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在童年的声音
  童年的时候,我们生活在山乡。大人们日出而做,日落而息,长年累月过着脸对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平淡乏味,没有丝毫的活气。所以也没有什么更能吸引我们的事儿,当然有几种声音除外,那是我们期盼的声音。
  打糖客的声音,那是一种由小铁锤与小铁刀碰撞时发出的声音:叮叮当当,叮叮当当!每当听到这叮当声,伙伴们就会从各自家里飞出来,手里都捧着废铜烂铁呀,蛇皮甲鱼骨呀,被衣烂衫呀。一个个用这些与打糖客换糖吃。他的小铁刀放在糖块上,然后用小铁锤往刀上一敲,不多不少的一块糖就被敲下来,我们就拿着往嘴里塞。甜甜的,一直甜到心里去了。
  镇桥大叔的声音,那是一种由村书记镇桥大叔在石碑山上用喇叭筒向地方喊出的声音:“该内——航欢——小宗祠堂咧——放电影!大冈能走里茫!(今天晚上在小宗祠堂里放电影,大家走来看!”)一听到这声音,我们可高兴得不得了,因为有电影看啦!于是,搬着小凳子飞快跑去小宗祠堂占位置,耐着性子静静等待。直到发动机马达响起,全场亮了电灯,才快要上映了。等村书记讲过了话,就可以看新闻记录片和主片电影了。
  演古戏的声音,那是一种由锣鼓铙钹奏出来的声音,锵锵欹得,锵锵欹得,锵锵锵!噗隆冬锵,噗隆冬锵,锵咚锵咚锵!锣鼓响脚底痒,于是,未到失暗,大家都从四面八方赶到戏台前,耐心地静等三通锣鼓奏过,才可以看到古戏的演出。我们又可以去看小戏子,还可以买糖果吃。人前人后到处钻,不小心挡住了小伙子伸向姑娘表示情爱的手,他们也只一笑放过,不再计较!
  放鞭炮的声音,那是一种由百子炮、爆竹混合齐放的声音:嘭啪——噼噼啪啦,噼噼啪啦!这声音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地放,这就意味着要过年啦!于是,就可以看到大人们杀猪、宰羊、做年糕、包粽子,忙碌得不可开交。我们每每到做年糕的面床边站着,大人们把糕头分给我们吃。我们也喜欢到大人们宰羊的地方,算不定大人们会分给我们一只羊角,好漂亮的!我们也喜欢去帮助婶婶阿姨们包粽子,算不定她们会把细脚粽子分给我们,很漂亮的!这一切过后,就要过年啦,我们换上新衣服,走街串巷,看大戏,看舞狮子,看滚龙,好不热闹。直到关门炮砰啪砰啪地打响,才回家睡觉。
  上学的钟声,那是一种由小学校老师用绳子拉动铁心撞击铜锺发出的洪亮的声音: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两声连连敲是上课,三声连响是告诉大家:下课啦!下课啦!每当听到钟声,我们就非常羡慕起我们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来;想起他们手捧着书儿,高声朗读那很优美的文章;想起他们用笔在白纸上写字、画好看的图画;想起他们在老师弹奏的风琴声的带领下齐声唱起欢快的歌儿;想起他们在操场上排队、跳高、跳远、跑步、扔手榴弹;想起他们手拿红旗,由老师带队去春游……
  长号的声音,那是一种由长号手对空吹出来的浑重的声音:呜——嘟嘟嘟——呜嘟嘟——呜嘟嘟——每当听到长号吹响,我们就知道,可能游行队伍要过来啦,原来是向龙王祈雨。几百人排成长队,绕地沿街,旌旗猎猪,喊声震天,真是热闹非凡。三官庙里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烧香的、祈祷的、批坛的、降神的、念经的、跪拜的……不一而足!他们熙熙攘攘,脸上都洋溢着胜利的欢笑,因为天就将要降大雨,禾苗得保,庄稼复苏,今年又可以丰收在望了。
  唢呐的声音,那是由吹打班齐奏出来的欢快热闹的声音:嘀嘀嗒,嘀嘀嗒,嘀嘀嗒嘀嗒嘀嗒。每当听到唢呐声吹响,我们就知道,肯定是谁家娶新娘。迎亲的队伍一路抬着嫁装,悠哉悠哉而来。我们可高兴了,因为可以向新娘讨红鸡蛋;可以天天去闹洞房;可以天天去缠着新娘要糖果吃。为了要红鸡蛋、甜橘子,我们会把百子炮在新娘伴姑的裙子底下点燃;我们会把一大把一大把的辣椒干用火烧烟熏她们。
  弹棉花的声音,那是一种由棉花锤敲击棉花弓弦上发出的声音:噔噔噔,噌噌噌,噔噔噔,嚓嚓嚓,噔噌噔噌噔嚓嚓!每当听到这弹棉花的声音,我就会想起我们永嘉山区的弹棉郎。他们背着弹棉弓,到处走动,到处流浪。靠替别人加工棉絮赚得极其微薄的工钱养家糊口,艰难度日。可是就是因为有了弹棉郎,却为我们永嘉支起了一片天,从此少了流浪、少了乞丐。每当我听到这弹棉花的声音,我就会想起我的姐妹们就要出嫁,弹制成厚厚的被絮,在上面用红色线写上大大的双喜字,或者用彩色线画上龙凤呈祥、凤凰戏牡丹的美丽图案。那时我的好姐妹们就要哭着出嫁,从此与我们天各一方。
  难忘的儿时的声音,是我终生期盼的声音。如今什么都是现代化了,那时所期盼的声音,很难出现了。我们只有寄相思于儿时期盼着的声音!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