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能使朽木和顽石也会觉悟感化的奇山。
  天高云淡,风柔不寒。斑驳的石窟,如一条古老沧桑的画廊,舒缓凹凸,蔓延有致。它是一弯庞然崖壁,呈倒置的U字型,横亘在圣寿寺左下角的一个山湾里。崖石陡峭壁立,是清一色的花岗岩,洞窟横列,雕刻密布,造像簇立。上午十时许,碧空艳阳,普照在石英晶体和云母碎片上,反射出闪耀的彩光,仿佛是一尊尊石像眨着神秘的眼眸,正在彼此默默交流,也与所有的来者心语……
  这里,是初冬的宝顶山大佛湾。坐标定位:东经105.79度,北纬29.75度。
  素闻天下有四大石窟,它们分别是莫高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和麦积山石窟。莫高窟在“黄沙飞天”的敦煌,云冈石窟在“中国煤都”大同,龙门石窟在“十三朝古都”洛阳,麦积山石窟在“天河注水”的天水。谁能想到呢,在梦幻的雾都重庆,竟然也有个弛名遐迩的石窟——大足石刻。
  大足石刻位于重庆市大足区境内,是当地141处摩崖造像的总称。其中,属国家级的有宝顶山、北山、南山、石门山、石篆山、妙高山、舒成岩等。整个石窟群共有造像5万多尊。内容以佛教为主,道教次之,其余为佛道合一、佛道儒三教合一、历史人物、供养人等造像。另有碑文、颂偈、题记10万余字。以规模宏大、雕刻精美、题材多样、内涵丰富、保存完整而著称于世;以鲜明的民族化、世俗化、生活化特色在中国石窟艺术中独树一帜。1999年12月,大足石刻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而宝顶山,则是大足石刻的核心。它如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由来已久,闪烁悠远。自古以来,便是有着“上朝峨嵋、下朝宝顶”之说的佛教圣地。
  
  二
  去年初冬,我到重庆旅行了一个星期。在渝期间,我的足迹遍及了朝天门、磁器口、十八梯、解放碑、白公馆、渣梓洞、红岩村、仙女山、芙蓉洞、三生三桥和天坑地缝……
  正欲打道回府,在渝经商的亲友碎军说,不行,还得去一个地方。我问去哪里?他说去大足看石刻。又说大足石刻,是重庆的一张文化金名片,天下扬名,必须要去看看,否则就遗憾了。恕我孤陋寡闻,以前我只知道四大石窟,也知道乐山有大佛,但对大足石刻,从未听闻,完全陌生。于是,遂前往大足宝顶山一游。
  大足是重庆下辖的一个区,建置于唐乾元元年,名取“大丰大足、丰衣足食”之意。
  早上八时,我们从市区一路向西,朝宝顶山行驶。进入大足境内,令我大跌眼镜。重庆号称山城,山峦起伏,沟壑纵横,高低不平。想不到,大足却是远山隐约,彩野平畴,犹如辽阔的大平原。高速公路,犹似墨线一痕,飞弹在如画的山川上,车行风驰电闪。宝顶山在大足的宝顶镇,踞重庆约30多公里,按原计划,顶多只需一个小时即达。不料在途中,忽闻窗外传来一声轰隆巨响,接着车子就有点不好使唤了。下车一看,居然是右后轮爆了,幸好及时发现,大家虚惊了一场。于是,只好停在路边换轮胎。这一耽搁,就是一个小时。
  十时正,我们来到景区门口。导游已经等待多时。她姓游,旅游导游的游,天生注定当导游,是个土生土长的大足姑娘,眉清目秀,在西安读的大学,本科毕业。略一寒暄,她给我们每人配发了一个耳机,说是感冒了,嗓子有点难受,讲解不能大声说话,请我们理解。我听了,她的声音清如晨钟,亮若银铃,一点也不沙哑,就表示有点怀疑,包括她的姓。她说,大哥,我真的没骗你,但凡是在宝顶山当导游的人,绝对是不会骗人的,因为不敢骗。我一听,更怀疑了,导游是靠嘴皮子哄游客吃饭的,个个都是大忽悠,怎么到了宝顶山,就不敢骗人了呢?
