好急促,甚至是迫不及待,就和少见雪花的蓉城人一样心急,相见时激动的心情一般。简直说不清楚,到底谁更着急,也许是双向奔赴,大概都挺急,久违了。
  朵朵雪花,看起来并不小,不像是以前的头皮屑(雪),而是真正的雪花,一片一片,洁白无瑕。雪花飞舞,紧一阵,松一阵,有一段特别繁密,纷纷扬扬,洋洋洒洒,像是美丽的精灵,降临人间。连女同学都禁不住在惊叹:“哇!哇!好多好多!好美好美啊!”
  感谢女同学,感谢伟大的微信朋友圈,让我补上了错过的美好瞬间。看见许久未见的雪花,心生激动,让我兴奋的睡不着觉,继续往前翻阅朋友圈。更有甚者,朋友圈里居然还有人在这个时间,半夜十二点,转发即时消息,说成都龙泉山的雪好大。
  其实,早在前两天,龙泉山就下过雪,市区没下。就有人在网上发布照片和视频,成都下雪的消息,让市民欢心鼓舞,曾一度冲上热搜。这下,全国人民更加了解了,成都人是有多稀罕雪。
  那两天,龙泉山下雪后,半夜四点钟,去往龙泉山的道路上,居然堵了车,全都是开着私家车,去山上赏雪的城里人。让人不敢置信,有些成都人居然大半夜不睡觉,说走就走,跑去龙泉山赏雪,玩雪,堆雪人。
  据说这些情景,把见惯暴雪大场面的东北人都惊呆了。有些东北人痛心疾首:“唉!悲哀,悲哀。”他们哪里知道,成都平原地处四川盆地内,周遭全都是大山包围。别的大山且不提,仅一堵秦岭,就像天堑一般,以一己之力,阻挡了大批南下的寒流。
  成都冬季的气温比较暖和,顶多下几场冬雨,很少有降雪。就算偶尔从山那边飘过来零星半点的雪花,也如头皮屑一样小的可怜,落地就化,难觅踪迹。更不可能积聚起来玩雪人,打雪仗。因而,这里的人对美好的雪,总有一种深情、期盼、期待,充满好感、新奇、新鲜。所以,当罕见的下雪情景出现时,成都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异常兴奋,就不难被理解。
  他们通过微信等社交媒体,在网上分享雪景影像,表达了对美好自然景象的欣赏热爱之情。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成都人天性活泼,热情似火,热爱生活,制造快乐,寻找乐趣,与生俱来的快乐因子,富有感染力。说起来,皆该归于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功劳,让肥沃的成都平原,天府之国,水旱从人,不知饥馑,造就了蜀人独有的乐观天性。
  前一阵子,东北有人在露天卖雪糕,可谓雪上加霜,冲击着人们的想象力。你还敢更深度的发挥想象力吗?更有甚者,成都龙泉山上的人们,竟在路边卖雪!是的,没听错,没看错,卖雪!卖雪!卖雪!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五块钱一盆,十块钱一桶喽!新鲜的雪,包新鲜,不新鲜不要钱!”惊不惊奇,相不相信。这就是让人大跌眼镜,不敢置信,敢于尝试,勇于创新的成都人,只有他们才能干出来的事。不过,没人责备,还心甘情愿的购买,存在即合理,有需求就有买卖。如果买了雪,却不会堆雪人,不如花二十元钱,直接买一个堆好了的成品雪人,堆在车顶上,有模有样,还戴着红领巾,载着回家。
  到了这个时候,不得不佩服,成都人的脑袋是“真烂”。本地方言,大概意思就是脑瓜好使,很聪明,真敢想,想的出来,名堂有点多之类。我这个北方人,虽然在这里生活很多年,其实有些时候,有些词、有些事,也不一定弄得很明白。
  合该他们发笔意外之财,机会总是留给随时有准备的人,诚如是也。
  
  三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多,刚刚睡醒,又看见朋友圈里,有人在发最新视频。
  视频里,天刚放明,街上的路灯依然在亮着。在灯光的照耀下,只见亮光里雪花纷飞,密密麻麻,纷纷扬扬,坠向大地。又在下雪了吗?还是一直在下、一夜未停?不得而知。不行,我不能赖床了,必须马上起来去看雪。这难得一见的雪中即景,说什么也不能再错过。要知道,错过这一次,下次不知等到何年何月,也许一直都等不来。
  我在成都生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小雪花也不过只有寥寥几次,而且基本上都是落地即化的小雪,能积聚起来的,好像只看见过一次。记忆中,就在树枝上,屋顶上,草丛里,积了薄薄的一层雪,很浅很浅。因为雪是白色,而在暗处深色中比较显眼。从那以后,再也没看到雪能积聚起来过。
  急忙来到阳台,向窗外看去。哇!果真,下雪正在进行时,是真正能肉眼可见的雪花呢!激动,已经多年没有看过雪了。此时仿佛置身于北方的家中,那里的冬天总能看上几场雪。所以我每次回家,尽量选在冬季,既能赏雪,也与老妈过个团圆年,以慰籍在南方少有的冬季之快乐。
  “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谢道蕴的《咏雪联句》可谓应景的很。的确,柳絮比撒盐更形象,更生动,描述出雪花在寒风中轻盈飞舞的样子。雪花多轻巧,纤细苗条,身似柳絮,哪里像盐那么重。要说雪像盐,除非看到的是冰粒,那倒是挺形象。冰粒和盐都是透明的晶体状,非常相像。不过史料上记载的事实是,当时确实是下大雪,定是雪花无疑。
