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仙子国,东方不老岛”,这是人们对宁波象山丹城的赞誉。
  这个滨临东海的小城,空气清新,气候宜人,街道整洁,市井繁华。在这里工作或居住总教人有几分身居仙子国的轻松与惬意。今年暑期我有幸到象山丹城工作,做了一回仙子国的子民,亲身感受到了这小城魅力。
  闲暇我们也常到那里的风景区——东谷湖去走走,欣赏景致,放飞心情。
  东谷湖是象山丹城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她位于丹城东首,梅溪塔山西麓,北倚同家山脉。一汪碧蓝湖水,漪涟粼粼,青山、亭阁、塔影倒映其中,湖面常掠过阵阵飞雁,让人顿生“西塞山前白鹭飞”之感。
  湖边种有杨柳、樟树,树木参天、绿荫森森。在林中,沿塔山脚下铺有环湖林荫大道,湖边设置铁链护栏,临水建有石木结构亭阁二座。库首泄洪碶上架着五曲石栏桥,景区入口建有仿明清门楼,黛瓦粉墙、翘檐飞角,颇有几分古色古香的韵味。
  东谷湖是个人工湖。原来那里是山溪和稻田,1952年始兴建为水库。1956年毁于台灾,同年10月重修,几度扩建,坝长近700米,蓄水量增至35万立方米,可灌溉460余公顷良田。因经济发展、城区拓展,水库功能消失,逐渐变成了市民休闲、活动的风景地。
  每当傍晚时分,人们从四面八方踏着夕阳余晖,来到东谷湖。平静的东谷湖顿时热闹起来了。有的在湖畔广场伴着音乐跳着健身舞,有的在草坪上有腔有板地演唱着越剧;还有的在林间练打太极,那美妙的音乐与曼妙的舞姿,那回荡在林间的悦耳歌声,那一招一式养眼拳势,都无不透露出人们生活的惬意,人生的幸福!
  晚霞中的东谷湖更是别有一番景致。屹立湖边的塔山山麓堆蓝叠翠,湖面水波粼粼浮光跃金。环湖的林荫大道上人潮涌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走步健身。年轻的帅哥靓女们说说笑笑疾步快走;中老年人三五成群则徐步慢行。五颜六色的队伍,长长的,摩肩擦踵,扶老携幼,婉如花环一般沿湖缓缓转动,煞是有些美丽,且又令人不胜感动!
  走疲乏了的人们常坐在路边的石凳上歇歇气聊聊天,情侣们坐在石凳上窃窃私语,还有的到“长寿井”里舀一桶水,饮后大声说:“哇,好甜呀,真爽”!这时总让你感觉到他们的生活是那么的闲适那么的甜美。
  当夕辉褪尽,夜幕降临时,山中林间的灯亮了起来,仿佛飞舞的萤火虫又若稀稀疏疏的碧空星星。这时山顶文峰宝塔的饰灯一下也明了,与沿湖的路灯遥相呼应倒映水中:黑黝黝的山峦,亮晶晶的灯,巍巍的宝塔,粼粼的波光,构成了一道别样的湖底风景,教人不得不惊叹这东谷湖的夜色之美!
  夜幕下的东谷湖更是情趣盎然。
  爱夜钓的垂钓者们来到湖边,把带灯钓钩装上诱饵用力甩入湖心,然后悠然地观湖面钩灯绿光闪烁,看灯漂沉浮,守候着鱼儿上钩。倏地一盏钩灯不见了,钓者赶紧握住钓竿用力摇机收线,当钓钩靠近岸时呼呼啦啦一阵水响,只见一条二三斤重的鱼儿翻卷着,挣扎着露出水面,钓者迅速用网具舀上岸来收入篓中。钓者满心欢喜,围观者七嘴八舌地争论着要看个究竟,好是热闹!
  沿湖纳凉的人们在堤坡松软的草坪上有的坐着,有的躺着,尽情地享受着湖面吹来的习习凉风,欣赏美丽的湖光夜色。望着那缀满了星星的夜空,尽情地说笑,尽情地休憩。愉快的笑声,不时地从这儿那儿飞扬开来,回荡在平静的湖面上。
  当月亮上山头跳上塔顶张满那圆圆的脸笑看东谷湖时,小伙子们兴奋得不能自已,扑通一声跳进湖里,嬉戏地游起水来。他们在爬湖水中释放心情,感受凉爽,享受快乐。
  东谷湖是美丽的。特别是仲夏夜的东谷湖有如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风情万种,摇人心旌!
  
  2013-9-12于荆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