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又一个大年跚跚而至。
  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置办年货的行人和身边陆陆续续回家的老乡们,身在异乡回不去的我,禁不住就突然想起了儿时在家过大年的情景来。
  儿时的乡下,多数家庭都比较穷。虽然生活异常艰辛,但大家对于过年还是非常重视,家家户户都会根据实际情况早早地积极准备。
  因为在我们乡下老家,一直就有进了腊月便是年的说法。腊月一到,每个人都需要小心翼翼,谨言慎行。要知道,损坏东西可是不吉利的,不小心弄坏了要及时买个新的。要过年了,跟谁都不兴吵架,乱生气的,以免影响心情坏了风水。至于腊八喝腊八粥,腌腊八蒜等等很多事情也都有讲究和说法的,毕竟是乡下,许许多多的地方风俗都是祖辈传下来,谁也说不清道不明来龙去脉,所以然,只知道大过年的心里高兴家里平安事事顺心就好。
  而其实,真正感受到年的忙禄是从腊二十六开始的。“腊月二十六,杀猪割年肉。”有条件的,喊来左邻右舍几个帮忙的,磨刀霍霍,摁头的摁头,拉腿的拉腿,先把猪杀了。再烧热水烫了毛刮得干干净净,然后开膛扒出下水,收拾利索。喊一声:“割年肉啰一一”。于是,村子里没条件或不养猪的便陆续出来,你一块,我一块,不一会功夫,便会卖了差不多。剩下猪头、下水,主人自会炒上几盘,拿出自酿的酒,让帮忙的痛痛快快吃喝一顿。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算是让人真正闻到了年的味道。
  因此,二十七,不敢怠慢。早早起来,三五成群,都开始愰着赶年集,备年货了。吃的,喝的,用的,都要分门别类买上一些。特别是亲戚多的,热的,凉的,荤的,素的,更要费一翻心思。说是赶早集,有时一逛就是一整天,那种匆忙中的精打细算,简直要把日子拧出水来。
  腊月二十八更是闲不住。俗话说:“腊月二十八,把面发”。农村乡下,腊月二十八都会蒸馍馍,蒸枣花。哪一家面发得好,蒸出馍馍白白胖胖,便预示来年发发发,自然也有面没发好的,蒸出的馍馍干瘪塌陷不好看的。正窝肚子气没处发呢,这时,若孩子贼头贼脑看见了不知轻重说一声,大人便气不打一处来,操起扫把就打。边打边埋怨:“都怪你这个鳖孙大年瞎咧咧,看看老天气得把馍馍都捏扁了”。吓得孩子兔子般一遛烟地跑。等叫来妽子大娘帮忙把面“搬过来“(修正),又蒸出像模像样的馍馍来,才敢小心翼翼地偷偷回来。
  待到腊月二十九,每家每户都开始了大扫除。厅堂,院子,角角落落,都必须打扫得干干净净;桌子,椅子,等等诸多东西,不但要拿湿毛巾细细擦上一遍,更要摆放得规规据据,整整齐齐。反正家里的所有所有,该扔的扔了,该换的换了。一阵又一阵地忙禄之后,里里外外像换了新装一般,让人看了心情好生舒畅,愉悦非常。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会早早地起来写对联帖门神。家里有会写的,买来几张红纸,笔墨,小桌子往院子里一放,拿个凳子坐稳了。之后小心翼翼地把红纸铺展开了裁剪妥当,略一思索,笔酣墨饱,刷刷刷,字走龙蛇:上联是:辞旧岁事泰辉煌吉光普照,下联是:迎新春人财两旺喜气盈门。横批:喜迎新春。总有不会写的,买来红纸拿着好烟求帮忙,写字人难得露上一手,一个个笑脸相迎,来者不拒。不识字的光棍老梁爱热闹,每年都嚷嚷:“俺是个困难户,来点小照顾”。写字人便给他写了幅:“我是困难户,天天想媳妇”。上批“老天照顾”。老梁又叫:“两幅。两幅!”于是又写幅:“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结婚没有咱。”上批:“再等一年”。大伙哄堂大笑,老梁看不懂,一边跟着笑一边乐呵呵地拿着找人帖对联。一时间,院子里人围观的,叫好的,帮忙打下手的,热闹非凡。