  宝顶山是一座山,也是一个五A级景区,属世界八大石窟之一。其石刻造像以大佛湾为中心,东有小佛湾、倒塔、龙头山、殊始山、黄桷坡,南有高观音,西有广大山、松林坡、佛祖岩,北有岩湾、龙潭、对面佛等,共有13处景观。它是一个纵横五平方公里的大型佛教密宗道场,由于时间关系,我仅去过大佛湾、小佛湾和圣寿寺。因而,宝顶山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一寺携两湾”。
  宝顶山不高,最高海拔仅527.83米,却状似莲花,岩秀木深,谷幽洞灵,隐含“佛国仙境”之气象。而雄居在山巅之上的圣寿寺,黄墙黛瓦,飞檐斗拱,庙宇巍峨,气势恢宏,晨钟暮鼓,香火缭绕,便是莲花之蕊了。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昌州》载:“宝峰山在大足县东30里,有龛岩,道者赵智凤修行之所。”据说,此山原叫宝峰山,后赵智凤来宝峰山修造佛门密宗大道场时,改名为宝顶山。
  这宝顶二字,深藏禅意和玄机。宝顶意为“金刚顶”。宝的含义是指——这里是能为众生开启佛智、化魔成佛的金刚不坏之宝地。顶的含义则指——这里是佛家顶尊之坛场,所宣扬传承之法门,乃诸大乘法中的至上者。
  赵智凤,法名智宗,南宋·四川昌州(即今之大足)人。赵五岁时,其母病重,屡医不愈。算命先生说,只有让赵去当和尚,其母方能康复。赵遂不顾家人阻拦,去古佛岩庙,削发为僧。赵十六岁外出云游,至川西弥牟“圣寿本尊院”,师从晚唐奉佛居士柳本尊。孝宗淳熙六年,返乡传密宗柳本尊法旨,承持其教,并在宝顶山,怀“假使热铁轮,于我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之济人救世大愿,尽毕生之力,筹集资金,聘请巧匠,呕心沥血七十余年,以石刻造像的方式,建成了“广大宝楼阁”,即现在的大佛湾。
  一句话,宝顶山因赵智凤而扬名四海,赵智凤因大佛湾而成千古不朽。
  
  三
  小游领着我们,坐景区的电瓶车先赴大佛湾。一路之上,修篁瑟瑟,老树森森,绿草苍苍。过数字影院、博物馆、般若牌坊、礼敬桥、礼佛大道、赵智凤广场均不入。下了车,沿着一条清幽的石板路,迤逦而行,未几,便来到了大佛湾入口。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块四方的摩崖石刻,曰“宝顶岩”。上书“宝顶”两字,字体圆润饱满,劲气内敛,却愈显苍劲有力。小游未作讲解,我上前一瞧,乃清同治大足知县王德嘉题写。由于王知县乃我本家,就想:你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也敢在圣山之上乱涂鸦?便查他。百度兄告诉我,王德嘉,字仲甫,号筱垣,秦地城固人,清同治十一年至光绪元年,任大足知县。他十分重视蚕桑和教育,政绩斐然,尤擅书法,人称“书法知县”,对大足石刻贡献颇大。遂深感欣慰和自豪。宝顶岩下面,还刻有“福寿”两字,大福劝人质朴,大寿劝人忠厚。
  山门两侧,有一联,曰:“形胜展奇观,身游南窟无双景;地灵栖大佛,气贯西天第一湾。”此后,我又看到了两副楹联。在伏虎罗汉像的两边写的是:“道祖乘牛登岸上,山君伏虎镇桥头。”在毗卢洞的两边刻的是:“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毗卢洞内现尚存着近三百尊佛像,如来佛祖端坐在塔亭的莲花宝座上,嘴唇微启,似乎在念念有词。其他诸佛造型各异,或坐、或立、或跪,没有一个是卧着躺着的,皆在聆听佛祖说法。佛祖究竟在说些什么,诸神可以听见,我听不见。
  对楹联书法,我是个外行,不敢妄议。我只知道伏虎罗汉又名伏虎尊者,传说他的庙外,常有饿虎长哮,他便将自己的饭食分予饿虎,时间一长,猛虎就被他降服了,故得名。伏虎罗汉排名十八罗汉之末,但他一点也不计较,在我与他彼此相视的时候,他头戴宝盖,手擎宝塔,前子前倾,仿佛在对我说:“施主,名利皆浮云,施恩才是真。”
  大佛湾是一个马蹄形悬崖,崖面长约500米,高约8至25米。造像雕刻在东、南、北三面的崖壁上。西面是一个浅浅的山谷,中间流淌着一条小溪,两岸绿意盎然。造像依山就势,巨龛相连,煞是壮观。它如一本连环画,通过一组组造像,生动形象地将佛教的教义,佛教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儒家伦理、理学心性,十分通俗地图解着,昭示着。更令人叫绝的是,工匠们在施工时,恰到好处地融入了力学、光学、透视学、自然科学等原理,使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经过近千年的风雨洗礼,光辉依旧,风彩依然。
  我是把它当作一条画廊来观赏的。
