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在天空飘起,天地间一片雪白。
  小小院子里,有鸡鸭们缩着脖子,挤在墙角。花猪在圈里哼哼着,犬儿在门口趴着,眨巴着眼睛,想着千年万年的心事儿。
  屋子里暖烘烘的,唯有花猫,气派着呢,上蹿下跳,在屋子里来回流窜,不肯安静片刻。
  我因为感冒,好几天,不能去上学了,待在家里,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想哭的感觉,又不好哭,憋在心里,挺憋屈的。
  母亲在忙着手里的活,我的一件棉衣,紫色花朵,浅红的底色。好似已经快到了尾声,正是紧要时刻,口里喊着我:玉儿,帮妈找找扣子,就是前几天你爸爸买回来的,紫色的纽扣,有机玻璃的,很漂亮的。记得你爸爸一买回来,就递给了我,我给放起来,今儿,等用了,咋就是找不到了呢?
  我说:妈妈,我不喜欢那种扣子,冰冰凉凉的,哪有你盘的口子好呀,蝴蝶的也行,梅花的也行,都比买的好看的。
  母亲却说:这件棉衣是穿在外面的,要洋气一点,盘口订上去,感觉有点子土气。
  我说:没有吧?感觉,想想都很好看呀。
  母亲睁大眼睛看着我:这不是你说的吗?和我耍脾气呢,说谁谁,那个三妮子,二妞什么的,穿着有机玻璃的扣子,洋气极了。
  我说过吗?我故意很吃惊地看着母亲。却听到门一开,走进人来,开口就说:有妈的孩子多幸福呀,生生惯成这样子。
  不是别人,是邻居赵爷爷。
  却见赵爷爷手里拿着几只糖葫芦,笑嘻嘻走进来,腋下夹着一只小布包,边把糖葫芦递给我,边笑着又说:没妈的孩子,能穿上件棉衣,就不错了,哪里有挑的机会。葳蕤呀,幸福啊。
  母亲见了,赶紧起身让座,口里说:不是我惯着她,我看你也帮我惯着她,又来给她送糖葫芦,留着卖钱,不要总是给她吃,吃多少也不不够的。
  唉,卖钱不卖钱的都无所谓呢,我是觉得闲着无聊,就出去买糖葫芦换几个钱的。
  我早就高兴得不知咋好了,几乎跳起来:赵爷爷谢谢你,我也太有福了吧,刚刚想吃糖葫芦,就由您我伟大可爱的爷爷送了来。哈哈,这是怎么的福气,才感召着您来了呀?
  赵爷爷说:葳蕤你不是感冒了吗?吃了糖葫芦就好了,我这糖葫芦,不仅好吃解馋,还治病嘞,哈哈。
  母亲说:专治馋病的。
  赵爷爷的糖葫芦可是我们这一片最好吃的呢,这一片的村庄没有不知道赵爷爷的糖葫芦的,因为每年,雪花一飘,赵爷爷的小本生意就开始了。每天都要串好多串儿糖葫芦,也要蘸好多串的。
  手里拿着一只糖葫芦,外面在飘着雪花,映着红红的糖葫芦,愈加的红艳欲滴,琉璃一样晶莹,水晶一样剔透。我想也没想,就咬下一颗山楂球来,顿时满嘴里流出口水,酸酸甜甜的感觉充满口里,直往心窝窝里流淌。
  二
  赵爷爷将布包打开,说要母亲给秀子做一件棉袄,留着过年穿的。
  我一看,是紫红色的底儿,一朵朵金色的小花朵,挺好看的。就说:秀子真有福气嘞,这么漂亮的花布,一定没少花钱吧,赵爷爷?
