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这个词,在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里一直是久经不衰的行业。以前的建筑都是木质结构,需要许多木匠来完成。木匠活是一种传统工艺,从人类开始,为历史贡献了伟大的不朽功勋。有了木匠,人类才能住进气派的房子,才能将文化播种渊远。木匠活大到皇宫、寺庙、道观的宏伟建设,小到民间住宅,桌椅板凳等,一些生活中的小玩意。只要有人生存的地方,就离不开木匠的身影。
  我们斜坡村地处偏远山区,在古时候一直与世隔绝,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到了近代,随着战乱频繁,这块净土也染上了硝烟,山里的土匪日渐壮大,经常四处作乱。不过好在土匪都很克制,不会在本地方随意作乱,反而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一个地方的安宁。可即便土匪对本地没有那么猖狂,也难保其它地方的土匪不会来本地作乱。大土匪吃掉小土匪,受伤害的,永远是老百姓。
  蒲松泽就是一个土匪,不过他是土匪里的木匠,专门给土匪做木匠活。蒲松泽并不想做土匪,只因他手艺好,做出的木匠活漂亮,二十岁不到,就被土匪请上了山,连同母亲也跟着去了。在那个年代,你不能和土匪对着干,不然你的日子会非常难过,土匪会隔三差五来找你的麻烦。
  蒲松泽不仅会修房子,连同桌椅板凳,柜子都会做。蒲松泽几岁就跟在父亲身边,学着做木匠,十几岁就小有成绩,能做出一手漂亮的木匠活。后来父亲一次走山路,不小心掉入山崖,从此蒲松泽就和母亲相依为命,靠着木匠手艺,勉强生活。木匠最有成就感的就是修建房屋,修一栋漂漂亮亮的房子,有雕花,有吊脚。正常斜坡村的正房都是十八根巨大的柱子,四十四根木方,以及许多根小一点的圆木,和一根大梁承载着瓦片的重量,剩下的就是装壁板。别看房子简单,真正做起来却不容易,得花费许多工夫。当然,也有人家建小一点的房子,刚好够一家人住就可以。
  蒲松泽修建房子的独到之处是,他会用工具凿出各式各样的花纹。花纹通常凿在大门的木方上,或者两扇大门上,有鸟类,有花朵,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象形文字,不过基本都以花朵和鸟类为主。还有一个地方,蒲松泽也会雕刻形状,那就是吊脚的二层悬空木方上,在两头凸起的地方做出一点改变。通常镂空的地方会做成狮子头,或者某一个物体的形状,毕竟这个地方人经常能接触到,不能做得太过锋利。最后一个地方就是房子的窗户,这可是重头戏,直接关系到房子的美观。
  窗户是房子的眼睛,除了大门气势磅礴的那张巨口外,就属它要雕琢得最精细。窗户是整个木质建筑最难的一关,不仅要雕琢得美观,还要通透性能良好。窗户的配件繁多,有好几千件,不仅每个房间都要,大门口两边壁板上还有两个大窗户,都得花许多心思。窗户的形状大体是方块,但也有些家庭喜欢用椭圆或者全圆,这种情况少见,只有在大户人家里才有。窗户都是由无数个格子组成,格子的形状也是千奇百怪,有雕花,有鸟雀,或者某种象形物体。但普通人家都是正方形和长方形格子状,这样简单省事,不会耗费多少工钱。但作为土匪头子的正房,那可马虎不得,每一刀都必须精工,做到主人家满意为止。为了给土匪头子建好这栋房子,蒲松泽可是耗费了两年的时间。
  除了给土匪头子建造房子,其它土匪住在山寨里的房子在蒲松泽有空的情况下,他也会去帮忙。虽然那些房子没有土匪头子的那栋庄严气派,可每一栋也是蒲松泽的精心制作。普通房子不能雕花,豪华程度也不能超越土匪头子的房子,这是土匪头子的规定,他就是要让他的房子成斜坡村最独特的存在。可即便如此,房子该有的功能形状,蒲松泽也会尽自己的工艺尽量做好。别看房子都一样,可在房子的边边角角处,就能看出房子的建造水平工艺如何。
  蒲松泽是个好人,在做木匠的同时也和土匪们关系很好,每个月还能领到比其它土匪还多的工钱。时间久了,蒲松泽出入也自由多了,土匪头子还给他配了两个保镖,他去哪里,都有人保护。蒲松泽最想去的地方就是他所在的清风寨,那里还有他的亲人邻居。每次蒲松泽下山,他都会去寨子里看望自己的那些叔伯,并接济他们。寨子里还有许多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人家,蒲松泽也会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活下去。
