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我心如止水。
  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大家行色匆匆,都只是在我身边短暂徘徊,然后便不知去了何方,从此杳无音信。
  去年金秋九月,开学盛季,我回学校不久便认识了他。他带给我的感觉与先前的人不同:他热情、果敢,眼神里充满好奇与期待,给我这沉闷已久的丧人带来焕然新生一般的朝气。
  听闻他初次来到这座城市,我便邀请他四处领略一番此地好景,感受一遭当地风土人情。他对我介绍的一切表现得如此惊讶,似乎此前从未见识过,我也并未在意,只觉得实在可爱。
  我带他去了我闲时爱游的江滩,不禁同他回忆起我初来此地的心情,那时的我心思简单,过分理想主义,好像一切会按我所想象的方向发展,我的世界就应该围绕着我自己转。回过神来看看当下,被现实狠狠撕裂后的我已不再有当年的意气,空见江景,我微微笑。他不解我此番苦笑,问道是为何,我说因为高兴,然后大笑起来。回去路上,看到街道熙熙攘攘人群涌动,心中不免感慨:人潮息流,谁来解我眼常出神?
  我平常爱作些文字,记录某个阶段或是某一刻的状态或是心情,我将此与他分享后,他竟欣赏起我所记录的那些言语来,从前的人大都是不在意的,我内心满是欣喜。他还同我交谈他的理解,我也借机表达出创作这些只言片语时我的心情,我借此言说好多平时不轻易透露的心声。此刻,我仿佛置身天境,暗暗期待着他还能带给我多少惊喜,我以为,我的春天来了。只可惜,盼春未临,冬却先至。
  我本与他约定了周末相聚,可家中事多,我便不得已爽约。谁料我从家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便淡了联系,双方像事先约定好一般。我心里五味杂陈,我害怕失去这难得的温情,却又胆怯地不敢问清缘由,我像一只困住的兽,进退维谷。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期待着他朋友圈最新的动态,可我和他也仅限于此了。当我某天突然查看时,不出意料,他已经把我从他的好友里移除了,此刻的心情倒也释然,我如此冷静,醒悟这其实是寻常的、微不足道的小事。在所料内发生的事,在其发生时心情便也静如止水,波澜不惊。只是这之后我也会变得更加冷漠,更加不愿认识新人了。
  夜晚忽而凉意袭袭,恍然惊觉,已是秋意阑珊之时。感受到的,月色失明的冬季。
  然而,如今我面对类似的事情,处理起来甚是轻松,我的心态变了。我回头完善了当初的美好想象:我的世界的确是围绕我自己在转,非我者皆过客,欣然迎接他们的到来,也做好准备坦然目睹他们的离开,离开是因为你也只是他们世界的过身客。可细细想来,身边人的波澜何尝不会影响到我呢?我又何尝不希望每一个志同道合的过客们留下呢?谁又愿意亲眼见证身边的人只能永远定格在回忆里呢?我是贪婪的,我渴望稳定的感情,却妄想他们不曾离开。我留恋过往,不时地回望,那些永远嵌在旧时光里的人与风景,究竟是不复存在了。思考到此,我又豁然了。这便是我,总能在无限作践自己的路上找到出口拯救自己。
  诚然,人生本就是无止境地与不同的人接触,其中的去留由不得你我,不妨试着接受一切的发生,何久自苦如此?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