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想,下雪的时候,冬天在想什么?冬天来了,科尔沁草原在想什么?在干什么?褪色,废弛,溟冷……它在迎合着冬天?当我踏进它的怀里,我知道,我已经被它刺绣进它精心编织的“十字绣”里了。
  
  一
  十字绣,属于女红艺术。在前一段时间时兴好一阵子,热度渐凉。初冬,我再往科尔沁草原,目睹了冬雪下的草原田野景色,眼前呈现出一幅幅十字绣,让我领略了一番“田野艺术”。
  夜宿巴仁哲里木,半夜听见了窗外撒雪的声响。晨起推窗而望,原野披粉,白的雪,黄的草,苍绿的树,画成一幅北国锦绣。取景摄下,没考虑用途,那就放在心底留念吧。
  车行至突泉,连绵的山,昨天经过,山坳处积存的雪,在阳光的辉映下,闪出了雪瀑的壮观,是静止的“挂瀑”图画,是灵动的“三千尺”。此时的飘雪,带着朦胧态,渐变一幅抽象画。昨日不同于今日,明天还要什么蝶变,我只能去想象了。
  代钦塔拉,则是旷野无羁,撒野般的往四下扩散,飞雪阻碍着我的视线,仿佛让我不能舍近求远。
  十年前,曾获赠一幅牡丹十字绣,悬于卧室,眼前的景色,真的就像一幅规模宏大的十字绣。正在织染,哪肯错过观摩的机会。
  
  二
  去年春耕时,我路过,黝黑的泥土,欢笑着翻着个儿,黑面朝天。如今,天公来给黑脸化妆,飘雪紧一阵慢一阵,不因黑黑的脸膛而作罢,耐心可敬。这是在给田野的十字绣打个底子吧,黑土,在白雪下,渐渐失去了苍老,粉妆成要出门的样子,多了几分滑稽,却让我不忍说出,生怕雪止而停下画笔。雪在旷野面前,也耍起了技艺,紧若疾拳快掌,要在田地刺绣一道主线;慢似太极,袖中藏珠,雪花飘下,仿佛带着舞蹈的柔姿。见过女红做十字绣,巧柔有余,而动作拘谨,多少女红来看,都要傻眼,必须甘拜下风。以雪为针线,想都别想了。
  田地里的玉米茬秆约半尺高,无论怎么看,都是最好最整齐的几何图形,此时,地面是黑白相间,只能算一个半成品,尚在创作之中。朔风不劲,茬秆抖动,如对抗前扭动筋骨,以示遒劲。恍惚中,我仿佛看到那些玉米茬秆摆好了姿势,田地作舞台,但等一个口令,准备在纷雪的背景里起舞。这是草原丰收后的一幕,应该是在为来春的到来而欢悦吧。早了点吗?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诗意不仅仅属于诗人,也属于最富灵性的草原之物。
  玉米秸秆,是做草原十字绣的材料?是的,针脚不必让我们动手,自然成线成行,女红可以靠边欣赏,完全交给天公。土地,就是一个画手,交给一粒籽,可以绣出一片锦。收割机就是女红的纤手,掐了秆,碎了叶,在肚子里一番构思,就把秆和叶捆成了方方正正的作品。雪驯化了草捆,草捆给雪找到了落脚。为什么那些“作品”不收归农家珍藏?拉到牛羊栏圈前?为什么要堆放在田里,地边,路边,山坡?这是蒙民留给天公的礼物,雪花洗尘,落雪裹住,他们是要给产下粮食的土地看看,土地就是丰收的第一读者。首先要供奉土地,为什么要搬走礼物呢!在蒙民的心中,以这样的方式,在鼓励土地,这是祭奠,也是对土地的深情朝圣。
  土地是最有禀赋的,冬天里,玉米茬秆的黄,承着柔着前来勾兑的雪白,色彩在碰撞着。朋友志骏说,草原最好看的是七八月。他喜欢葳蕤的时光。我说,最有风骨的是冬天,还不忘勾兑色彩。就像农妇老了还要选择几尺碎花布做一件越冬的袄子。颜色,代表的是生活的灿烂。
  在没有色彩的季节里,依然不失灿烂,这就是魅力。季节从不失去色彩,只是我们的眼睛往往忽视了这些色彩。这幅十字绣,没有大红大绿大紫,有的是锦黄雪白黝黑,同样是暖色调,不输妖冶。能够扛得住冬天消磨的色彩,才是真正的浓彩重墨。
  
