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是人睡眠时的心理活动,充满着丰富的戏剧性。有了梦,暗淡的夜生活才变得多姿多彩。人一生的二分之一是在床榻上度过,有梦的睡眠叫生活质量,有梦的人生叫灿烂辉煌。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就是思想的一面镜子,折射出内心深处的灵魂。思维这东西很奇妙,极富想象力,昼间凝结,晚上就会以梦的形式把它释放出来。情绪不同、梦境各异,高兴时美梦相伴,烦心处噩梦纠缠,事情就这么简单。
  若说梦与现实有什么联系,还真难说得很。占卜术士喜欢圆梦,强行与未来走势挂钩,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迷信的成分居多,真假与否自有公断。圆梦之说固不可信,梦是思想的延续却是不争的事实,亲人就是亲人、仇敌就是仇敌,立场分明,梦也不会改变。
  人心向善,大家都喜欢做美梦,因为梦中的你无所不能,虚荣心可以得到最大的满足。尽管不真实,心灵上的慰藉却是毋庸置疑的。都说女人天生爱做梦,对于美梦,谁又能抵得住诱惑呢?
  做梦是种奇妙的享受,清醒时无法企及的事情,梦中都可以轻易实现。梦拥有神奇的魔力,凡人可以变成神仙,乞丐可以变成富翁,老人可以变成少年。心血来潮,信手一挥,呼风唤雨,点石成金。身子一摇,上可九天揽月、下能五洋捉鳖。总之,没有办不成,只有想不到,梦就是阿拉丁神灯,双眼一闭,愿望全部实现。
  梦中的你,不受条条框框约束,没有任何的思想顾虑,可以为所欲为。这里不设道德的高地,行走江湖,快意恩仇,横行无忌,老子天下第一。做梦的境界是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爱就爱个死去活来,恨就搅他个地覆天翻,只要高兴,天上的星星照样拿下来当泡踩。
  梦是爱情的伊甸园,没有世俗的羁绊。你可以与心中的爱人花前月下,没有了生活中的磕磕绊绊,日子过成风景,神仙眷属的佳话得以实现。
  梦的特点是逻辑混乱,没有章法可言,上下集的故事永远不可能在梦里出现。水无常势、梦无常形,它不像现实世界,可以有目的地规划,梦的走向,你永远也无法控制。它就像海市蜃楼,有股虚浮的飘渺感。也正因如此,才增加了其神秘性和浪漫特质,给人以无尽想象的空间。
  梦是无所谓记忆的。人们都有这样的体会,梦醒过后,梦境大多遗忘,要想回放很难做到。也许是受梦的启发,鬼魂故事有同样的章节。传说阴曹地府的鬼魂,转世投胎的路上要走过奈何桥,孟婆为其喝下专门熬制的茶汤,以消除他们前世的记忆。梦是不设分号的,就像投胎的鬼魂,你的前生如何,谁也不知,其中就包括自己。
  当然,我说的只是常情,个别情况另当别论,尤其是噩梦。噩梦的杀伤力实在太过强大,常常冲破梦境的阻挠。曾经无数次我被噩梦惊醒,那种跌落悬崖、被死神玩弄的惊悚令人心悸,想喊无声、欲逃无力,无奈得如待宰羔羊。大骇之下,冷汗淋漓,惊魂稍定,直呼侥幸,颇有再世为人的重生感。
  寒来暑往,昼夜交替,我们每天都在重复着庄周梦蝶的故事,辗转于真实和幻觉之间。人生若梦,能遇到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只要来到这个世界,你就进入了梦境,好梦还是歹梦,实在难说得很。结局如何,自己才是最好的圆梦者。留一半清醒,留一半梦,这就是人生天空的七色彩虹。我们是人间的夸父,一生都在追梦的路上。多一份幻想,多一份希望,有梦就有明天。
  祝大家美梦相伴,好梦常圆。
  
  雾锁迷梦
  这是深冬的一个清晨,我走向户外,突然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白茫茫的迷雾铺天盖地地压来,滔滔洪水一样连绵不绝。那浩大的声势,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我被强烈地震撼到了。
  小时就听老师讲过,雾是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的一种自然气象,多发生于春冬季节。雾天常有,但像今天这样的浓雾天气,确实比较少见,震惊的同时,却也感到庆幸。有些东西可遇不可求,一切全凭因缘际会。像今天的雾景,我曾期盼多次,每每事与愿违。没想到,众里寻他千百度,今日得来却全不费工夫,这也许是我的造化吧。
  浓浓的白雾、美美的心境,我有一种超脱凡尘的卓世独立感。那白色的迷雾犹如精灵,在天地间游荡,为大地披上一层厚重的铠甲。置身其中,你有一种踏实的安全感。
  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平日里被车水马龙的喧哗所困扰,不胜其烦。然而此刻,我却得以解脱,浓雾犹如一道屏障,屏蔽了尘世的浮华。环视四周,烟气缭绕,无丝竹之乱耳,无尘缘之闹心,静静地在晨雾中参禅,独自享受这云雾飘渺的浪漫,如坠仙境一般,便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人了。
  这浩浩的晨雾摆成一个铁桶阵,整个世界就像被装进套子里,留给你的空间只有眼前的方寸之地,让人产生一种君临天下的敬畏。雾锁烟迷,困在其中的我,感受到了“十面埋伏”的威慑。不过,这感觉既新奇又刺激,我喜欢!
  我像一叶小舟,破雾而行,走到哪里,那里就有一方天地为我而设。但四周依然被浓雾包裹,所有的神秘都隐居幕后。这里是我一个人的舞台,我无所顾忌地表演着自己的独角戏,没有观众,没有掌声,当然也没有讨厌的倒彩。我就是我,一个真实的自己,无需遮掩,也无需粉饰,他人的褒贬你看不到,你的表现也无人关注,这也算是雾天的特色吧。
  渐渐的,雾气消退,周围清晰出一片轮廓,草木从迷雾中探出真容。受雾气浸染,它们薄施粉黛,素衣罗裙,恍若仙女下凡一般。那丛丛的玉树琼枝,宛如传说中的童话王国,将你带入一个奇妙的梦境。上苍利用它的神来之笔,将整个世界涂白,赋予了大自然以灵性。由此看来,雾不就是上天派来人间的那位圣洁天使吗?
  不错,雾的白是经过天工润色的。它薄而不腻、柔而不媚,既没有雪的深沉,也没有冰的凝重,举手投足间,流露着一种君子的坦荡。洁身自好、敢爱敢恨的它,当得上冬天的伟丈夫了。
  雾中穿行是一种修行,“佛光”聚顶,呼吸之间喷云吐雾,置身雾中,练就的就是隐身之术。那呼出的气息在空中凝结,眉毛、胡子挂上一层白霜,确乎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就像那位传递福音的圣诞老人。
  随着时间的延续,天光渐亮,太阳从朦朦薄雾中悄悄探出头,像个心虚的贼。此时的它已失去了往昔的霸气,面色煞白,像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惟其如此,我才拥有了和它直视的勇气。雾赋予了我力量,我已超出了平常的自己。
  大地为笺、浓雾作笔,大自然书写了一部传奇。作为故事的主人公,我已得到了梦幻的一切。在我看来,雾就是一个谜,等待着有心人去破解,好在我已迈出了探索的脚步。雾里看花,的确别有一番味道,有幸一窥大自然的奥妙,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