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群山,绵延不绝。
  矮禾荒草,绝处逢生,顽强地生长在大树阴影下,沟壑边,岩缝里,贫瘠的沙地……它们总能活着,生生不息。
  那天晨雾浓起,就有一队人从山中狭窄的小路急行而来。他们跨省而来,从江西越过崇山峻岭,涉过无数溪流江河,进入浙江严州遂安地界。从此再过百里山岭,便能进入安徽地界北上。
  雾多变化,时浓如墨,时淡如蝉衣。一队人时而出现,时而隐去。
  秋风游丝,忽然钻入衣领口,肆意横行。满身汗水的人便打个激灵。
  起了起了,走了走了,稍稍休息一下就行了,别休息太久了。有人扯着嗓子喊。
  众人纷纷起。
  这一队伍穿着打扮比较特殊,有深灰色衣裤的,有中山装式小折领开襟款上衣的,也有穿着灰蓝色的。领口都为红色领章,帽为有帽檐的八角列宁帽,双层布缝压为帽檐,红色布制五角星缀于中央。
  军服袖口为最简单的直筒。
  有黑边的红领章,方块红领章。
  鞋子不统一,有草鞋,也有布鞋。
  都背了包袱什么的,有毯子或棉被。
  有卡其布或细帆布口袋,袋口穿有细绳,一抽便装扎紧了口袋。
  双肩两条袋子,一个袋子装干粮,另一个装子弹,有绑腿、腰带。
  队伍少有人说话,一步一沉,呼吸沉重。行至送驾岭古道,已是晌午。天空中有嗡嗡之声传来,远时听如蝇声,近时似连雷。此时,众人便停下,趴伏于树下、柴丛中……还是被发现了。侦查飞机几个来回,最后引来多只轰炸机,抵近队伍上空就扔炸弹。火光浓烟团团,声响地动山摇。粗大的树倒下,或削去几截,树叶飘飞。就有人员受伤,有人倒下再也没有起来。随后队伍尾部噼噼啪啪一阵枪响,是与追赶来的国民党军队交上火了。队伍里闪出一组人员,占据有利地形,阻挡敌军,其余人员继续翻山越岭,迅速通过送驾岭古道。
  战至傍晚,一支国民党部队从另一个山谷摸上山来,却早就错过红军大部队,却兜到了小组队员后面。此刻,夜幕降临,山雾漫起,一切模糊不清。小组人员灵机一动,又分成两小组,分别靠近两边的国民党部队,面对面胡乱一通开枪,顿时引起两股敌人互相攻击,枪声大作。两小组队员顺山坡滚向一侧山沟。天上的飞机更是不明事理,对着高坡上的军队乱扔一通炸弹……此刻,小组人员从另一边摸上古道,急急追赶大部队去了。
  这是著名的送驾岭之战。1934年9月24日,抗日先遣队红七军团5000余人途径严州遂安县狮古山村,准备翻越连岭古道前往安徽,在距大连岭2公里之遥的送驾岭,与围追红军的国民党陆军第四十九师和补充第一旅展开阻击战,红军断后的小分队巧妙利用地形在夜间佯攻,致使国民党军自己打自己,最终成功护送大部队安全转移……这一战,敌军伤亡160多人,红军牺牲30多人。受伤的33名战士,由战友及百姓抬至石门,后返回狮石住了一夜,途中牺牲2名战士。
  严格来说,我们起步的地点,只是送驾岭古道的某一点,地势较低,山坡平缓,在公路靠山一侧。别一边则为大片农地,溪流穿插。
  直线距离到狮古山中心村不过几公里,然而,顺着古道到山顶,跨到另一座山峰,斜下到公路再到村,却需五六个小时左右。
  解放以后,再过二十几年,才有了如今公路的雏形——加宽的土路(机耕路)。
  起初的路较窄,陶土蛭石路面,易打滑。路边低矮柴禾,或小水竹花竹,毛厥一丛丛。海拔至三四百米便是大片楠竹林。竹林密,底下植物难见日光,便稀疏,便矮小,偶有几棵南天竹,叶黄肌瘦。浮竹叶层层,发白,风吹过,颤颤嗦嗦又落一批,颜色浅黄。竹林中的路,已开阔了起来。不规则不同类型的石块拼成,却成了规则的路面。
  竹林地里忽然有黄色,特别显眼。走近看,是一朵黄竹荪,小帽子褐黑色,身子洁白挺立,黄色裙子上端达胸部,下端垂至脚踝,裙伞镂空网状宽松,飘逸如仙。一只黑褐色千足虫身旁匆匆而过。出竹林豁然眼睛一亮,连片的芒草芒花。秆梢垂挂着淡白色的花穗,似珠帘一样,随风摇曳,起起伏伏,形成一波一波的花海。
  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正想着应该有亭子了,抬头就见山脊一侧露出亭子一翘角。亭子名曰:“昭德亭”。字迹隐约。亭子一侧贴着山体,另一侧悬空,开着大窗,墙底座石柱擎着。亭内靠山一侧墙体刻有功德碑记,有捐款人名单及数额,字体皆已模糊。细查,其中刻有“中华民国六年仲春”字样。一算时间,距今整整一百零七年时修缮。亭角四根圆木立柱,时光风蚀,表面斑驳,色泽暗哑,不加雕饰,无造作的形态,看已老旧,却渗透着被岁月洗涤过的质感,百年挺立不倒。墙体基本完整,却有很多孔洞,有孔而不穿体,破损处显白色,可以推断,用了糯米灰浆和泥,墙体坚韧牢固百年不败。外墙有许多洞,应是子弹冲击而致。
  此时,天空深蓝,阳光红艳像秋天果实,轻泻着柔和的光芒。毛泽东《菩萨蛮•大柏地》诗中写: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恰如。
  稍作休息,继续跨步上行,百余步后,古道转折,平行。路旁都为松林,多为马尾松。有几颗粗大,发达的根茎龙盘虎踞般占领古道,枝条极尽展臂,如亭如盖。平行至另一山头,急转直下,又是莽莽竹林。出竹林,便听到轰鸣声,有道溪流从悬崖上跌落,咆哮,然后顺着山涧,逐渐稳住性子,斯斯文文经过一个村落。村子没有几户人家,零散在山脚。这就是送驾岭自然村了。从这里到狮石山村,有公路通行,古道便消失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