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者,高等学府也。天地之中嵩山南麓的嵩阳和商丘的睢阳、湖南的岳麓、江西的白鹿,并列四大书院,是我国宋代的最高、最著名学府,相当于现在的清华北大,我们河南省竟然占据了当时全国名牌大学的半壁江山。悲催的是,明日黄花,现在殷殷学子大省,221、985唯郑大一所。
  孙子是郑州高二年级的学生,春节前,期末考试结束,父母兑现承诺,放假一天,可以不上辅导班、不做作业、不背英语单词,开车游览洛阳龙门、白马寺。孙子电话中,让我早晨在西郊家里等着,顺路接我。可是11点车才到,原来,突然放松的孙子破天荒地睡了大懒觉,车到登封已经下午1点,儿媳说,洛阳去不成了,回郑州太晚,孩子明天就要上学。问我去哪,而我只要孙子高兴去哪都中。他们两口商量,看少林寺?琢磨时间也不中,结果就近拐往嵩阳书院。
  嵩岳奇竣,溪涧环绕,幽篁婆娑,如诗如画。这里确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读圣贤书”的好地方,古朴典雅庄重的门楼上方高悬匾额,黑底金字曰:嵩阳书院。游客熙攘,学生半价,70岁以上老人和退伍军人免费,儿媳扫了她和孩子1.5张的票价钱。儿子当过兵,和我一样免费,他感慨地说,看来要打仗啰,人不能无功受禄,武统台湾我得闻声而动哩!
  走进书院,沿中轴线由南向北,第一座是先圣殿,供奉着大成至圣先师,中国古代教育家、思想家孔子的塑像;第二座讲堂殿,系当年学生的教室,范仲淹、朱熹、两程等明贤大擘都曾在这里传道授业解惑,这般名流如同当今清华北大聘请的教授诺奖得主杨振宁、莫言了;第三座道统祠,供奉周公、大禹和舜尧帝;最后藏书阁,即学校图书馆。四座殿宇,歇山建筑,青砖黛瓦,朱红门窗,木雕精致,古色古香,我仔细观察,座座都非赝品,皆原汁原味,我感觉,在这里远比游览仿古景区,能够抒发思古之幽情。
  相传程门立雪的故事发生在讲堂殿。令我惊讶,千年之后讲堂殿外的现代社会,竟然有一群小学生在老师一句一句引领下,诵读四书五经中的《大学》。据了解他们是课外国学兴趣班。朗朗书声稚声稚气、抑扬顿挫:“孔子十五而至于学,何学也?曰大学也,所以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也……”句子晦涩难懂,我皓首老翁都一头雾水,小学生金色年华,学业本就不堪重负,咿咿呀呀念这些,岂不是徒然增加让孩子们的学习负担?
  课间休憩,我好奇地和一位陪读的刘姓女士闲聊,她说自己孩子的同学,课外报了奥数、英语、舞蹈兴趣班,她和老公斟酌后,让上了古文班。夫妇认为,这样可以为升入初中做准备。刘女士说:“初中课程古文比外语还难学,如果没基础,再加上数理化等科目一起涌来,孩子根本无力应付。小学成绩落后好赶、好撵,而初中是高考起跑线,一旦输了,步步落后,升大学就前景暗淡。”家长所言不能说没有道理。
  间休完毕,国学班的孩子们又演绎开鲁迅“三味书屋”的情景和书声。
  讲堂殿后面院子里,有一个约20平米的水池,上有泮桥,泮桥的典故我早就知道。初中母校汲县二中,原来是座废弃的孔庙,叫黉学,和嵩阳书院一样,是古代的学校,不过霄壤之殊。也有泮池泮桥俗称状元桥,按照礼仪,只有学业有成,金榜题名的秀才进士,才有资格从桥上经过。我兴致勃勃讲述之后,儿子儿媳便积极撺掇我孙子从在桥上走一走,我高兴地举起手机亲昵地说:“爷爷给你照个相,俺乖乖将来是高考状元!”
  但是,孙子却抿着嘴唇,用歉意的微笑,拒绝了。都明白此属无稽之谈,因此,儿子儿媳两口顺水推舟,也就勉为其难了。
  过了会儿,大概孙子怕他父母听见,压低声音对我坦露心迹,说:“爷爷,我不想当学霸,也不想当状元,那样近乎自虐,你死我活。我想平平静静读书,升学、毕业、就业,挣钱。平凡人生同样幸福、精彩。”孩子的话坦然,真诚,那一刻我瞅着他打量,莫名其妙感觉亲孙子竟然陌生了,心里瞬间波涛汹涌。确实高中生的孙子,已经长大,不再是孩子,成熟了,步入青年的话蕴含哲理。
  记得退休后,有一年,我回故乡,原汲县二中校园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泮桥依旧,本来凭吊心情的我,准备从上面走过,可是站在桥头却止步了。在学校我是大流学生,告别母校,在郑州我没有当官没有发财,我有资格从桥上走过吗?回首来路,我的人生没有跌宕起伏,平淡普通,可谓亦无风雨亦无晴,但是,我幸福,我满足,那么,孙子的观念何错之有呢?
  书院的还有一个景点是状元墙,位于先圣殿前,广场的东侧。一面八、九米长,两米多高的大幅墙壁模型板上,挂满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红色绢花,南京夫子庙,山东孔庙孔林孔府也有状元墙,现在许多景区发现有利可图,纷纷设立。蟾宫折桂,朵朵红花,那是殷殷学子虔诚的祈祷,那是望子成龙良苦用心家长的美好祝愿。卖花小贩柜台旁边的名校展板,是放大的彩照,清华园高山仰止的仪门图案和未名湖水光潋滟的旖旎风景。恕笔者不恭,状元墙琳琅满目的红,无端地让我浮想联翩到一段视频:笔墨同窗,竹兰相伴的梁祝故里,景区举目皆是红色同心结,然而,匪夷所思当今社会离婚率却飙升不降。
  我和孙子没有去状元墙那边游览。
  夕阳西下,熙攘的客流带着各自的观感,走出嵩阳书院。返回郑州,儿子在主驾掌握方向盘,儿媳在副驾听导航,我和孙子坐后排。辅导班的课程已经排满,微信通知了,儿子提醒我的孙子:“明天早早起床!”
  儿媳问我的孙子:“晚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卫辉一中是新乡地区的重点高中,元月11日下午举行了高考倒计时150天冲刺宣誓大会,从当地媒体报道看到,氛围荡气回肠,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想到明年这时候,孙子也将是宣誓中的一员,我心里五味杂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