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节说家宴
  年节就是春节,就是“过年”,就是除旧布新、拜神祭祖、祈福辟邪、亲朋团圆、欢庆娱乐,宴饮享受。而“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的除夕年夜饭更是丰盛之至。想起在那物质匮乏的时代,年夜饭便是儿时沉重的向往。而现在生活好了,物质丰盛,市场上什么都有买,天天都可年夜饭。到了年节,子女回来,阖家团聚,餐餐家宴,年夜饭只是家宴的一次了。
  当然年夜饭是有一定俗规,传统文化注入到了物质,于是,年夜饭时,我们饺子必吃,不只是好吃,更因饺子形如元宝,有“招财进宝”之意;年糕必吃,尽管只是一小块,寄意“年年高步步升”;汤团必吃,寄托家人团圆,幸福圆满。而桌上白摆了好多鱼,黄鱼、鲳鱼整条烧,基本不动筷,以示“年年有余”,鳜鱼也摆上,希望“富贵有余”。现在,菜品应有尽有。海参、大闸蟹、鲍鱼、扇贝,山珍海味,就是鳗鲞,也换成了沙鳗鲞。满桌的菜肴,看都看饱了。可能因为过去年节,正月初一不能动刀,年夜饭满桌的菜,留存正月初一享用吧。现在不一样了,讲究卫生,不管年夜饭还是常日家宴,既要吃得好,吃得充分,又要少留过夜菜,必须努力提高菜的品味,在常规菜品的基础上,有点变化有点新鲜有点花样;有几道新颖鲜美的菜肴。宫保鸡丁、炒里脊、狮子头,只是一般菜品。菜的作料讲究,如三鲜用的师正宗炒鱼胶、自制肉丸;杂烩不再是鸡骨鱼头,更多了自制美味。每次家宴,总有几道自制含海产品的菜肴,上桌即成光盘,便嬉戏而为之命名,记录成文,聊以自存。
  
  一、雪地红梅
  这道菜,最初我称之为白玉鲜丝。鲜丝,有四种材料组成,一是蒸熟的梭子蟹肉,洁白似冰;二是煮熟的鸡胸脯肉,白透乳黄;三是开水冲泡的鸡蛋清成丝,柔白晶透;四是小菌金针菇,雪色纯洁。这四种材料都滑嫩细腻、营养丰富、味美适口。做这道菜是五十年前留下的印象。那天,从吉林回家过年的朋友在家设宴,我们这班患难朋友相聚。掌勺的是朋友的哥哥,他用蟹丝蛋丝鸡肉丝做了这道,最先品尝的一位大声道鲜品,于是,这道菜就光盘了。那味道想起来似乎还在舌尖上流动。而我增了金针菇,海上地上树上腹中的鲜物交合,不加味精,只放点盐。炒时先用一点点油,把生姜和蒜头的香气炒出,去掉姜蒜,加焯过的金针菇翻炒,然后加蟹丝鸡肉丝,再加蛋丝汤,勾芡起锅就成。
  有一次,蒸的是膏蟹,我把蟹膏切成颗粒放到炒好的菜肴上,孙子一见连声说,好看好看,雪地红梅。红梅报春,好兆头,。于是,这道菜就改名为“雪地红梅”。没有膏蟹时,就用胡萝卜或西红柿装点红梅,也很美妙。
  
  二、春芽蜇花
  这道菜,曾是故乡特有。我只是作些微改进。主料为黄豆芽和海蜇。豆芽新绽,芽长不过寸;海蜇皮切成细条抽淡。加工时,先把黄豆芽炒熟,而后加入海蜇,迅速翻炒几下,变用淀粉勾芡出锅。海蜇不能时间煮太熟,时间一长,海蜇会煞水,同时变老生硬,就不好吃。淀粉勾芡,就为保持海蜇的水分和脆嫩。盛在盆子里,海蜇条卷曲似花,嫩白的黄豆嫩芽冒出其间,很有点“黄金芽嫩先春发”之感,似乎感受到春天降临的美好。尝一口,海蜇脆嫩爽口,豆芽柔嫩润口。孙子外孙都争着品味,齐声赞“味道清幽”。
  