  进入山门,迎面遇上的是护法神像。曾去过不少古寺名刹,大多数皆是以四大天王、八大金刚来护卫丛林道场的。但这里却是由释迦牟尼佛亲自坐阵,佛祖亲率天龙八部来守卫,实属罕见。但见这些神像,身披袍甲,面目狰狞,凛凛逼人。在九大护法神的两端,各立有三个兽首人身的石像,小游告诉我,这便是“六通大神”了。何为六通?乃法力通达六界也。其中一神双手打开一册,上面写道:“一寸土地,一树丛林,一钱物及飞禽杂类,不许妄心侵犯……否则将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赎罪。”
  众生一见,心中“魔障”顿消,遂潜心修持佛法,尽快觉悟。我在未看到册子的时候,便忙于拍照了。还好,册上并没有规定不能拍摄,不然,阿弥陀佛,就悲催了。
  
  四
  此刻,我们站在“六道轮回图”的下面,举目仰望。小游像是导师,正式开始给我们上第一节佛学的基本教义课。
  六道轮回图,从里向外分四圈。抱轮的是一个蓝面巨人,獠牙长臂,即转轮王,也就是无常鬼。无常鬼紧钳轮盘,象征业力不可逆转,生灭瞬息万变,恶有恶报,善有善终。轮盘中心坐一修行者,从其心间射出六道佛光,把轮盘分为六个部分,寓意“万缘发于心”。小游说,那六个部分,则分别代表着生命轮回的六种转生去向。
  上中为“天道”——日月绕须弥山腰,山顶上宫殿仙苑,是极乐净土,让人看了飘飘然。上右为“阿修罗道”——有三头六臂之神,上擎日月,下有侍奉者,享的是天福,让人看了欣欣然。上左为“人道”——有四个凡人,与天下之人苦乐与共,让人看了安安然。下中为“地狱道”——漆黑的地狱,沸腾的油锅,一个马脸小卒拖着一个人去受刑,让人看了悚悚然。下右为“畜生道”——刻有一狮子、一头牛、一匹马,让人看了戚戚然。下左为“饿鬼道”——一个饿鬼手抱一人,咬其头,身边一鬼蠢蠢欲夺,下有一人惊恐疾奔,让人看了惶惶然。
  六道之说,是佛教对业报的分类,上三道是善三道,下三道为恶三道。它是用来劝人从善,切莫作恶的。但凡是作恶之人,来世的报应,必将会转生到下三道去。看了这个图,我的内心一片平静,因为有生以来,我好事虽然做的不多,却从来就没有干过坏事,也算是一个善良的人。我想,假如有来生,转世为一普通人,应该没有问题。
  我们一边看,一边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觉到了“地狱变相”。
  放眼望去,石龛的上方,刻着“十斋日佛”,下面对应刻着“十大冥王”。十大冥王的左右,分别刻有一个“速报司”和“现报司”,构成了阴曹地府的十二个殿。冥王的中间端坐着手托摩尼宝珠的地藏王,他曾说过一句惊世名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在佛教中,地藏王是个专管地狱的菩萨。地狱为众苦之所,牢门的左上方悬有一杆巨秤,弯月形的秤钩上钩着一个“业”字;右上方刻有一面“业镜”,犹如公堂,明镜高悬。小游说,佛教认为灵魂是永恒存在的,每当一个人的灵魂入地狱报到的时候,都要把死者在生前所作的“业”钩在秤上称上那么一秤,然后再施以刑罚。
  底下是十八层地狱。分别是刀山狱、油锅狱、寒冰狱、剑树狱、拔舌狱、毒蛇狱、剉碓狱、锯解狱、铁床狱、黑暗狱、粪秽狱、矛戟狱、镬汤狱、铁轮狱、刀船狱、饿鬼狱、截膝狱。一听名字,就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也许有人会说,那个铁床地狱不就是躺在铁床上睡觉吗?应该不难受吧。哼哼,别想得美,我告你说,那铁床是被烈火烧红的,人在上面犹如一个正在烙烤的烙饼,而床下还有一个小鬼正在拿着火筒拼命吹火呢。
  地狱是骇人的。然而,在刀船地狱里,我看到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画面:一条木船,刀剑如林,刀尖之上,戳着三人,苦状不堪,上有文字:“自作自受,非天与人。”另有碑文:“大藏佛言,佛告迦叶,一切众生养鸡者,入此地狱。”奇怪的是,在此狱的上方,却雕凿了一个美丽的村妇,但见她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意,正在看鸡们在觅食,一派清新的乡土气息,农家情调。在阴森可怖的地狱里,为何会冒出这样一种画风来了呢?我大为不解。小游说,僧人吃素,虽然清苦,但将来可赴极乐净土。众生养鸡吃肉,虽一时大快朵颐,但将来会下地狱受苦。我问她吃鸡否?她反问,你呢?我一下子语塞。
  截肢地狱引起了我妻四叶的极大兴趣,她拽着我看。壁上刻着一对男女,男的端酒坛,女的持酒杯,正在劝一比丘喝酒。比丘的手,半伸半缩,欲接又不敢,样子十分矛盾。下面雕着劝酒的男子被小鬼用刀砍其足,沽酒女被拔舌、剜眼、砍手,惨不忍睹。一旁还雕刻四组醉酒的石像,名曰“戒酒图”:一为夫不识妻,二为父不识子,三为兄不识弟,四为姊不识妹。我特嗜酒,一直是四叶的心病。我知道,她会借机给我上课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