  嗯,也没花多少,秀子喜欢,我就给她扯了一块布头,这不就只好来麻烦你妈妈给做一下了,我又不会做的。
  母亲赶紧拿在手上仔细看着,说:嗯,真好看,麻烦什么?说外道话,还不是应该的。
  说完又说:对了,我刚好给蕤儿做了裤子,还剩下不少布料呐,就给秀子也做一条裤子吧,天蓝色的背带裤,穿上厚薄均匀的花棉袄,多好看呀。
  赵爷爷说:又让你破费了,蕤儿妈妈,这些年都是你给秀子做衣服,又总是搭上些。不好意思嘞,也不知说啥好了。
  母亲说:还不是应该的,都在一起住着,远亲欢不如近邻呢,再说了,咱们又是一个土上的人,老家离着也很近,这不是缘分咋地,在老家没见上,在异乡他弟,反而见上了。
  是呀,我在老家时,报名参军体检时遇见了蕤儿爸爸,那时,我们都十七八岁大,不到二十岁,可是参军后没有分到一起,等复员了,到了这里才再一次遇见蕤儿爸爸,哈哈,真是奇妙的很呢,早晚又在一起了。
  母亲和赵爷爷聊着天,边拿出尺子来给秀子裁剪衣服,秀子听了爷爷要给她做新衣服,也跑到我家里来了,口里吃着糖葫芦,满脸都是幸福的模样。
  秀子比我大一两岁,今年九岁了,上二年级,我才上学。
  秀子是赵爷爷在外面卖糖葫芦时,捡到的。
  那天天气很冷,雪花飘飘的,北风呼啸着,走在山间小路上,一片空旷荒凉。赵爷爷扛着一架子糖葫芦,边走边唱着歌:吹北风那个吹 /雪花那个飘/ 雪花那个飘飘/ 年来到……
  红红的糖葫芦在雪花里晶莹耀眼,一串串在北风的歌声里,好似甜蜜的孩子们笑声被穿在一起。赵爷爷有退休金的,可是,他就是闲不住,喜欢做点小生意,关键是,喜欢孩子,因为,他自己的孩子都长大了,而且都去了很远的地方去工作,一年也回不来几次的。他的老伴儿,过世的早,他一个人过日子,感觉挺孤独的,不如出去做小生意,和孩子们一起说说笑笑的,孩子们有的给他钱,有的没钱给他,无所谓的,他都会给孩子们糖葫芦吃的。尤其是,我们同村的,只要当天没有买了的糖葫芦,赵爷爷就会分给我们,有的一串,有的几个粒粒,都无所谓的,欢笑一样,甜蜜也一样,吃着,笑着,欢乐不断。
  三
  秀子就是,赵爷爷在去往别的村庄里卖糖葫芦时,路上捡的。
  那天,雪好大,弥漫着山路,皑皑白雪,天气寒冷,竟然,在路过小桥时,听到桥墩子处有哭声,其实,哭声已经很小了,天色也暗了,影影焯焯的,赵爷爷走出去了,又觉得,好似什么晃了自己的眼睛一下,就返回来,走过去仔细看看桥墩子,到底什么情况?
  不看则以,一看,看出了不同,桥墩子里面有一个布包,红红的布包里裹着一个小小的婴儿,脸儿发紫,唇口发青,微微的发出几声哭泣,一是奄奄一息了。
  赵爷爷一把将糖葫芦扔出去老远,解开怀,将婴孩揣在怀里……
  一路上,赵爷爷只有一种想法:快快回家,快快回家,家里暖和,救救这孩子,救救这孩子,这是一条小生命呐。
  秀子,从此就成了赵爷爷的孙女,也就成了村庄里所有人家的孩子,们有人歧视她,也没有人对她有看法,都对她挺好的。
  赵爷爷卖糖葫芦就背着她,用自行车字带着她,或是用小独轮车推着她,上集赶店的,一刻也不离地带着秀子。
  当时捡到秀子时,赵爷爷的几个儿女都不同意赵爷爷留下秀子,因为担心赵爷爷年龄大了,自己都需要人照顾了,还要在照顾一个婴儿,又当爹又当娘的,怕是力不从心。
  然而,赵爷爷却坚持要把秀子留下来,执意要一个人来抚养秀子,并且觉得,秀子好可怜,这么小被丢弃,再遇上一个不待见自己的人家,就更是苦死了。不,一定要抚养秀子,谁也不给,就我自己来把秀子抚养,何况全村那么多人家呐,也都对秀子好,咱们一个村子的人还养不大一个秀子?
  秀子就这样长大了。
  转眼,秀子长成了水灵灵的大姑娘,都该出嫁了。
  那一年,秀子到了出嫁的年龄,赵爷爷也好几年不再蘸糖葫芦出去买了,因为年事已高。
  可是,秀子出嫁的那一天,赵爷爷又蘸了一串串糖葫芦,分给村里人吃,他逢人就高兴地说:吃一串吧,我家秀子今天要出嫁了,都去我家哈,祝福我家秀子幸福吧。
  秀子出嫁,她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带上赵爷爷一起到婆家去。婆家早已知道秀子的身世,更是敬仰赵爷爷,哪里会不肯呢,而且,还要自己的儿子也要好好孝敬赵爷爷呐。没有赵爷爷,就没有秀子。没有小村庄里的人们,也就没有今天天真快乐的秀子。
  秀子的嫁妆都是村里人给做的,我母亲和几位婶子大娘一连忙了好多天呢。一针针一线线,都是亲手缝制的,亲手裁剪的。一个个都很高兴,好似自己的女儿要出嫁一样,心情又欣喜,又舍不得的。
  秀子出嫁的那一天,赵爷爷特意蘸了糖葫芦,分给村人们吃。
  雪花纷飞,一串串糖葫芦在雪花中越加晶莹剔透,水晶一样,琉璃一般,红红的玛瑙似的,鲜艳夺目,诱人的甜蜜。
  我口里吃着赵爷爷的糖葫芦,心里说不出的欢喜,一股股酸甜的汁水在舌尖迂回流转。
  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就好似村子里人家的小日子,虽然有酸有甜,却是那样的快乐,舒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