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涂竖抺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
  
  ———八大山人纪念馆游记
  
  
  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的梅湖景胜地的八大山人纪念馆,是中国首座古代画家纪念馆,成立于1959年,现为全国重点文化保护单位,2011年开始免费对外开放。
  该馆占地约39亩,四面环水,形似“八大”笔下游鱼;与西南梅湖浑然一体,水陆相生,宛若“太极”天成;东面有碧溪环绕,又仿佛“八大”遗墨,辗转反侧,潺潺不绝;馆内布局一园一楼一中心,品字形而立,风格迥异;南面为“青云谱”道院、北面为八大山人真迹馆、西面为八大山人研究中心为仿古建筑,古色古香,规模惟美。
  癸卯暮秋,气候宜人,天高地厚,我徜徉其中,仿佛是一场古今对话的“穿越之旅”。落叶知秋,纷至沓来,眼前美景,恍如世外桃源。
  八大山人是江西、乃至全国,全世界的一颗璀璨夺目的艺术名片。明、清之际八大山人能别开生面,独树一帜于西江,被画坊推为革新巨擘。其艺术博彩众美,展览共分“儒墨兼宗道”“泉壑窅无人”“浑天斧凿痕”“吸尽西江来”,皆摘自八大山人题画诗。
  展示八大山人人物肖像及书法,以松、莲、鹰、鹿为代表的花鸟画。如寿鹿图。此画中鹿四足未定,回首翘望,目光警觉,姿态优美又传出紧张情绪,让人想起八大山人惨遭国破家亡,避难途中的真实写照,是以形写神,形神兼备;鹿的形态以深浅不同的墨染出,墨色润泽,展现了八大山人卓越而臻于平淡天真的绘画功力。
  浑厚华滋的山水画,表达艺术所追求“自脱天地牢笼之手归于自然”的写意之美。而他的山水画,结构严谨而空灵,处处以虚带实,笔笔意气相接,继承了黄公望、董其昌山水的清净、孤高,追求单纯、朴实、荒寒和简括的意趣。渐进式向观众揭开八大山人家学、儒释道思想,以同时代的角度对话、解读八大山人艺术的真谛,领略八大山人的书画艺术。
  八大作为中国写意画大师,十六藏品散落在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再现妙笔繁华——八大山人书画精选展》集八大山人作品之精髓,以藏馆文物取真迹之原貌,可谓惟妙惟肖。启功先生谓之:“下真迹一等”。八大山人纪念馆匾额,为当代国学大师、书画名家、文学家范曾题写。
  八大山人生不逢时、颠沛流离,一生坎坷。1626年(明天启六年)生于江西南昌,居王府,谱名朱统鐢,姓朱名耷。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六子宁献王朱权的九世孙,属弋阳王一支。八大自幼聪明,性情孤介,耳濡目染,八岁即能作诗,开始涉猎书法、绘画、篆刻。十一岁能作青山绿水,少时能悬腕写米家小楷。1642年(崇祯十五年),时年十七岁,弃爵位以民籍身份获科考资格。十八岁获“诸生”衔,取庠名“耷”。
  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十九岁时逢“甲申之变”,统治中国276年的大明王朝土崩瓦解,导致明、清政权更替,带给八大山人无尽的痛苦,也为他开启了艺术之门。因国破家亡而激情不灭,因万念俱灰而心无杂念,因遁入空门而自由自在,这些看似偶然的变化,却是造就八大山人艺术的必要条件。辅以家学的引导、天赋的灵感、执着的追求,丰富了艺术阅历,八大山人存世最早的作品《传綮写生册》,及“个山”“驴”等款识作品,均创作于这一时期。年近六旬“慨然蓄发谋妻子”,大隐于南昌城内绳金塔下市井之间,天命之年,放弃出家时所有名号,只用“八大山人”号进行创作,生活依然清苦,艺术日臻完美,绝世佳作多问世,最终登上人类艺术的巅峰。