  三
  我不能不把一幅幅十字绣深藏起来,但总觉得作品少一些灵魂。找到了,并非是“风吹草低见牛羊”,那些白色的羊群,是一抹抹,一堆堆,一簇簇,非常灵动的白,这样的白色是立体的,三维的;而铺陈在土地上的雪就像处女般纯洁,就像少女白皙的肌肤,是沉静的白,白得发呆。黄色的牛,白色的牛,黑色的牛,斑斓的牛,一齐将头扎在那幅画里,啃食着秸秆,那些牛,就是女红的手,修剪着碎线头,梳理着十字绣,完全可以想象一幅作品的精致。牧者藏在带蓬的三轮车里,他也在默默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
  我不能不关注给草原一幅幅十字绣的背景。那些伫立在山坡的黄榆树不敢进入画面,懂得这幅画还未被雪修饰好,怕坏了意境。散布于地边沟边的沙棘,还沉浸在暗绿中,沙棘在给十字绣镶边呢,微动的枝条在催问何时完成。几声羊咩,几声牛叫,沙棘应该听出了刺绣的进度了。十里八里外的村子,嘎查,屯子,在茫茫中,变成了童话的样子。什么样的女红十字绣有如此的格局,画面如此空旷而令人憧憬。我不是醉了,而是迷惑了,找不到经纬度,哦,绕在山边天边的黑色道路,是经也是纬,是来给一幅幅十字绣做边框?沙棘成了多余?争相入画,谁也无法选择了,我也不能排斥这些属于画作的元素。
  这里的十字绣,是大自然的杰作,有着驰名的品牌——科尔沁十字绣。不同于女红手下的十字绣,针绣一行“家和万事兴”,草原十字绣,大自然神笔一挥,狂书一行行字——北国风光,厚土载物,国泰民安,牛羊成群……哪一个词放进去,都是画龙点睛的存在。草原的十字绣,可不是一针一线的功夫,女红们的穿针引线,那么局促,也不安,慨叹无能为力,连嗟不可能。任何一幅画,都不会让我们抛开生活的主题而妄想,播种机播下了蓝图,时光编织了经纬,收割机跑过就留下了秀图。锦绣土地,锦绣生活,从来都是我们的追求,耕耘在科尔沁这块草原的人,都在秀图里,他们的心中,年年都挂着一幅精致的十字绣。
  
  四
  被困在通辽过新年,高速路不通,我们有了去看奈曼的想法。奈曼,即乃蛮,在蒙语里是“八”的意思。多么吉利的数字!奈曼的地理形制真的是四平八稳,一望无际的田野,把远山推到了边角,就像使尽浑身解数得到了一片平坦的原野。奈曼,这个词总给我浪漫的感觉,据说,在十一、十二世纪,奈曼人是操突厥语的,什么语言,并不影响我和奈曼的土地做交流。我热爱土地,自然土地也听得懂我的语言。
  这里的冬雪似乎很吝啬,大片的土地被残雪覆盖着,就像少女面上掩着隐约朦胧的细纱,越发让我想瞧见她的美容。这里的玉米茬秆高些,就像亭亭玉立的少女,一杆儿的苗条,绰绰约约,飘舞的雪花是送给她们的赞美,无声的,但仿佛掌声雷鸣。雪已在秸秆下面铺了一掌厚,此时,才看出整齐的针脚一样,那么整饬,没有一处马虎。
  刺眼的阳光,就像闪电一般,把天上的云彩撕开一道空隙,投下她的偏爱,深情地亲吻着那些在地里起舞的少女。一束的锦黄,尽显华贵,雍容唯美,无法细看每一株,动作划一,也是巧夺天工。哦,那些硕大的玉米棒子掰下,一身的轻松,怎么不来一场雪舞呢。美,是不会嫌弃舞台的,寒冷才是美找到释放美感温度的背景。
  我惊叹于这里的玉米茬秆这般时候还是如此锦黄,保持了那么浓稠的色彩。我不知为何酿出这般浓色,奈曼最靠近生产优质小米的敖汉旗,产地的品质,给了这里的作物以最美的颜色。我还知道,敖汉旗具有八千年的文明史,文明的底色总会泛灧出来,甚至流淌。
  在奈曼的旗道上穿行,把我们的车我们的人,我们的感情都放进了这幅疏旷无幅的大十字绣里。我们都有理由,感觉自己也参与进这幅未完成的十字绣的针线活里了,或许,在另一个角度,也有喜欢这幅画的摄影人把我们一起摄进他的画框。
  有人说,不到三亚,不知天涯海角;不到长安,不知自己太年轻;不到新疆,不知华夏国土之广袤。我说,不到科尔沁,不知冬天里还有一幅绝世的画作。走进奈曼,才知所谓的画廊都是狭窄的,这里是“画原”,平面的,更是立体的,说一声“看画展”,底气就不够了,应该喊“江山如画”。普通的十字绣只能悬于壁上,而科尔沁牌的十字绣却能放在心中。哪怕是想拿手机摄下,都觉得取景只是很小那么一块,画的边幅留下太多的空白,凭着想象力根本无法揽收所有。
  
