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临近,年意渐浓,买年货,忙回家,呈现了国泰民安,国富民强的情景。
  回想小时候过年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年糕是过年必备的物品,我家用了五十斤米去做,大半是用来送亲戚的,自己家只留少得可怜的一点点,早上母亲把米淘好,下午排队去做年糕,为了吃上热乎乎的年糕,我自告奋勇的和母亲排队等候,其间年糕厂里热闹非凡,热气腾腾的年糕看得我垂涎欲滴,可我还是忍着不去拿来吃,旁边的阿姨看到我,就拿了一小块给我,刚想伸手去接,脑海里忽然想起了母亲曾经的教导,不能拿人家东西,可还是希望破例一次,就转身看了一下母亲,心想母亲只要说一句拿着吧!我就可以吃,可母亲的眼神告诉我不可以,我假惺惺的说,不要了,我们家马上轮到了。
  总于轮到我家了,我和母亲忙着排年糕,嘴巴也没有空着,一口口年糕吃得津津有味,抬头看见窗外的小伙伴,他目不暇接地看着我吃年糕,我问了一下母亲,可以送他吃吗?母亲点头我把年糕送给那个小伙伴,小伙伴接过年糕狼吞虎咽的吃着,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家里每年要养好几头猪,到过年的时候买个好价钱,为了这几头猪,我放学回家,星期天都为割草喂猪,因小时候贪玩,没有按时割草,少不了被母亲挨骂,但大多数是期待着希望,等猪买掉母亲答应给我买新衣服。
  夏季的天气千变万化,刚刚阳光普照,瞬间就暴雨倾盆,有一次和小伙伴出门割猪草,碰上雷雨交加,没有办法只能在旁边的毛草屋檐下躲雨,心想过些时间雨停了,就可以回家了,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整个下午老天都没有雨停的意思。
  夜幕降临,可雨还是下个不停,各种昆虫的叫声在空中回荡,吓得我俩魂飞魄散,幸好母亲拿着雨衣找到了我们,惊魂未定的我俩跟着母亲回家,路上母亲一直安慰我们,并告诉我大肥猪买掉给你买大苹果吃,我期待着。
  年关将至,一家人大半年勤劳付出也有回报,大肥猪买了好价钱,母亲第一时间给我买了大苹果,我手捧苹果,欣喜若狂,时而用嘴亲亲苹果,时而又藏起来,舍不得吃,到晚上终于吃了,那酸酸甜甜的味道至今难以忘记。
  第二天上午,母亲给我买来了新衣服,试穿在身上,我照着镜子,沾沾自喜,感觉自己像仙女一样美,母亲在旁边笑着说,女儿长大了,爱臭美了。
  晚上的年夜饭非常丰盛,鸡鸭鱼肉自家养的,蔬菜瓜果自家种的,一家人团团圆圆,其乐融融。吃好饭后母亲分压岁钱,五角钱,让我高兴得晚上睡不着觉,怕这巨款被老鼠刁走,又怕被小偷偷走,放不下心来,
  正月初一,兴高采烈的穿着新衣服,摸摸口袋里的五角压岁钱还在,感觉自己很幸运,吃过饭和小伙伴一起去玩了。当时买不起玩具,只能在操场上跳绳,踢毽子,时而在地上捡几张包装糖的纸,织成瑚蝶串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第二天中午操场上铜锣响起,赶紧跑去看,原来有马戏班演出,我聚精会神的看表演,其间有一个小女儿,年龄如我差不多,衣衫褴褛,表演顶碗,非常精彩,好几次差点失手,但都化险为夷。终于表演结束,全场发出热烈的掌声,小女儿汗流浃背,双手抖擞,很有礼貌的感谢在场的父老乡亲,并说她和父母失散,流落异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为我捐点银子,让我度过难关,如有一日和父母团聚,定来报答此恩,在场的村民们纷纷捐款,虽然不多,但也是一片心意,我摸摸口袋里的5角钱,思考片刻,捐还是不捐,捐了钱,我身无分文,不捐那个小女孩非常可怜,又想我没钱不要紧,还有父母的依靠,可小女孩一个人在马戏团生活不容易,决定捐钱,把我仅有的5角钱捐给了小女孩,当时小女孩激动的热泪盈眶,我笑着说,祝福你早日和父母团聚,回到家里我把事情告别了母亲,她不但没有责怪我,而且表扬我,小小年纪有爱心,长大后事业大有所成。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但小时候这些过年的往事,一直陪伴着我,激励着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