  此时雪花纷飞,坠落的有点急迫,感觉雪花大小不太均匀,大号的,小号的,不过都比以前所见的“头皮屑”大多了。偶见几片特别大的,像柳絮,像棉花,轻轻柔柔,满天飞舞。这南方的雪花,并不规则,落在身上,有五个角的,有四个角的;有长的,有短的;有扁的,有圆的,形态各异,不是那种想象中标准唯美的雪花形象。但它们成群结队的飞下来,其势挺壮观。被寒风吹斜后,变得身不由己,做不到更飘逸一点,只好随风摇摆。它很无奈,如果没有风吹,它定会表现的自然一些,优雅一些,要自在的多。就像人,有时候似乎也是这样,总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压力推动着前行,不由自主,身不由己,无可奈何。为了生活、工作、家庭、事业等,没有选择,迫不得已,做不到潇洒走一回。
  大部分雪花偏小,不像北方那种肉眼可见的鹅毛大雪。印象中,北方雪花飘飘之时,是很美的情景。这里的雪落地就化,积聚不起来。在黑色物体的映照下,才比较明显的看见,雪花是白色的。不仔细看的话,与浅色的建筑物连在一起,则并不明显。地面上是湿的,夹杂着雨点声声不断,典型的雨夹雪。
  当气温降为零度,是水和冰雪转化的节点。冷空气急速过境时,遇到暖湿气流,形成降水,当它占领主场后,降雨就逐渐转为降雪。由雨到雨夹雪的过程,跟气候、地理环境、温度有关。这种天气,其实最让人难受。风刮走热量,雨让人感觉到湿冷,夹杂着冰雪,寒湿阴冷,体验感可想而知,谁冷谁知道。
  雨雪交加的天气,给人以潮湿泥泞之感,其实并不如真正的大雪天好。满天飞舞的鹅毛大雪,又好似柳絮翻飞,人感觉会更舒适,意境更显浪漫,更有唯美之感。不管怎样,也别贪心,这就不错,知足吧。成都总归是下了雪,哪怕只是雨夹雪,也能让成都人开心、开眼,开启狂欢时刻。
  
  四
  街道上,路面浇湿,行人打着伞小心翼翼地走着。骑车人披着雨衣,却一晃而过。好冷!却让人透着清醒。手脚僵冷,久违的挨冻感觉。在温室一般的南方呆久了,已经忘却了被冻的那种痛感。这会儿,南方的大地,也跟我一样,都变得异常清醒起来。
  中午时分,我在厨房那边忙活,推开后阳台的推拉窗,迎面吹进来一股刺骨寒风。到了这个时间点,惊喜的发现外面还在飘雪,已经下了一个上午,还没停下。雪花飘飘洒洒,只是已没有那么密集。
  就在不经意间,几片雪花被寒风推搡着,在一霎那,就涌进阳台内。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等到赶紧去寻时,却根本就看不到它们的身影,它们忽的消失不见了。我不死心的在地下仔细寻找,也没见任何痕迹。
  继续欣赏外面的雪花飞舞,似乎它们已经不那么着急的奔赴大地,有些悠闲自在。天空放明了许多,灰色阴郁中已经显现出少许淡蓝色。
  忽然,天上飞来一群鸟儿,看不清楚是什么鸟,猜测像是鸽子。列队整齐,呼啦一下就飞了过来,围着一只鸟打转,估计它是领队。那只大一点的鸟儿,似乎在指挥它们,监督它们,一会朝左边转一圈,一会朝右边反转。队形也在变化,一会儿成不规则圆形,一会儿成四方形,有时又说不上什么形状,扁扁的似像非像,似形非形。它们在广阔天空的舞台上,给人们来了一场精彩的演出,尽显曼妙,形体优美,动感十足,激情四射。那些鸽子,围着高楼转了几圈后,便飞去了远处,淡出我的视野。
  当时不知,后来听说,那好像是鸽子在定位。它们这样的行为叫“家飞”,它们是在熟悉自己所处的环境,寻找标志物,以后不至于飞到别处去。这是它们确定方向的一种技能,随着环境的变化,适时调整方向决策系统。一般晴天会用太阳作为罗盘,当没有太阳时,就要参考感应到地磁信号,围绕着家的楼房飞,就是在熟悉环境。
  这突发的情景,让我有些小感动,呆呆地望着天空,意犹未尽。在这么冷的天气里,鸽子冒雪在练习家飞,演练队形,熟悉环境。鸟儿们的世界我自然不懂,但是我能感觉到,它们很了不起。在寒风中锤炼自己,敢于在飞雪连天的时候,不惧严寒,傲游在天空,与风雪搏斗。这本身就很勇敢,需要无畏的勇气。
  都说起早的鸟儿有食吃,作为人类一员,我还怕冷不想早起呢,似乎还不如鸟儿,我真该向这些勤劳的鸟儿学习。当即决定,一会就去继续写作,就写写这场难得一见的雪吧,还要把这群可敬的鸟儿,也给写进去。
  在这寒冷的冬日,我既被一场雪的降临激动,还被一群勤快的鸟儿给感染。心里热乎乎,似有所得,似有了悟,疏懒的心,一下子又有了冲劲,产生创作的激情。感谢这场久违的冬雪和这群可敬的鸟儿,让我惊醒,带给我灵感。
  看来,只要注意观察,留意身边,时刻做有心之人,生活里总会有写不尽的素材、美好、感动,处处皆能入心、入脑、入笔、入文。生活本身,就是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艺术无不来自生活,而高于生活。如果能从中有所触动、思考、感悟,那就算有收获。
  等再去阳台看时,窗外的落雪已停。雪过天晴,天空转蓝,变得那么明亮,清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