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的一天清晨,阳光灿烂,微风习习,我和妻子在海南三亚吉阳南丁村一组寨门前的田坝里散步时,看见曾冬青的妻子冯春荣正在地里忙着打理菜地,葱、蒜、白菜、辣椒等菜苗长得翠绿欲滴,心里忽然萌生了种菜的念头。
  曾冬青是我在花溪区孟关乡政府工作时的同事,与我同龄。他中等个头,身体微胖,脸圆圆的,一说一个笑,口直心快,厚道诚实。后来我们两家在花溪城区同一个小区购房,成了邻居。他因长期患高血压,肺气肿病,就提前几年办了退休手续。三亚冬天暖和,适宜老年人居住,他就到三亚吉阳南丁村购了一套房子,像候鸟一样,每年冬天都要来这里过冬。巧了,今年冬天,退休后的我也来到三亚,和他家同住在一个院子。
  那天从田坝散步回来,在院子门口遇见了曾冬青。一阵寒喧后,我就急忙问他,这寨门口田坝里能租土种菜吗?他说:你们每天散步的田坝南边有一片几百亩的林木基地,是湖南一位名叫张林森的老板来这里承包种植的,这些林木现在几乎都长成大树了,大多用于三亚周边城区或高速公路的绿化,地里的林木起挖运走后,来不及补栽就闲置了。
  曾冬青又补充道:张老板这人可好了,平易近人,他说土地闲着也是闲着,有人种,还可把它弄肥一点,是件好事。再说你们这些种菜人都是“候鸟”式的,几个月就离开了。近年里,外地来这里居住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闲着无事,就到他承包的空地里挖土种菜呢。
  说着说着,只见曾冬青的妻子从地里收工回来了,听到我想找地种菜,就笑着说,她刚才还在坝子里遇到老板,又有人来购买林木了,闲置的土地会越来越多。这些年,我们和张老板很熟悉了。我每年来的时候,都会讨上二三分地种点蔬菜,家里经常有新鲜菜吃呢。这里四季如春,水源充足,适宜蔬菜生长。你家如果想种,回头我给老板说一声就是。对了,老板家还有挖土的锄头,浇水的桶什么的,可方便了。
  妻子种菜很有经验,这些年家里吃的菜大都是她亲手种的。其实,我早想和妻子一道学种菜,但因为上班忙,一直未能入愿。如今退休了,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妨跟妻子学习种菜。住在这里既温暖,还有土种菜,多好的事啊。想到这里,我正要开口,站在一旁的妻子就迫不急待说出了我们的愿望。请他们帮忙,尽早弄一块地给我们种菜。
  曾东青夫妇一听我们也想租地种菜,二话不说,立马带着我们去林木基地。见面后,老曾给张老板做了简单介绍后,就开门见山说出为我们找地种菜的事。果然,老板是个热心肠的人,亳不犹豫就答应了。他很热情,领我们来到公路边,指着一片空地对我们说:你们就在那儿挖一块地种,需要种菜的工具,就去我家拿。
  
  二
  当天下午,我和妻子扛着锄头来到地里,撸起袖子,就开始劳动。我先用铲锄将杂草消灭干净,把乱石沿土边砌好,然后就甩开膀子挖土。妻子见我干得很卖力,不停地夸赞:你看,农村出生的人就是不一样,这么多年没干活了,还是那么能干。听妻子这样一说,心里乐滋滋的,干活的劲头越来越大。可不经意间回头一看,妻子挖的土又深又均匀,而我挖的土深浅不一,甚而有时连草根都未挖断,有点浮皮潦草。我自愧不如妻子,立马转身,把没挖到的地方重新挖一下,直到挖深挖到位才罢休。
  这块地土质肥沃,湿润松散,比老家坚硬的土地挖起来容易。我俩一锄一锄把土全挖完后,又马不停蹄把挖翻的土拌细。把它大体分成六厢,每厢长约三米,宽约一米,高约三寸,都呈长方形。我们以为,这样就大功告成了,明天就可以撒种子种菜了。这时,冯春荣来了,她站在土边对们说,这里大多是沙泥地,和我们老家种菜有区别,你们把土弄成垄形不好,它不保水,要把它弄成中间平担,四边起垄的碟子形状,这样才能保水保肥。随后,在她的指点下,我们立马把地的形状改了过来。
  接下来,为了方便后期松土、施肥、浇水等,我们又在这块地的四周修了约半米宽的基耕道,随后又从从公路边修了一条约三米宽的便道通向地里。我俩干得满头大汗,可越干劲头越足。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辛勤劳动,一块足有三分的荒土,变成了像模像样的菜地。
