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还在飞
  命运就这么来着,有意无意地捉弄人,把我安排到了山旮旯里。也好,一棵草,凭它天涯海角,凭它风吹雨打,终将茁壮。
  玩够了童年生活,带着许多天真的问号,走进一个叫做学校的地方,从此就与文字结缘一生一世。后来从这神奇的文字里,了解到了外面的世界。但总是半信半疑,总以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大:双眼所能看得到的地方,就是世界的边缘。所以总认为这神奇的世界是方的,也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师长的描述,书本的介绍,还有亲身的体历,终于改变了自己井底之蛙的见解。
  那一次采山,跑得很远很远。最远到达了在家乡最高峰所能极目的远山,站在那远山之上,再向外面看,不仅山外还有山,而且山外还有海。我想:倘若站在山外的山上看、站在山外的海上看,外面肯定还有山,还有海。可见我们这个世界是无比巨大的,无边无垠的。那山肯定是雄伟的;那海定然是浩瀚渺茫的;那大地一定是广袤无垠的。
  于是,我无限向往外面的世界。让一颗囚禁已久的幼稚的心,放飞到外面那极为神奇的世界。山活中间,农活间歇,读书写字之后,我总要跑到家乡山尖上,西望群山。虽然不能发现与故乡一样的别的地方,但是能看看这红日苍山,这白云蓝天,也令人心旷神怡。我常想:什么时候我能飞出这一座座的山,去闯荡外面的世界呢?
  读中学时我终于有机会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一次是短暂的远足;一次是经年的长住。那次远足是父亲带携的,小学校放假了,父亲借去温州开会的机会,带着我上路了。就在这一次远足,我认识了用木头制作成的舴艋舟;我还结识了房子似的四个轮的汽车;我还认识了在当时少有名气的温州城。出于对汽车的好奇,我上前去用手摸摸它;出于对城市的好奇,我东瞧瞧、西看看,差点儿在布告栏前走丢了人,还是父亲返回原路找到了我。长住云崖是为的上高中求学,离家乡虽然不远,但也不是在家山视力所能及的。在那儿呆了两个学期,不仅提升了汉语知识水平,而且还结识了一位叫做英语的外国朋友。亲眼目睹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间的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还受惊于两派武斗,连夜抢声,周家楼枪战,县城冲突。
  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的神奇而美丽,却又隐藏着这么多的危机。我想:这个世界上的人怎么就如此不和睦相亲呢?斗来斗去,尔争我夺,非得拼个你死我活,真是不可想象呀!于是,我挑了书笼铺盖,一路早归故里,为的是彻底避开这动乱的外面世界。可是到家乡,虽然平安得多,却也有轰轰烈烈的斗争活动。今天破回旧,明天横扫一切牛鬼邪神;今天揪当权派,明天斗黑五类;今天送大字报,明天逼当权派扫街路……原来故乡也不安定了,叫我如何面对这个向往的心灵世界呢?
  几年过去,全国局面终于平静了,我的心又飞向了更远的远方。因为那儿有我平生的理想。几番拼搏,我终于如愿以偿,考进我的大学。那时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壮志凌云。几年艰辛,几年勤苦。满怀着报国之志走出了校园,从而便如翮翔之雄鹰,有碧空蓝天可为依凭;如腾飞苍龙,可翻云覆雨。决心要为党、祖国大干一番事业。于是我励精图治,修缮我心;兢兢业业工作,朝朝暮暮奉献;如饥似渴治学,时时刻刻战斗。即便如此,我尤觉有负于家国,有负于社会。
  如今我为国创塑栋梁,哺桃育李,执教杏坛三十载。虽精力不足,体力不足,然而一颗红心永存,壮思飞扬,永葆革命青春。尽管风雨飘摇,尽管世事多艰,尽管险阻重重,我的一颗心还在飞,且永远在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