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上下班需经过变电工区的大院子,那大院子里养着两条狼狗。它们白天被锁住,晚上则可以在院子里自由活动,当巡视员。如果大门口有推车的或背大包的经过,它们必定猛扑过来,在栅子门里呲牙咧嘴凶猛狂叫。开始它们并不惹我,但我对它们的作秀饶有兴趣。我知道“条件反射”,我决定训练它们,让它们闻我而吠!从某一天开始,我只要一见它们(旁边又没有别人时),就一定在门口驻足做袭击状,并发出尖锐的口哨声(我的绝技:拇指和食指捏住下唇根部,猛力吸气)。不久,我接近院子,只要一吹(应该说“吸”)口哨,它们就会扑到门前,恶狠狠地狂吠,直到目送我走过。
  有意思的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发现除了它们有强烈的反应外,还出现了一个管闲事的,它在对面楼里愤怒不已,也“旺旺”地叫个不停。有一天,我发现从这栋楼里跑出来一只非常漂亮的哈巴狗,它的毛色黑白相间且图案极其对称。莫非它就是那位“疑似帮凶”?我口哨试之,它果然瞪着我狂吠起来,并且一付不肯善罢甘休的架势!我扬眉顿足并做追逐状,它到底个子小,立即撒腿远遁。反复几次,这只自由的哈巴狗一听见我的哨声,就会夹着尾巴狂吠着逃之夭夭。好几次我并没有发现它,它也惊慌地溜之大吉,毫不含糊。
  有人说你这是吃了撑的。嗨,我还真是有时吃饱了没多少事做。找找乐,又不费什么,何乐不为!
  这些都是半年之前的事情了。现在遇见我,或听到我的口哨声,那对狼狗依然是猛扑到门口等着,见我就狂叫;而那只漂亮的哈巴狗则是“旺旺”地大叫着向我奔来。路人莫不惊奇,这只狗莫不是有神经病!它的嘴里惊叫着,尾巴却欢快地摇摆着;对着我狂吠着,却又向着我跑过来,接受我的抚慰。。。我们学校的伙食常常是挺好的。学生没吃完的鸡块或猪排我时不时用塑料袋装回来。令那对狼狗难以忍受的是,哈巴狗就在它们的面前接受施舍,而它们却只有嗅的份儿!
  如今这只哈巴狗再也不敢接近那个栅子门了,它的这只狗脑袋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是怎么得罪那对狼狗的。2010-02-27
  
  2
  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也养过狗。
  我们家第一次养狗很失败。那时正值冬天,小狗捉回来大概不到一个星期,两头大肥猪在睡梦中把它送上了西天。第二天早晨弟弟在地上打滚,不肯吃饭,哭得很伤心,家里只好答应再去捉一只回来。
  第二只小狗带来的快乐很快使我们从悲哀中挣脱出来。可是好景不长,村里的许多小狗纷纷一命呜呼!原因很简单。腊月里村里把池塘车干了,捉尽鱼后又取塘泥肥田。很多弃置的河蚌便成了总是处于饥饿状态的狗们的美食,而不新鲜的河蚌却是致命的!为了保住我家的小狗,我们俩每次上学前总是把它锁在房里,但不久还是发现它病怏怏的了。有经验的小朋友指点说,是因为它吃了河蚌拉不出屎来给胀的。我们发现果然如此。不知道是听从了谁支的招,我们用小棍子捣碎它的肛门里干结的狗屎,又找来一只小管子试图往里面注入肥皂水,并不时地用手指挤、掏……不知道是它的命大,还是我们的行为感动了上天,它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成为那次劫难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它的娘给了它生命,我们给了它第二次生命。所以它总是在我们的面前蹦啊跳啊,我们高兴时它就在我们的面前欢跳,我们受委屈了它就安静地呆在我们的身边。我们去上学时它无限积极地欢送,而放学时它总是等在校门口。
  那时很穷,人都难以吃饱,狗吃的就更差了。我家的狗经常光顾猪槽,猪吃过了它才能怯生生地去添。我记得有一次猪还没有退槽,它就急不可耐地去抢了一口,差点被我的爹爹(祖父)一拳打死!我和弟弟常常盛饭后,把饭碗端到门外偷偷地分一些给它吃。
  狗通人性,一点儿也不假。几年后我到外地读高中,周末回来时,它总是到很远的地方迎接;即使后来到武汉读书了,半年才回来一次,它也从不认生,一见到我就迎上来在我的身上磨呀擦呀无限爱恋。很长一段时间里,它是我的重要的精神寄托!
  它死的时候,我已参加了工作。我粗略地算了一下,它大约活了八九岁。母亲说,那天它从外面回来,没呆一会儿,突然爬起来猛地冲到屋外,倒在离大门不远的砖垛旁。母亲说,它可能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它不愿意死在家里呢……
  村里的几个好吃之徒把它拖去剥了,用土砖架起一只大锅把它煮了,加了盐,还加了很多辣椒……他们送来半脸盆狗肉汤,家里谁也没有吃。
  它是一只多么漂亮的本地狗,毛色黑白相间,图案极其对称……
  后来,后来它好几次出现在我的梦境中,每次醒来时枕巾都湿了一大片……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