  笫二天一大早,我们来到不远处的村蔬菜基地,购买了蒜、莲花白、白心菜等菜苗。种菜过程中,颇有种菜经验的妻子一边种一边对我说,种菜可不比挖土,只要有力气就行。这活不仅要讲技术,还是一门细活。就说这菜苗,要挑选根好苗壮的才容易成活。像大葱、芹菜之类的菜,种时要把须根剪掉,且要切掉苗的顶部,这样种到土里就发得快、长得好。同时,种菜还要跟据菜的种类和习性,把握好窝距和行距,无论种什么菜都要做到沟直窝匀,通风透光。种菜时还要拿捏好深浅,深了不利它生长,浅了易倒伏。我一边听,一边学,小心翼翼把手里的每一株苗种好。
  完了之后,妻子笑着说,在我记忆中,你应该是第一次种菜吧,能种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熟能生巧,多种几次就会种得更好。看到妻子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我就像刚上学的小学生那样,园满完成作业,得到了老师的肯定和表扬,心里感到无比的高兴。
  这块地美中不足的是离水沟有七八米远,这里气温高,早晚都必须浇水。每天我和妻子用塑料桶一桶一桶地从水沟里提水浇菜,十分吃力。一天下午,眼尖的妻子忽然发现菜地旁的土是湿润的,想到海南水源丰富,不少地方掘地三尺,便能见水,就对我说,我们把这里挖开看一下有水没有。我随后拿锄头挖开一看,哇,果真有水。随后就地挖了一个小水塘,很快水塘里的水就装满了。这下好了,浇菜地有了取之不尽的水源。
  
  三
  不料菜种好不久,突遇寒潮来袭,妻子不小心受凉感冒了,咳嗽不止,浑身无力,不用说,打理菜地的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肩上。为管好菜地,我成天往菜地跑,时而给它浇水,时而把倒伏的菜苗扶正,时而蹲在菜地旁,一边观看,一边自言自语说,你们快快生长吧,好让我们一饱口福。
  有一天早上,我看见种的一厢生菜,有的叶子发黄,有的像乏驴上磨——无精打采。我急忙返回住处,把情况告诉妻子。妻子一听,顾不了自己还病着,立马和我来到菜地。她仔细观察一番后,对我说:叶子黄了,是缺肥。像人一样,营养不足,就黄皮寡瘦。那些无精打采的菜,是因为水浇多了,烂根了。随后,妻子拔了一株菜苗,我一看,果然根部全黑了。
  随后,妻子又说,真要把菜种好,确实不容易。尤其是后期管理很关键,要做到适时施肥、松土,还要预防病虫害。每一个环节都要做细做实,缺一不可。这里气温高,要及时给菜地浇水。这浇水就好比人渴了喝水一样,喝急了会呛着,喝少了又不能解渴。菜地浇水频繁,菜苗吸收不了,根部长期泡在水里,菜根就会腐烂。
  几天过后,妻子身体恢复,就去附近的集市上买来疏菜专用肥料,一窝一窝地追肥,先用小锄头把菜地土挖松,再将肥料盖上。我看妻子给菜施肥时,肥料没直接放在菜苗根部,有些不解。妻子说,菜苗嫩弱,放近了会烧根,适得其反。
  这期间,我跟着妻子一道种菜,着实学到了不少种菜方法。我夸讲妻子是种菜的“土专家”,可妻子却对我说: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会种菜,是从我母亲一点一点学来的。记得我与你结婚后的那个春天,母亲在地里种好菜苗,让我到猪圈粪坑里挑粪。当我挑粪去淋时,母亲见我提着粪勺高高地淋下去,把弱小的菜苗淹着了,有的还被冲翻了,就赶忙走过来,接过粪勺,弯着腰,对着菜苗窝慢慢淋下去,一边淋一边耐心教我淋菜的办法。
  后来,母亲了解到,我后家坐在开阳磷矿旁的村子里,成天忙着挖矿赚钱,很少干地里的活,对种菜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就手把手教我种菜,我跟着母亲边做边学,很快就掌握了种菜的技巧。那些年,我在家里种的各种菜长得又壮又好,母亲直夸我说,出林笋子高过母,我还种不出这么好的菜了。
  回头又说这热带地方的菜长得真快。不到一个月,我和妻子种的葱和大蒜冒出了一棵棵尖尖的绿芽,白菜、生菜长得生机盎然,几厢土全被绿色覆盖。那些在田坝里散步的人,看到我俩种的菜后,都纷纷伸出大姆旨,啧啧称赞。
  春节马上来临,我们种的菜也快成熟了。这个冬天既温暖,又充实,我学会了种菜,丰富了业余生活,也收获了更多的快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