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们日常应酬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马上过年了,酒也越来越醇,越来越香了。虽然酒吃了不少,也一直未曾聊过酒,今天在老家喝了点米酒,找到了感觉,索兴聊聊酒。
  酒的起源最古老版本是《猿猴造酒》。猿猴以采集野果为生,且有善于藏果的特性。而在自然界中,果实的生长有着严格的季节性,故常要有所储存。洪荒时代的古猿将一时吃不完的果实藏于岩洞、石洼中,久而久之,果实腐烂,那含有糖分的野果通过自然界的野生酵母菌自然发酵而生成酒精、酒浆,从此世间有了“一醉解千愁”的酒。
  我们日常常喝的酒分三种:白酒、米酒、啤酒。白酒粗犷刚烈,个人感觉吃白酒快醉快醒。米酒绵长,慢醉慢醒。醉时没白酒来的热烈,而是温水煮青蛙式的,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就喝醉了。米酒喝醉了也不容易醒酒,完全清醒至少要12小时。啤酒虽度数低,虽然比较不容易喝醉,但容易喝吐。
  酒是粮食精,历来为文人墨客所喜欢。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写道“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可见李白喜欢酒,特别写诗之前喜欢喝酒。
  那李白为什么喜欢酒?首先是个人性格与生活习惯。李白是一个豪放的人,他喜欢喝酒,并将之视为待客之道。他认为用酒来招待朋友是最好的待客方式,通过喝酒,他可以更加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其次能激发创作灵感。李白相信酒能刺激人的感官,释放潜藏的本能,从而更好地激发创作灵感。在他看来,微醺状态下的酒精有助于他更好地记忆和整理思路,使得他在创作时有更多的想法和灵感。然后情感宣泄与逃避现实。李白在生活中有时会感到压抑和不快,他会选择通过喝酒的方式来宣泄情绪,逃避现实的困境。在醉酒之后,他可以暂时抛开束缚和限制,以更加自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受。
  我是俗人,但也跟李白有相同之处,喜欢喝点小酒。我不赌不嫖,唯俩爱好是喝酒与写作。虽喜欢喝,但也不经常醉。会喝醉的情况往往是八小时外在酒桌上与知己朋友喝酒,海阔天空的神聊,释放释放来自生活等诸多方面的压力。一喝二三杯,好友四五个,佳肴六七味,八九十成醺。一醉解千愁,挺好!与李白不同的是,李白喝酒是为了写诗,我们是暂缓压力。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克制自己不喝酒,怕喝醉了酒后乱说话,说错话,“恶语伤人六月寒”。虽解释:“喝醉酒说错话了”,但对方可能这样认为:“酒醉吐真言”。酒醒后的解释是苍白无力的。
  民间有一种喝“花酒”的说法。男女喝酒,快乐翻倍。红嘴巴,翘啵啵,会说话的眼睛闪秋波。酒不醉人人自醉,天生一对酒窝窝。纤纤玉手端起酒,恭请帅哥喝喝喝。不喝白不喝,喝了也白喝,人生几何,对酒来当歌。
  饮酒是一种文化消费,品味酒,品味的不仅仅是中国千年传统文化与酒文化的完美结合,也是品味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发展的厚重积淀和“中庸和谐”的儒家风范。酒虽好,但不能贪杯,在家喝点小酒没事,但在外面遇到不该吃的不该喝的,莫“张嘴”,“张嘴”必被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