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人间四月天,我们来到荆州“工匠第一村”--------陈龙村,在这里荆州市作家协会将进行“文学创作基地”揭牌仪式。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竹乡独有的景致。竹的栈桥,竹的栏杆,连厕所也是用竹子做成的。一个个别致的竹亭,仿佛翩翩翼然。青青的竹园,泥土的清香与花的芬芳浑然在空气里飘散,醉了客人,醉了乡民,醉了整个村庄。
  天稀稀疏疏地下着雨,细雨中的村庄楼屋林立,显得那样的巍峨而又清新。村委会领导把我们迎进村部二楼会议室,举行了简易而又隆重的欢迎会,书记毛美银以及三位工匠师傅并向我们介绍了这个“荆州工匠第一村”--------陈龙村的前世今生。
  昔日的陈龙村亦属黄家场区域,是远近的闻名的篾匠村。由于人多地少田不肥,俗称“薄田乡”。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有竹园子,大都靠做手艺为生。有民谣戏谑:“黄家场,吃稀饭,哈辣酱,家家户户做篾匠。穿的是破衣烂裳,十个指头像和尚,有女不嫁黄家场。”可见当时人们的生活光景。虽有几许辛酸,但陈龙人的手艺活路是值得称道的。据80多岁的黄祥鑫老先生回忆:陈龙人编制的篾货紧凑精致,既好看又耐用。解放前黄家场是个小街市,街市上最亮眼的是篾货市场和竹行。百余家刀户的筲箕篮子、撮箕箩筐占据了场地的三分之二,几十条扁担(篾货贩子)穿梭其中,收购黄家场篾货。旺季的时候,篾货价格天天见涨,抢购现象时有发生,弄不好甚至拳头相见。有些二道贩子见篾货紧俏就从外地贩来篾货,但被精明的篾货商贩们识破。商贩为购得真正的陈龙篾货招数多得很,或先下定金后提货,或干脆深夜敲门抢占先机,或借以签订长期供货协议的是由抢得真货。黄家场卖竹子的也一样,半路里就有刀户从肩上扛走。然,只有旺季的时候他们才有如此这般好的生意。
  当初陈龙村人为了谋生计,不论男女都得学手艺。除祖传的竹器手艺外,还有的学木工,有的学瓦工。这既是生活所迫,也是奉行“风雨饿不死手艺人”的古训,因此人人都会一两门精湛的手艺。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现在塑料制品代替了竹制品,机械制造代替了手工业,竹器手艺渐渐淡出了江湖。但陈龙村人的工匠精神依然在他们一代又一代人的血脉里流淌。
  完成揭牌仪式后,我们参观了“竹器馆”。那竹桌竹椅,那撮箕筛子,那背篓箩筐,还有那竹制的精致茶盘果具,一桩桩一件件真叫人爱不释手。随行的美丽作家菡萏女史坐到竹椅桌前把玩着精致的竹制餐具和果盘,感慨地说“太精美了,要是在商场我一定要买一套回去”。楚风诗词楹联社的菱子女士背起那精致的背篓,哼唱起:“小背篓,荡悠悠……”,甜美的歌声,曼妙诙谐的动作逗得人们笑声不断。在笑语欢声中手机里留下了她那瞬间而永久的倩影和回荡于心的歌声。据介绍这里的每一件物什都出自陈龙篾匠人之手。
  参观完“竹器馆”我们来到了“木工馆”,一套独具江汉平原风格的老式花帘床家具,引起了人们的特别关注。该床分前后两晋,前晋为踏床,后晋为卧床。前晋的平台踏步,坚实如地板,踏床左侧设床头柜,上置镜、奁盒、灯台;右侧置放便桶箱椅,一边有抽屉、柜门;另一边为封闭的盛便桶柜仓。床的北面有两把花饰雕镂精致的椅座,中间一个茶几,古朴而典雅。后晋卧床,床的四周通过浮雕、圆雕、透雕等技法,雕刻着各种植物图案花纹,栩栩如生。床长2.11米,宽1.46米高2.33米,设计风格独特,用樟木材料制作而成。图案造型古朴,刀法浑厚,每一个观赏者无不惊叹它的精致,它的美,赞叹其工匠的艺术!长篇小说《扳命》的作者齐家银先生触景生情,情不自禁地携妻子坐到这宁波床的前沿边,妻顶上红盖头,演绎了一回当初洞房花烛的佳境,重温洞房花烛的甜蜜与温馨。洋溢着笑容的齐夫人问“这是哪位大师的杰作?”年过七旬的张传新师傅说他极小跟师傅学艺,十七八岁就行走乡间,踏百家门,靠手艺谋生,迄今已有60余年。什么木工活他都能做,大至建房,小到生活用品。这套花帘床家具是他花了三个月时间才制作完成的,纯手工。人老了,没有年轻时候的活路精细。听了刘师傅的一席话,一种敬佩之情令人油然而生,工匠精神激荡在怀!