  五
  科尔沁十字绣,是怎样的针法编织而成?粗犷而不失精密,疏朗而有绵密之趣,蓬勃而又精湛,洒脱而不乱法度。“针法”的概念限制了我的思维,应该是“大法”,是超越人为的设限。优雅,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气质,我发现,科尔沁具备从荒原中析出优雅的能力,这种优雅不是小家子气,而是用细针精工刺绣出大雅来。
  这幅十字绣是摒弃人为的设计的,一切都是散落而成。自由自在,是这张秀图上体现得最清晰的主题,一株秸秆,一次落笔,皆生色闪光,都是那么合适,无需遣词,无需润色。
  草原荒蛮吗?总有人在上面刺绣着彩色的图案。荒蛮的是我们的心地,需要一辈子去耕耘,种好它。人类一直是以艺术的方式跨越鸿蒙,不然我们总是处于荒蛮的包围。能够和荒蛮做对话,足以看到一个人的热情;能够从无风景里找到风景,需要艺术审美的眼光。
  十字绣的灵感从何而来?有人说是从土耳其传播到欧洲,再辗转传到中国。我怀疑。科尔沁草原上的大绣冬季图,应该是十字绣的最初启蒙吧?那些女红作品,太袖珍了,格局太小了,怎么可以创作出这样的鸿篇巨制呢。
  十字绣,从走红到冷寂,是不是就是被科尔沁的大十字绣气势给逼下来的呢?
  哪有什么灵感,大自然从不依靠灵感。冬天里的玉米秸秆还是以一份情怀不离不弃土地,为的是接续来春的那一派葱茏的绿色,才默默地守在它的位置。来春,机械轰鸣,唱着春歌将那些锦黄沉于泥土之下,时令赓续,轮番染色,所以,我们这片土地总是在斑斓的色彩里。
  土地是人类最生动的艺术作品,审美就应该有一种宏大的视野,揽大胜于襟怀,纳万物在心中,这样的境界,我们常常忽略了,而且以为困难,其实是没有找到审美的对象而已。我突然觉得,我们正在接近所谓的上帝的视野,去在大背景下审视自然这部杰作。
  我还是零零碎碎地摄下了多幅科尔沁十字绣的照片,但总觉得是委屈了风景,用一个画框镶嵌住风景,不适合科尔沁草原。我还是喜欢在真实里,框外的风景虚幻了。我是矛盾的。大自然的杰作,只能走进去读。
  意大利诗人塔索说:“美是自然的一种作品。”我无意小瞧从女红手中飞出的锦绣,只是我无法来描摹科尔沁的十字绣,不能不借助刺绣来解读我的所见。
  想起一句诗——归来无计买青山。披雪行,在画中,把个科尔沁十字绣看了个透,我带一幅画归,画在心中,何须买!
  
  2024年2月3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