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游兰溪地下长河
  车发兰溪,不多时间,便到地下长河。我们便坐船进入。长河在山脚下,是一道长长的邃道。水深1m左右,邃道较窄,仅容一只小船蹭着胳膊碰着腿划行。我们还要时不时地弯腰、躬背,才能胆颤心惊地游历着这道大山压着的长河。
  邃道的石壁上,时有奇形怪状的岩石突兀而出。其状如鹰如虎如花如树如榭如阁……不一而足;令人遐思不尽。你怎么想像都可以,你怎么想,它就怎么像。什么大鹏展翅呀;什么嫦娥奔月呀;什么苍鹰扑日呀;什么三羊开泰呀;什么八仙过海呀;什么卧冰求鲤呀;什么三英战吕布呀;什么武松打虎呀;什么老子一气化三清呀;什么观音坐莲台呀;什么林黛玉焚诗稿呀……凡是古今中外名著里所应该有的,此处都一一具备,且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随着船身的一记重重振颤,我们便到了终点。一路的情思,一路的畅想,一路的企盼,也随之烟消云散。我们便舍船登岸,拾级长游。洞内钟乳石遍布,时而挡道,阻你去路;时而耸立,挡你视线;时而横掠,与你握手;时而侧立,恭敬让路;时而下挂,飞吻你额……其形状亦是千奇百怪,指物象形。他们有的是千年老者;有的是百年婴儿;有的美若天仙;有的壮若武士;有的势如舞女;有的酷如俊男。不管男女老幼,不论千秋百载,不论硕细肥瘦,不论高低长短,他们依然焕发青春、花好月圆,永远生长不息。他们如大地母亲孕育着的婴儿,脐带连接在头顶。大地母亲还源源不断地将玉液琼浆灌输给他们,让他们在自己腹中茁壮成长。应该感谢我们伟大的大地母亲,无私地奉献,为我培养出诸多英贤人杰。
  洞内霓虹灯儿闪烁,流光溢彩,五彩缤纷;紫气东来,朝霞满天;珠光宝气,星灿月辉;紫电青霜,龙光射牛斗之墟;夕阳晚霞,红光满太虚之境;浮光耀金,落照生辉。直把整个洞府装点得像是海底龙宫、天上灵霄宝殿。灵石如舞,游人若仙。悠哉而来,飘然而去。欢声笑语,歌吟曲唱;高山流水,阳春白雪;玉笛横吹,琵琶反弹;百鸟噪林,万籁齐发;虎啸猿啼,狮吼龙吟;鸡鸣天都,鹤唳松峰。直把整个洞府喧闹得像是深宫歌舞,长街戏唱。这一切都整合成这么一座人间天堂。
  据说徐霞客当年也曾来过地下长河,因路道崎岖,陡峭险峻,只得交口赞叹,啧啧称奇,而无果而返。如今洞内已然开发,蓄水行舟,筑路通天。遍立石鼓石几,可供游人歇息餐饮。一应服务设施具全,让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然而,洞内空气浑浊,游走气闷。深冬腊月,浑热如夏。非得单衣而行,尤觉浑身上下热汗淋漓。可惜不是炎夏游历,要不然凉风拂面,寒气逼人,这才叫做惬意。
  山洞如河形成,人道是海水蚀溶造就。亿万年来海水把易溶灰石溶化冲走,后来地壳升迁,沧海桑田,此处才得以升格为大陆,山中留下溶洞。我却认为这种成因不够刺激,没有让游人有想像的余地。还不如说是苍龙开凿而出来得神奇。当初恶神篡位,将东海龙王镇压在山下。龙王苦练本领,竟用铜头铁额,金齿钢牙,千辛万苦地凿透山体,终将脱身飞腾。然后招兵买马,励精图治,终于战败恶神,夺回神位。如今龙飞归大海,此地空余锁龙洞。真的是这样吗?我宁可相信这是真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