  临近午时,冒着蒙蒙细雨,我们来到农家,走进黄知兵先生的竹园。好大一片竹林!青青的翠竹在雨中透露生机,在微风里摇曳细语,仿佛述说她前世今生的故事。让我们感悟到这个园,这个家,这个村,甚至整个国家辛酸与幸福的命运!作家们纷纷相依翠竹与大自然合影,与老主人黄祥鑫先生拍照,记录下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风景。来到书房,“耕读之家”的牌匾赫然在目,这是由湖北省颁发的。书架上满满是书,还有发黄的线装本。书案上有未完成的小楷作品,字迹苍劲有力。我们眼前仿佛看到了一副“亦耕亦读”的生活图景,感受到主人做人谋生的品德与家风。
  唐家湾,这个古老而现代的自然村落,属陈龙村11组,人口72名,19户人家。家家门前花坛锦簇,果树累累;碧绿的菜畦散发着清新与芳淳。几口老井依然水质清澈,味道甘甜。竹做的小亭子翼然于村头,将整个村庄点缀得如诗如画。蔬菜物流站赫然醒目,他们把这里种养的物产运往全国各地。
  据毛书记介绍:历史上因长江盐卡段大堤决口,洪水冲出了一条河流,叫化港河。河有一百多米宽,沿河有108口大水塘,人们沿河而居,以捕鱼为生,并形成码头。有唐姓人家住在河套湾里,故名唐家湾。据《江陵县志》记载,北宋宰相张商英就是江陵化港人。村前公路边如今还留有化港河的遗迹。如今的唐家湾无论是面貌还是人们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村里头还开办的有“农家菜屋”。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一农家餐馆,女主人满面春风地欢迎我们,赶忙请坐倒茶。这份热情就教人有几分感动。环顾四周,陈设虽然简陋,没有城里酒店的豪华,但整洁卫生,三个餐间环境宜人,充满农家气息。
  菜很快上上来了,色香味俱全,且分量很足。主人介绍说,食材都是自己家种养的,无污染,无公害,教我们放心食用。并笑呵呵地说:“大厨也是我们自己家的,这一桌饭不超过300元,很便宜的。”“这样不亏本吗?”“不呀,我们自产自销,收个成本就赚钱了。往日我们种养的物品愁销路,有时不值钱,毁在了田里,全亏了,很痛心的。现在搞新农村建设,农村环境变好了,城里人常来乡下放松心情,赏景游玩。我们不宰客,让顾客满意。天天有收入,日子越过越好,生活也有了奔头。”听了女主人的一番话,我们深感新农村建设给农村农民带来的欣喜与变化。
  房前屋后那园竹翠竹青青摇絮语。在陈龙在唐家湾我们感受到了民风的淳朴。在振兴乡村建设政策的春风吹拂下,政府带领村民们进行村容村貌改变,修路建花坛,植树种花草。开农家餐馆,办物流站点,实行生态农业开发。引导他们在小康路上奔驰。
  古老而美丽的竹乡,巨变的陈龙,那工匠精神却世世代代不泯灭!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