  三、紫气东来
  这道菜出锅就端上桌来,外孙看着冒着热气的菜,冲口道:“紫气东来。”孙子即刻接续说:“幸福临门!”于是,这道菜就名之为“紫气东来”。紫,来自这道菜的主料——紫菜。紫菜不仅有丰富的营养价值,且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能化痰软坚、清热利水、补肾养心;平时都是用来做汤。年宴上,做成一道烧菜,加工方便。先把紫菜剪成一寸宽二寸长的条子。在锅中煸炒少许肉丝,笋丝,然后加上少量水,烧滚,把剪好的紫菜倒入锅中,让紫菜在水中化开,加上点盐就可以了,不放味精之类调料。那味道用女儿的话说,为“鲜美”。
  
  四、花开富贵
  这道菜名各大菜谱原本就有,着名称,看起来有点俗,可却是人们美好的向往,颇接地气,故用之。以此为名的菜肴品种繁多,本人便借鉴以白菜梗卷包肉馅的这一品式,稍作变化,一半用肉馅卷包,一半用鱼馅卷包。鱼馅是马鲛鱼制作。马鲛鱼不但肉质细嫩,味道鲜美,更具有滋身补血等功效;而且马鲛鱼只有骨刺,没有细刺,取肉作馅方便。以半条马鲛鱼剔去骨刺剁成馅,用豆瓣酱与番茄酱调和成绛红色。洗净的白菜帮放进锅里焯一下水,变软后捞出,过一下凉水,再把白菜帮斜刀片成薄片,在这薄片上,放上调好的肉馅或鱼馅,包成花束的形状,而后把它摆放在盘中。盆中外沿两圈均匀摆放肉馅卷包,中间几圈摆放鱼馅卷包。肉色淡红,鱼馅绛红,色泽加深。而后用蒸锅蒸15分钟左右。蒸熟出锅后,做点薄薄的芡汁,淋在正好的菜上。最后切一点葱丝和红椒丝放在菜的中心,再撒上少许的葱花和红椒丁。色彩艳梅的花开富贵端上桌,孙子拿着筷子,睁着眼睛,却久久不忍下筷,说是不忍破损这满盆妍丽。儿子就说:来,我们不是破损,而是享受富贵的美好。于是孩子们一齐下筷,脸上洋溢着美好的笑容……
  
