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风的晴日里与孩子们一同回了老家,家里有爸妈在等着。
  冬日暖阳将股股暖流泼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不偏不倚;耳朵里有羊在咩咩叫,有公鸡引颈打鸣,眼见大妈家的黄狗,在大门口身子瘫长身体,闭目假寐。水泥路面上摊开的羊粪味浓重又热烈地扑面而来,杨家奶奶的拐棍,躺在大门边上安静地晒着太阳,邻居家的孩儿在追逐嬉笑打闹……天气很好,豆豆迫不及待地要去河湾沟,那是她每每回老家必去的快乐基地。
  豆豆比苗苗大,也时常有爬山,下山是没有任何障碍,苗苗跟在姐姐后面,屁股几乎贴着地皮往下滑着走,冷不防就滚倒了,还不要人拉她的手,看得人心惊胆颤。在地势稍平坦处有众多羊粪蛋、干洋芋叶子混在一起,豆豆还要从中间挑出地软捡到袋子里,顺长长的蚰蜒小路一级一级走下若干地埂,便到了地势平坦的土地上。
  脚踏实地后,孩子们兴奋地奔跑起来。我们看到平坦荒地被洪水冲刷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沟壑,那是夏季下大暴雨时,山顶水泥路面上汇聚了很多洪水后,由水渠引导着奔涌而来,顺便冲刷低洼河湾的杰作。自然力的神奇与不可抗拒,造就了眼前显得沧桑的景象。苗苗无比惊讶,不停地问着妈妈各种为什么?豆豆尽管不止一次地见过这场面,长大一岁却有长大一岁的收获,她不说,但她有自己的一些思考。
  往前走便到了真正河湾地带,自东向西长长地夹在两山之间,白花花、干涸了的河道里倒栽着一些大大小小瓶子、塑料袋或其他垃生活圾,间或还有被丢弃的行李箱。枯萎的碱蓬成片地排布着,空地间隙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羊蹄印和羊粪蛋,其中还夹杂着少有的人的大脚印,这是羊倌留下的。在没有杂物的空地上,刨过表层白色稍硬的碱土,下面是绵绵细沙土,触摸着感觉甚好,这不是黄土也不象细沙,孩子们再下挖时,土逐渐见湿,用两只小手随意把玩,却偏偏捏不出想要的形状。往对面山脚继续走,迎面而来的是色彩明亮的红土山,忍不住又给孩子们来了段,红土是烧制红砖极佳原料的科普。说给她们的是我小时的故事,那时代,我们最喜在这红土坡来来回回地溜坡坡,留下很多童年的梦。
  豆豆当下就要溜着玩,无奈天冷了,怕把衣服弄得一团糟,回去清洗替换都是麻烦事,所以没有满足她们的诉求。俩娃儿只好顺着红土小坡往上爬,爬至一半又滑下来,如此反复无数次,但愿她们体验了妈妈小时候的快活,也勾起了我沉淀在心底的记忆。
  很多年前的河湾和眼前的景象一样也不一样,我环顾着如今这荒芜寂静的河沟,脑海里关于这河湾的种种突然就涌现了出来。
  很久以前这些土地盐碱程度并没有如此厉害,人们在其中种小麦、种谷子糜子,有人种高粱种苜蓿,春天有人在播种,夏天有人在除草,秋天人们会收获,冬天地里会有牛羊驴在吃干草。至于这条碱河,下游被堵成为大坝,中上游泛泉眼丝丝冒出的苦咸水被阻挡,一点一点蓄积起来,加上夏季里频繁的暴雨,山间洪水全部涌入河道,下游的水足够深,远看也绿油油的一片,耐盐碱的芦苇自成一景,水尽管不能吃不能直接食用,倒成就一道自然风景,装扮了整条河沟沟。
  胆子野的男娃娃们,时常在夏日午后跑到碱河里去游泳,在芦苇丛中钻进钻出,嬉戏打闹;女娃跟大人去河湾沟割碱菜,割回去的碱菜要么发酵了喂猪,要么再精捡后用开水淖熟,拌成凉菜,纯天然特色食物,味道、营养价值以现在看是绝佳;贪玩的男娃们把驴赶至河湾沟,就撒手不管,任驴在碱河滩自己随意找吃的,人却钻进对面洋芋地里,偷偷摸上数十个洋芋,或在人家玉米地里顺上几棒玉米,兜上满衣襟子的“恶果”,就地用泥土设计起炉灶,但柴火必须四处搜寻,什么干叶枯枝,什么烂根死芦,一切可燃之物,都是他们果腹的希望。
  偶尔有挖土拨鼠的一波小子,要是耗上大半天功夫深挖洞,挖出个土拨鼠那就值了,回去让他们的妈妈收拾了放锅里烤的香味四溢,黄聪聪地冒着油,夹在饼子里大大咬上一口,再没有比那更是幸福的时刻了!
  这碱河湾是我们去对面孤独山的必经之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西北大山深处的老百姓家里口粮还不足,被穷怕饿怕了的人们,只知道饿肚子是因为土地太少,赶上政策允许,家家都分给了拓荒范围,户户都忙着垦荒种粮。一时碱河湾热闹起来,对面的孤独山坡也热闹起来,那里有我家分得的一块荒地,那些长着尖刺,能扎死人的柠条被妈和哥连根挖出,柠条被铁锹狠劲拍打,再用脚使劲踩个遍后用长长的冰草捆起来,回家时每人背上一捆,在陡峭的山间小道上走下坡,连滚带爬后背还被柠条扎的很疼……啥都紧缺的年代,用晒干的柠条或是柠条根焪一锅洋芋十分必要。
  秋日里,我们已经能从那片拓荒地里,拉几冒高架子车的小麦、荞麦捆,下山送过碱河湾,再返回爬坡上到对面山顶,爸扛一车,哥扛一车,我和大弟前面拉驴,妈跑前跑后照料,小弟也跟着车狠劲往上推……我们全家人加上两头驴,使上洪荒之力才将架子车自河湾拉至这边山顶的家,碱河湾留下我们太多太多的汗水。
  我时常会想,如果没有妈妈的辛苦劳作,爸爸的精心运筹,如今的我们会是什么样?比我只大两岁的哥哥,那时怎的就有那么大的力气?掌车檐的能力甚至胜过妈妈。小时候尽管常与哥哥争吵,我嘴不留情,惹急了哥也是手不留情,但从不记恨,也没有影响他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这就是同胞,家中的兄弟姐妹。
  五九,春就要来了。气流中春风的味道日渐浓烈,气温已然没有那么低了。春暖花开时,这碱河湾定有一片新气象,到时候我和孩子们还会去走一走,看一看。碱河湾,我放不下的一片眷恋,一处港湾。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