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风诗社学子在给张居仁老师过八秩寿辰时,老师的挚友雷继敏先生给他写了一幅寿联:居心邃入诗文里,仁誉广扬社会中。这幅寿联,既道出了同道好友对先生的知己之惜,亦概括了先生一生热爱诗文传承文化泽润学子的操行。
  雷老师坐在老友身边说:“人老了,分两种活法,一种人活人,一种人活命。活人就是让生命活得有质量,不是把命活长,活得让人翻白眼,那就没有尊严了。你张老师会活人,是越活越有滋味了。”在座的人都笑着点头鼓掌,张老师被老友夸得有点羞赧,但多皱的眉眼却乐开了花。
  记得未曾与先生谋面时,偶然在周至文化馆八通碑石上读到他大气磅礴、蕴秀藏玉的《周至赋》,虽未识其人,已领教了先生的才识,觉得这篇集周至文化源流、人文景观于一体的长赋,将会流芳千秋。在周至中学读了由张老师撰文刻在石书上的“周至中学七十年校庆序”及他在教学楼前留下的勉励学子的楹联“崇尚科学精神营造自由氛围与时代潮流同进步,提高民主意识健全独立人格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后,我又觉得他对母校周至中学满怀殷殷深情。在今年济美读书会“4.23阅读”座谈会上,张老师引用孔子之言、诗经之句及朱熹的诗,畅谈读书对民族、个人的滋养,让我对老师又多了几分敬重。第一次见到老师,就觉得这个清瘦健朗的老人特别温厚博学。
  直到在远风诗社举办的“绛帐传薪、诗润远风”五周年庆典座谈会上,看到被鲜花和众学子簇拥的张老师,听到诗社社长张银萍女士和解林朝先生的发言,才了解到远风人热爱国学传承古体诗词的情怀,才对张老师五年来坚持在远风公益授课近700课时,鉴赏古今名人诗词、联赋500余首(副、篇)的作为,深表敬仰。即使在三年疫情期间,张老师亦在家开通网上诗词联赋讲座,这种诗心痴迷,用心栽培后学的学人风度,令人想到“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的古语。先生虽已是耄耋老人,但学问诗词的滋养,倒让他显得精神清雅而健旺。
  张老师和银萍姐独特的个人魅力,不断吸引新生来听先生授课。每周四,老师会提着黑皮包上楼来,静静地捧着茶杯坐等学生来上课。他着装简朴却很得体,秋季的白色棒球帽让他显得很时尚,寒冬的“火车头”帽让他显得很庄重。他总是温和的与陆续到来的学生打招呼,半点架子都不端。一到九点,老师起身在黑板上抄写诗词,谈笑的一众男女便止了声息,认真地掏出笔记本来,一边抄诗词,一边欣赏老师如行云流水般俊逸的粉笔字。
  上课时,师生之间没有尊卑生疏和隔膜。有问题要讨教,有疑义要辨析,就真诚而自然地提出来,有点“奇文共赏,疑义相析”的味道。第一次听张老师授课,讲的是当代人填的《越调小桃红—给妻染发》:“灰灰头发乱纷纷,心酸楚,真难忍。也,五十春秋,茹苦含辛,不见了乌云;拿磁盘,料调匀,扶妻头,摘银簪,梳双鬓。也,仔细染,发丝丝发梢梢发根根。”老师用纯正的秦人方言念了一遍曲词,我亦认真默念了一遍曲词,内心遂升腾起一股酸楚的滋味。举目四望,在座的哪位不是两鬓染霜常要染发的主?“妻”的乱纷纷灰灰头发,岂不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岁月的无情,日子的苦辛。“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呜呼,谁能在岁月的风尘中永保青春呢?幸好,尘俗中有疼爱她的老伴,肯为她俯首摘银簪、梳双鬓,从发根到发梢,一丝丝仔细染。
  这就是张老师精心为学生准备的讲义。再听老师结合元曲“诙谐、通俗、上口”的特点,以简约入心的语言把融在字里行间的丰沛的情思表达出来,人人都因这灰发深情而唏嘘感叹不已。等学子们发抒完人生感慨后,老师又釆用古今映衬法,赏析了唐李之仪的诗“青丝白发一瞬间,年华老去向谁言。春风若有怜花意,可否许我再少年。”随后,老师又板书两首诗歌,深入浅出地讲了诗歌语境中的通感现象。最后又赏析点评学员的作品,能体察到老师对写出佳作学生的嘉许和呵护。张老师讲课时,没发现他低头看过讲义,他只是看着大家,徐缓地讲,声气平和,说到要紧处,在黑板上加个着重号。诗句中典故的出处,老师信手拈来,讲得头头是道,不得不佩服老师博古通今的知识面之深广。他有时也会笑着讲个诗家轶事,让师生都轻松一下。两小时的古典诗词课上下来,不只点燃了我原本就喜好古典文化的诗心,更觉犹如吃了文化大餐般口齿留香。
  中午,社长银萍大姐又会让大厨为老师、学员们准备可口的免费午餐。偶有学员请老师和学员吃大餐,饭桌上饮酒、吃茶、品美食、闲聊,插科打诨互相调侃也罢,互诉人情世态、发抒国际局势观点也罢,总是言笑晏晏,氛围特别好,尤其是老师的高足、周至名嘴张锦涛先生,是酒桌文化的氛围担当,时常会以诙谐的语言说些极有见地的话,令性情各异的文朋师友无比开怀,真是又开眼界又长见识。先生长期和一帮率性的“中年少女少男”们在一起,心态自然就年轻许多。
