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如期而至
  海妹(蕴儿)
  雪花轻轻飞扬,一层层的撒满院落,墙角那棵腊梅树,有的结出淡黄色的花蕾,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含苞待放,有的带着生命的倔强和希望枝头盛开,淡黄色的花蕊,和一点点雪花搭配在一起,那花,一股暗香袭来“不肯皎然争腊雪,只将孤艳付幽香”这个世界马上变得空灵起来。我放下手中的书,站在窗前,欣赏窗外的飞雪,腊梅,它们给我带来眼前如诗如画的风景。茶几上一盏“铁观音”冒着缕缕热气,香气。静静地品茗读书,听听花语,望望冬日里下雪时蒙蒙的天空,心刹那间更加宁静。
  论读书,我读得真不算多,粗粗浅浅地看了一些中外名著。只能说书籍像一路伴我前行的朋友。朋友不必太多,在我对人生迷茫的时候,它能安抚我的迷茫,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它能慰藉我寂寞的灵魂,这,就足够了。读书对我而言,不必太用功。那种头悬梁,锥刺股,废寝忘食的读书,是为追求一种功德圆满。不像我,读书只是为了寻找岁月静好的惬意,为了让心灵得到一份踏实,宁静。
  早些年,我在商场里厮杀,生活得忙忙碌碌。记得那年,我还做着餐饮行业,每天起早贪黑。有一天晚上八点钟了,也是窗外大雪纷飞,店里却热气腾腾,坐满了享受美食的顾客。因为天气寒冷,顾客为了暖暖和和,几乎每张桌上都要了火锅。火锅里冒出来的阵阵香气弥散在整个餐饮店的角角落落。冰箱里存的羊肉,牛肉全部切成薄薄的卷状,手打丸子全部用完,就连用来涮锅的液化气也用完了。
  所有的员工都在忙碌着,送气的商户因为下雪早早打烊。“不能耽搁顾客用餐”。想到这里,我冒着风雪,推出自行车。自行车后座一边放一个空的液化气瓶,到二里地之外的气站充气。路上很少的行人,都在匆匆忙忙往家赶。因为出来的匆忙,我没有戴上帽子,片状的雪絮打湿了我的头发,雪花直钻我的脖颈,凉凉寒寒的。脚下一走一滑,险些摔倒,手上虽然戴着厚厚的手套也已经冻得麻木。我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二里地的距离忽然间觉得那般漫长。然而,艰辛并没有消磨我的意志,它让我读懂的是生活这本厚厚的大书,书中的字里行间,写满丰富的人生:艰苦的,奋斗的,惬意的,浪漫的……无论哪一种,我都会欣然接受。
  忙碌过后的时光,午后的太阳透过窗玻璃斜斜地照进屋内,博物架上的紫色钧瓷浮上一层美丽的光晕,富贵竹葳蕤生长,片片叶子挺立。窗台上的绿萝尤其茂盛,如绿色的瀑布倾洒整个墙面,每片叶子透着油亮油亮的光泽,生机勃勃,令人赏心悦目。忙碌后的安静尤其难得,我坐在时光的光晕里静静地认真读着一本书。因为我懂得:再忙碌繁重的生活也要给自己充盈的灵魂,否则,生命将会变得一片虚空。那时候的我有一个愿望:希望有一天,不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烦心,不再为生活中琐碎的事情操心,不再为各种关系的平衡费心,能够心无旁骛地坐在一树花下品茗读书,独享一份生活的安宁,温馨,就已足够。
  期盼的日子如期而至。时光不紧不慢,十几年的春夏秋冬,对一个人的一辈子而言似乎漫长,而在时间长河里的也不过是浪花一朵。回头去看那往昔的瞬间,仿佛就在眼前,仔细去想,这镜头已经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前的事情了。无论怎么慨叹人生匆匆,始终挡不住时光前行的脚步。每个人都必须承受变迁:青春的一去不复返,亲人的变故,友情,爱情的别离。
  很快,我的生活节奏渐渐缓下来,年轻时的意气风发,风风火火渐行渐远。站在奋斗了十几年的店面门前告别,我似乎还能看到昔日战场的烟火。一点都不夸张,真的很似战场,厨房,餐厅,收款台,婚礼大厅……一幕幕的镜头,一张张熟悉和陌生,交替出现的脸庞,来了又走了。有人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如今,打营盘的人也要离开,奔赴下一场人生境地。这世上哪有什么铁打的商业营盘?变迁,才是生命中的一大课题。只不过面对变迁的时候,有人选择的是逃避,有人选择的是面对,也有人选择沉浸在往昔岁月的辉煌或伤感里不能自拔。
  我希望自己能轻轻松松面对,无论生活,命运怎么变迁,依然选择岁月静好里读一本喜欢的书:一本世界名著,或者是一本封面精美的杂志,甚至是一篇小说,一首精美的小诗。时光清浅,在这段读书的时光中找到宁静就好。
  这应该是我生命里不变的主旋律,是一种支撑,是生命中最强的一道光,最美好的遇见。它在我内心惶恐的时候给我最大的安慰,让我变得宁静,安详。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迷上诵读的,也许,它是读书的另外一种方式。让声音揉进音乐里,声音就变得有了磁性,内涵,读书也变得更有意思。每一个午后,阳光就在窗外静候,微风在过道里流淌。窗内,我的书房里,书柜上有各种书籍散发着淡淡墨香。坐下来静静地读,品味字里行间抒发的情感,人情世故……和极美的文字相遇,教会我更多生命感悟,成长。
  “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如薄酒一杯……”深沉的文字,深情的诵读,仔细地纠正每一个字的发音,一遍,两遍,直到读懂每句话,每个字符表达的深厚情感。随着音乐的节奏,将声音融进最美的诵读中,更深的理解每句话蕴含的深刻。经历了变迁,也更能体会每句诗行里饱含的深意,以及那一行行文字里的酸甜苦辣,对每句话有了更深层次的感同身受。
  不必有任何的功利之心,我心读我书。非常简单陶醉在文字的优美里,安详地享受时光。有人说,岁月静好是人生最高的境界。也许,达到最高境界很难,很难。作家苏心曾有过这样的诗句: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那就让我们在负重的生活面前,和一本书遇见。即使,生活很艰辛,我内心的世界却是“岁月静好”的,是充盈的。
  冬日的雪花继续飞扬,整个世界那么洁白,让身影融合在凉凉的空气里,掬起一捧雪花,让这些小精灵在手中渐渐融化。我轻轻诵读:“宁静,如期而至。”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