  有时土匪也会和山寨里发生矛盾,为一些鸡毛蒜皮搞到擦枪走火的地步。看到这种情况,收到消息的蒲松泽就会出面调停,化解彼此之间的矛盾。土匪和山寨里的村民其实也是远亲关系,大家都是共一个祖先传下来的,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蒲松泽甚至跟土匪头子建议过,“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理。蒲松泽说,搞好本地村民的关系,还能为土匪窝提供心甘情愿的兵员,能为土匪头子誓死效忠。土匪头子听蒲松泽说得有道理,就一直约束部下,不准伤害附近的村民。由于蒲松泽有一点头脑,土匪头子还让他做了土匪窝里的军师。
  蒲松泽一直有一个愿望,他要改变这里的土匪,让土匪变成斜坡村的守护神,让土匪从善。蒲松泽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不过父亲在教他学木匠的同时也教他断文识字,以及许多做人的道理。村子就这么大,也没多少木匠活做,闲下的时间蒲松泽就经常给土匪们摆门子,讲道理。土匪们许多都不识字,不过浅显的道理都懂。在蒲松泽的潜移默化下,土匪也做到了对普通老百姓秋毫无犯,专找其它地方那些为富不仁的地主乡绅打家劫舍,给自己窃取财富。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队一路溃败,一部分军队退往西南山区,倚仗天险狙击解放军的进攻。时局不一样,溃败的国民党残余势力到处招兵买马,笼络各路土匪共同抵抗。蒲松泽所在的土匪窝也是一样,有特派员来联络,希望他们能归顺国军,并给出高官厚禄的诱惑。土匪头子召集了自己的亲信,商量对策,有说跟国民党走的,也有不愿意的,想在山里继续做土匪,各种声音都有。见大家都争执不休,土匪头子把目光转向蒲松泽,希望看到他的意见。蒲松泽已然是军师,在土匪窝里地位自然是水涨床高,说话有一定份量。
  蒲松泽说,这几年他一直关注国内局势,国民党是边打边退,根本打不过解放军,归顺国民党军只有死路一条。他说我们的家就在这里,又能跑到哪去,何不跟着解放军走,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二当家说,我们这十几年没少闹出人命,虽然都是一些富商,地主之类,可是他却害怕解放军清算,不会轻饶他们。几位当家的也附和着说,他们也一直担心这一点,不相信解放军的政策。见到大家都有疑虑,蒲松泽说,我们抢的杀的,都是那些为富不仁以及其它土匪,我们死不承认,谁又知道是我们干的,再说我们村对土匪的印象都还算良好,也不会有人检举,有什么可怕的?
  会议很快结束,土匪头子有了决断,送走了国民党的特派员,还让管家拿出银元分发一部分给弟兄的家人们,剩下一部分就发给了村里的村民。特派员一回指挥部,将情况汇报给了自己的主官。主官一听勃然大怒,他不允许斜坡村的土匪忤逆自己,这会影响到其它各路土匪归降的心思,于是派了一个连去剿灭斜坡村的土匪。
  蒲松泽他们就几十条枪,和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差距很大。很快土匪窝的老巢就被国民党军强大的火力攻破,连同蒲松泽修建的那栋房子也因火势毁于一旦。土匪头子带着人边打边退,以自己熟悉的地形与国民党军周旋。可没想到的是,另一股土匪却抄了土匪头子的后路,淬不及防下,土匪头子身受重伤,在蒲松泽等人的掩护下,突出了重围。
  正当大家都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派去联络援兵的亲信带着一支解放军的队伍出现在了大家面前,救下了这支仅剩十几人的起义土匪。土匪头子最终还是没能救下来,因为伤势过重,死在了担架的路上。剩下的土匪经过简单的教育,也全部编到了解放军队伍里。蒲松泽也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跟在队伍里。
  在解放军队伍里,蒲松泽并没有被安排上前线作战,而是留在了后方做后勤人员。在后勤,蒲松泽也并不闲着,一有空余时间他就会拿起自己的木匠工具,做些桌椅板凳啥的。还真别说,军队里的人都夸他做的桌椅板凳既漂亮又结实,于是蒲松泽在军队里的人缘越来越好,大家再也不把他当成土匪看待。没多久,蒲松泽还收获了一份爱情,一个在军队里的医护人员。俩人关系越来越好,只等组织批准同意,他们便可以结婚,生儿育女。
  眼看全国解放,日子会越来越好。蒲松泽甚至有了打算,等以后复员了,就去当一个木匠,赚点手工钱。可谁知,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爆发,全国动员入朝作战。这一次,蒲松泽也和恋人一起报了名,参加了志愿军。俩人入朝后,恋人在后方做医护人员,蒲松泽则选择去了前线。
  一九五一年秋,蒲松泽坚守的高地沦陷,牺牲在了战壕里,成了一名光荣的烈士。至此,斜坡村最出名的木匠师傅,就此命陨。可惜的是,他的手艺没有传承下来,和他一起留在了朝鲜……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