  十几节课上下来,我的笔记本就已积累了几十首老师赏析过的佳作,我亦像《红楼梦》中学诗的香菱一样,一得空闲,不是咕咕叽叽背唐诗,就是对着某处风景搜索枯肠作诗,认真完成老师留下的课后作业。张老师见有新学员加入,就从诗歌的格律讲起。他说古体诗一定得讲格律,初学的人,不要急于动手写,先要熟读诗词大家的作品,感受诗歌的音韵美,再从技法上掌握韵律、平仄、对仗等基本要领,才可通过写作实践,掌握写律诗的基本功。先生说,好诗有八句真言:“情真,意新,词美,律严。”他还说:“大匠能示人以规矩,不能示人以巧。”写格律诗就是戴着镣铐跳舞么,得沉得下心,慢慢学,慢慢悟。
  老师从五言和七言律诗讲起,在讲格律的同时,又透渗着讲诗的入题背景,讲诗歌语言的锤炼和意境的新奇,讲藏在诗歌背后的故事和情感。我时常觉得老师的积淀学养,俨然自带硬盘的电脑,需要什么就输出什么,张口即来挥笔而就的典故、诗句、名言、俚语,或清丽宛转摇曳生姿,或机警俏皮一泻而下,从简约的文本中淘掘出的丰沛韵味,常让我听得忘情,对先生的好记性常讶异得倒抽一口凉气,从心底升腾起自叹弗如的情愫。
  入秋了,老师会随机选取宋人朱熹、李清照、蒋捷、柳咏的词来赏析,点出“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的超脱意态;入冬了,老师又会随机选取描写霁雪、寒夜、冬至、梅花的诗,在领略冬日的意绪美时,又从四季轮回讲到冬日归藏保养的常识,单就一个“冬”字,就引申到甲骨文的写法,就讲到冬至阳生、三阳开泰等物候常识,即使是一首佚名诗“地坼水冰雪覆山,金乌无力北风寒。柴扉紧闭红炉暖,何处幽香报春来”,老师亦能让人在诗中品味出萧瑟冬寒中蕴藏的生机。
  尤其当老师讲到杜诗沉郁顿挫的风格背后的时代背景,讲到诗豪(刘禹锡)为诗魔(白居易)改诗的佳话,我就生出与先生及远风课堂相见恨晚的意绪来。难怪先生的学生有十多人被省诗词学会吸收为会员;在诵读、主持方面,远风人刘永利、张锦涛、张银萍、朱军等学员独领风骚,“郭易安”、“侯有才”等学员都能在婚嫁、民俗庆典中作对拟联,他们弘扬时代精神,传承国学文化,引领社会风尚,已成为周至大地文化现象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先生的诗词课,就是滋养学员心田的脉脉清流。
  每当看到张老师手拿讲义站在黑板前抄写诗词时,每当老师把诗词讲得晓畅而又不失深邃时,我就生出在先生面前不敢提自己是语文老师的念头,老师的博雅方正,自然让我想起一句话:“优雅是一种文化上的贵族气质的自然外现。”尽管先生只是民间的一位退休老翁。听先生的学生说,他从周至中学毕业就直接进了高中当教员,在当时可谓“胆大妄为”。他在周至楼观台文管所当过所长,在周至县志办编过县志,最后从县政协退休,六十岁前,把才华学识都奉献给了社会。解甲归田后,他固守书生情趣,最爱做的事还是闭门读书、吟诗作对写赋,给周至老年大学的学员授课,和挚友雷继敏先生一起利用闲暇,为民间组织“南风诗社”、“远风诗社”讲诗词楹联公益课。先生家门额上悬挂的“大雅春风”匾,饱含着学子们对师者春风化育的深情礼赞。远风学子朱军在课堂上背诵杜牧的《阿房宫赋》,言说他高三时,只因语文课听了张老师讲这篇名赋,就把这首经典背下,青少年积累下的好东西,几十年都忘不了。“还是张老师厉害,一节语文课就俘获了一个终生铁粉”,学员张锦涛由衷地感叹道。
  张老师的邻居说,他喜欢来张老师家串门子,和张老师坐着聊天,生活中有啥化解不开的疙瘩就解开了。即使不说话,心里都觉得清静许多。他还介绍说,在家里,张老师是家庭的精神领袖,是老伴的贴心护理,亲自给患糠尿病的老伴打胰岛素。在村里,张老师几十年义务给村民作对写联,是特别受人敬重的乡贤;在周至文化界,张老师古文底蕴深厚,庙会、旅游景点四处留过他撰写的楹联。前几年,新任西安市委书记慕名要来周至凭吊白居易在此创作《长恨歌》的古迹仙游寺,县委书记和宣传部部长直接把电话打给已退休的张老师,请他出手帮忙准备白居易在周至的文史材料,张老师在搜集编撰文史方面的权威性可见一斑。
  张老师曾言古人讲“诗到苏黄尽”,现代人再怎么写,也写不过古人,古人把咱的太阳遮完了,可为啥还要读诗、写诗呢?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无论是手捧《诗经》巜唐诗》《宋词》,枕前或窗下闲读,或者感慨时世触景生情吟诗作对,都会给人带来莫大的精神抚慰,都会提升人的审美情趣。读写诗词让人活得有趣有味,活得洒脱达观,这就值了。先生道出了师生们共同的朴素诗心。
  “荣誉是有限,只有德行是永恒。”用这句话形容先生的晚年生活,我觉得很恰切。周至古有学者马融“绛帐授徒”的佳话,今有先生诗润远风学子的美意。先生常说,是远风课堂给他的生命注入了活力,并刷新了他的认知。教学相长,活到老学到老,在诗词中体察人生的况味,师生都乐在其中。但愿先生这棵扎根诗词文化土壤的老树,能在岁月长河中,育化绽放更美的芳华。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