  而除夕,却是“月穷岁尽”“辞旧迎新”的日子。这一天可不许嘻嘻哈啥,胡说乱讲。早上,大人小孩都换上新装,洗刷完毕,大人再重新把手洗干净了,才恭恭敬敬上香敬天。一年的忙忙禄禄,一年的苦乐喜悲,如今都在这闪亮的烟火中消失殆尽,在神灵面前,所有的委屈和不幸都变得祥和与安宁:他们许下一个愿心,默默祷告,一切都有定数。天知地知我知,希望明年什么事都顺顺利利,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当然,上坟烧纸,缅怀先祖更是不可少的大事。纸钱,供品,鞭炮都必需提前准备好。待到下午日落之前,家里所有人都要去。特别是大人,跪在坟前,看着昔日的亲人如今成了一抷黄土,阳阴两隔。思念,悲伤总不由人。一桩桩往事历历在目,让人禁不住泪如雨下!过年了,告慰先人,警示儿孙:百善孝为先。人无论走到哪里混得好坏,都要饮水思源,切切不可数典忘祖。
  等烧完纸敬祖完毕,回到家就该准备年夜饭了。荤的,素的,满满的一桌丰盛的菜肴,亲人们围在一起边吃边聊。偶有街坊四邻串门的,扯的话题更是扯不完。喝酒划拳的,猜火柴、酒盖有没有的。还有喝多了说掏心窝子话的……让人看了即心酸又忍俊不禁。那时的乡村没有电视、手机,小孩子们吃饱了都在为自己的电灯、电池作准备。远处,零零星星的“冲天炮”不时传来,仿佛在为期待的人们呐喊助威。慢慢地,不知不觉,竟渐斩挨过了午夜。突然,随着一声鞭炮声划破夜空,刹那间,暴风雨一般,万山齐鸣。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震耳欲聋。“过年了,过大年啰!”小孩子们电灯亮起,欢呼雀跃奔跑着抢炮去了。一时间,个个乡村灯火辉煌,一明一暗,犹若神密的天堂一般,让人忍不住心驰神往。
  总有不小心的,刚出门就被大人提前放的伴门棍(地方风俗)给摔了狗啃泥!疼不疼?别问了,顾不了那么多了,一骨碌趴起来继续跑!记得村里有个叫金昌的小子跑得最欢,光顾着捡炮棉祆着火了就不知道。大冷天背着个大火球疯狗般狂窜。大伙后面看见了,大声喊:“着火了,着火了!”金昌一惊,猛然觉出后背火辣辣疼。顿时㤺作一团,只听“扯拉”,一声,什么扣子不扣子,直接把新棉袄在身上生生硬扯了。大伙哈哈大笑,一边帮着灭火一边催他快快回家换衣服。
  就这样嘻嘻哈哈一直闹到天亮。孩子们等吃完饺子领了压岁钱,便一个个去外面炫耀自己的收获与成绩:大炮,小炮,雷子,一个接一个地放。大人们无心理会,而是忙着出来到长辈那去拜年。免不了的是,相互见面,一阵子的寒喧与客套。大家相互说着拜年的话,再结伴去看村里自发的大年表演--你看那耍狮子的,骑竹马划旱船的,逗笑话的(现在的相声),说大鼓的,唱皮影戏的……一个接着一个,真是让人目不遐给,留恋忘返。那时的乡村,人都穷,道具都是大伙凑的,演员也是三里五村的,看的演的都不要钱。所以,家家户户过起年来、一样的有滋有味,幸福美满。
  还有初二的姑爷节,初三的“小年朝”以及初四的迎灶神等等,真是想起来有讲不完的故事说不尽的乐趣。只不过后来为了生计,多数年青人离乡背井去了远方。而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那些回去回不去的游子也许都再也找不昔日年的感觉了。但每逢过年,他们回家的愿望一样迫切与热烈,因为每个人,踏上故土见到亲人的那一刻,浓浓年味便会扑面而来,仿佛一年在外的漂泊与劳累,都在亲人温馨的笑容里瞬间融化……
  过大年了!千里迢迢,年仿佛是对万千游子回家的深情召唤;跋山涉水,年就成了家里的一个最最让人魂人牵梦绕的温謦港湾……
  2024.1.30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