  ◎初谒渔山新村
  
  2023年打最后一天,天气很冷,阳光却很艳。好友阿军邀我去渔山新村看看。一听渔山新村,一种特殊牵挂便涌上来。当年闻知鱼山岛将要成为绿色石化基地,鱼山人将要整体搬离鱼山岛时,虽不是故乡的情感深切,但终究是乡邻之地,颇有几丝牵挂。2017年,作为移居外地人员被县政协聘为特约文史研究员。一次会上讨论如何让鱼山岛搬迁这一大事,记录成文,印刻成书,流传于后。我提出客观记录与文学性有机结合的方法进行表现的建议。也许那一天,我把那颗牵挂的种子植在心里,心里总会想着:鱼山岛民众搬迁到新的境地安居乐业了吧,他们生活如意吧?偶有新闻报道鱼山乡民情况,总会细细翻阅,涌动临门一观的向往。
  汽车驶上舟岱大桥,从车窗看到当年的鱼山岛,一座座银灰色的储罐和高塔林立,厂房星罗棋布,烟囱飘着淡淡的白气,宛如一座未来的魔幻之城。想起如今已是我国首个、世界第二个“离岛型”石化基地——舟山绿色石化基地,当年落户鱼山岛,需要鱼山岛900余户2500多人整体搬离鱼山岛区域,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安土重迁”的传统理念,故土难舍的乡愁情结,各有困顿的家庭境状,多向生活的未来设想……这一连串的心理、情感、生活、未来的种种顾虑,抉择艰辛,客观真切,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汽车进了小区,下车向前,一眼看到前面路中一道石砌,“渔山新村”四个洋红色的字刻录在淡绛色淡石块上;石牌的后面竖着鲜红的党旗,党旗上还有六个黄色楷体大字:“红色美丽乡村”。这村牌宣昭着一种自信,一种庄严,一种豪迈。这是渔山人的本色?!
  “渔山新村”,一个崭新的村落。一幢幢乳黄色的楼房有序分布,大多为四层,蓝天衬着,阳光照着,不显耀眼,没有高耸,没有雄伟,只有真切和踏实。柏油路横竖曲折,连通各幢楼房的门前。路边设有停车位,边上就是绿化带。新村是花园公寓,干净整洁环保美丽。而我的眼光却被右前方阳光照耀下的一幢楼房边的横架或斜放着的几个笠子吸引,便上前一探。
  笠子有点陈旧,但保护得很好。平放的一笠子,晒的是花菜,那花菜已焯过,在光照下有点淡淡发黄。边上斜放的一笠晒的是番薯干,已经有点干了,发出白白光,带着番薯点气息。另一边两笠子则晒的是萝卜干。刚晒的,被切成一条条萝卜干平平躺着,有点晶白的样子,很像一块块白玉。在笠子的东边,有几位老年人和妇女在晒着太阳聊着天。我便向他们请教。他们有的真诚地说,这些东西不像过去自己种的,现在或是亲朋友送的,或是买的。有的告知说,晒花菜干罗萝卜干番薯干,是老习惯,晒干的可以保存,随时取用,有备无患。有的说,现在说萝卜干几十元一斤,十来元可晒一斤,一晒,价值翻倍了。有的说,萝卜干营养好,是逢年过节的美味佳肴,自晒最安全。听着他们实在的告知,我为这几笠子的晒物,拍了照片。从他们的言谈,从这些晒物,我似乎感到一种乡土的味道,一种乡愁的情怀,一种生生不息的生活气息,更感受到了那种勤俭持家的优良风习的传承。传统在这儿开花了,印证了他们在此安居生活,他们的脚步没有因为搬迁而迟缓。
  朋友过来,拍拍我的肩,带我走进“红色传承馆”。村党支部副书记居然担任讲解。她告诉我们,鱼山岛历史上最重要的两件大事,一是1944年,在鱼山岛,我浙东游击纵队海防大队七十余名战士面对日伪军的疯狂进攻,殊死鏖战,43位新四军战士壮烈牺牲,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海上狼牙山”之歌;二是,随着2014年舟山绿色石化项目落户鱼山岛,鱼山岛人民整体搬迁。“红色传承馆”有机地把相隔七十余年的两件大事联接在一起,突出了守好“红色根脉”,传承红色基因的主题。生活的传承与历史的传承紧紧相连。
  在馆内,循着一条海涛涌动的曲折行道,观看行道两边以雕塑、图片、绘画、影视、文字、音乐等手段,展示激烈的战斗场景,介绍一位位英勇就义的战士,记述一幕幕感人肺腑的军民故事。这多手段、多角度、全方位的呈现,让人耳目一新,认知提升,细细品览,感受深切。七十余年前,大鱼山战斗所表现出来的忠贞不渝的坚定信念,坚忍不拔的顽强作风,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同舟共济的团结精神,相忍为国的赤诚胸怀,在新的时代,在和平建设发展时期,同样需要发扬广大,传承接续。七十余年后的鱼山岛的民众,在办搬离故地的过程中,经历了艰难的抉择,他们顾全大局,挣脱“小我”的圈子,多了家国情怀,尽管可能也有钉子户的坚持,但无法堵塞广大民众的明智与坚定,正是当年精神的传承的体现。
  走出传承馆,我跟着朋友巡视了“游客接待中心”“文化礼堂”“党群服务中心”,渔山新村不只是简单的满足,它把历史嵌入了它的生命进程,于是,生命绵延,历史传承,它便古老而新生,长寿而年轻,不管搬迁到哪里,独有者故乡的根基。忽然“红色传承馆”结束语涌上脑海:
  “请记住,大鱼山!它是浴血的历史、初心的足迹,人和力量都不可抹去人心的记忆。请记住,大鱼山!它是重生的见证,重生不是消亡,而是涅褩;重生不仅仅是为了怀念,而是拒绝遗忘……”
  这话让我久久品味,意蕴深远。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