  1705年,(清康熙四十四年),时年八十岁,八月因大风感染风寒,呼吸困难,浑身无力,秋冬之间卒于南昌寤歌草堂。八大山人走完了跌宕起伏、可歌可泣的一生。
  八大山人艺术令后人高山仰止的原因在于,其艺术风格体现了儒、释、道思想精髓;其艺术创作践行了“意境审美”、“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书画同源”等中国书画之根本规律与方法,笔墨运用之妙前所未有,意境格调之高后人望尘莫及。其后历代大师如吴昌硕、张大千、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莫不对其推崇备至而心追手摹,“影响所及三百年来领袖群伦”。八大托身佛门数十年,曾经“竖拂称宗师”,也曾“穿过曹洞临济有,穿过临济曹洞有,羸羸然若丧家之犬”。最后,慨然还俗,可见,八大山人于佛门并无留恋,于禅学受益匪浅,他的诗、书、画、印无不渗透浓浓禅意。
  八大一生居住的地方,在故乡南昌的有少青年时期的“弋阳府邸”,中年和晚年生活过的“青云谱”、“北兰寺”、“寤歌草堂”等处;在邻乡的有新建“洪崖”,外县的有奉新“耕香院”、进贤“介冈”、永丰“睦冈”、贵溪“河潭”、宜丰“陶潜旧居”、临川“宝应寺”、庐山“开先寺”等处。此外,“北兰寺”还有迹可寻。所有这些,现在大都只有遗址没有遗迹,但惟一保留至今较为完整的是南昌近郊的青云谱。
  清康熙三十年(1691)辛未,六十六岁的八大山人去赣北湖口、彭泽,达九江上庐山;赣南曾至于都、宁都以至更南的崇义、大庚;赣西北及南昌邻县,是他长期隐居区域;而赣东则至广信府(上饶市)、贵溪、弋阳等县,有的地方并有游记诗流传至今。
  在省外,东达江、浙、淮、扬、吴会,西登鄂北大别山而至汉阳,北上洛阳而至黄河边;八大山人遍游了长江中下游,以至黄河以南一些名山大川、古城胜地,他画了《长江万里图》,临摹了《禹王碑》。石涛信中称赞八大山人:“闻先生花甲七十四、五,登山如飞。”
  八大约到七十五岁时才在南昌定居下来,并在城东新构一所“寤歌草堂”,这虽是一栋简陋的房屋,然总算是自己有一所安身之处。当时,叶丹居章江,有《过八大山人》诗云:“一室寤歌处,萧萧满席尘;蓬蒿藏户暗,诗画入禅真,遗世逃名老,残山剩水身;青门旧业在,零落种瓜人”。
  八大山人之道士身份,史料记载不详、学者观点不一,然而,八大山人“写意”、“减笔”、“通变”的艺术特点和创作手法,正是道教最高境界“虚”、“空”、“无”在绘画艺术中的贴切表现。
  八大以特殊之人,事特殊之境,血泪生涯,一生寄情丹青,创作取法自然,笔墨简练,大气磅礴,独具匠心,造就了高旷纵横的风格。无怪后于山人的郑燮感叹曰:“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
  我慢慢走出“斗姥阁”大门,穿过跌宕错落的仿古建筑群,庭院深深,绿茵匝地,林荫蔽天。道旁有冠盖交覆的丹桂,转过幽幽小径,左右两棵古樟,十许步,蓦然侧立着八大山人全身铜像:着明装汉服,慈眉善目,两手抱臂,臂弯一顶斗笠,脚踩布履,凝神远方,显露忧郁的表情透着一丝宁静。八大山人独步于中国书画的历史长廊,因不幸而幸。
  三百多年后的暮秋,邂逅山人纪念馆,与八大不期而遇,然而已是穿破时空,不再空山冷寂,亦没了晨钟暮鼓。
  八大山人纪念馆的眷念,使我沿着路标,经“万历”古井、过八大山人书画碑廊,踟蹰墓前,流连园内。园中曲径幽转,古树愔愔,仿佛看见八大山人一袭长袖宽袍,一张清癯的脸,略显孤傲的神情,携一顶斗笠,穿一双芒鞋,渐行渐远,消失在蒙蒙烟雨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