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在家乡里下河一带,一进入腊月,便开始了迎过年的系列活动。农历十二月初八,谓之腊八,从吃腊八粥开始,就意味着春节快到了,家家都在准备过新年:蒸团、蒸包子、腌咸猪头、灌香肠、煎肉坨子……
  过了腊八,家乡的大街上便热闹起来了。十里八乡的群众纷纷到城里忙着办年货:吃的、用的、穿的、戴的、耍的、供的、贴的、放的……牌楼路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卖春联、年画了!”“卖日历了!”“卖年糕了!”……叫卖之声,不绝于耳。也有摆卖各种鞭炮、年画、厨房用品的,有现场写春联出售的,还有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卖面人儿、泥娃娃、布老虎等各色儿童玩具的小商贩,再加上各种饮食摊位,热气腾腾。这样热闹的集市,以腊月二十四至腊月二十九为最高潮,以后,就逐渐消停下来了。
  腊月二十四,重要仪式是敬灶神。在腊月二十四晚,因为“灶王菩萨”上天庭过年,汇报下界工作,家人会趁机向灶王讨好。那天晚上,父亲洗漱沐浴,在灶头摆上米饭、素食、瓜果、花生红枣树(松柏枝条上挂些炒熟的花生和红枣),点上香烛,放一串鞭炮,磕头作揖,口里还念念有词,大意是:请灶王菩萨把好事传上天,坏事就多包涵,为家人“言好事”,感谢上天一年来风调雨顺,祈求下界保佑平安。
  从这晚起,虔诚的父亲还会在每晚饭前,点上香烛,一直点到除夕晚——等待灶神归来。在吃年夜饭前,点上香烛,放些鞭炮,磕头作揖,再把“灶王菩萨”接回来,感谢灶王的好言付出,使得家庭兴旺平安。等灶王菩萨“享用”之后,再把瓜果、花生、红枣就分给孩子们吃。
  腊月二十四敬灶神后,就要彻底清扫房舍院落,擦窗户,清洗厨房用具,内外收拾一新。最后,全家人轮番洗澡、理发。一家老小都紧张而热烈地忙碌起来,所有人都在准备开干净净、欢欢喜喜地迎接春节的到来。
  我母亲除了白天上班,所有的空余时间,都在帮孩子们张罗着“新衣”。儿时的过年里可以穿上一件新衣服、一双新鞋子,多是母亲亲手缝制的。我最喜欢母亲亲手做的黑条纹绒的布棉鞋,千层底的,鞋帮里续上白白的棉花,从不烧脚,穿上了总喜欢多走几步路。孟郊云:“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而今回家过年的少了,还要央视要做公益广告来号召大家回家,可见漂泊的游子已经不再穿由母亲做的千层底了。
  我是家里独子,每年全身从上到下,总能穿上新做的一件褂子、一条新裤子和一双新鞋子。姐姐和妹妹只能拿大改小,经过母亲精心设计,浆洗缝补后,给姐妹们穿。她们都很乐意,因为,母亲改制的衣服十分讲究,长短对称,大小适宜,就连补丁都是五颜六色、形式多样:有的像花儿,有的像劳动工具。虽然,看上去并不鲜艳,但很得体,也很别致。
  到了腊月二十八、二十九,我就跟随父亲去热闹的牌楼路上买上几张红纸,带上自家蒸好的葱花卷、糕点到巷头郎中王德兴先生家中,请他写春联和福字。至今还记得那情景,王老先生不紧不慢地拿出毛笔和砚台,让我替他磨墨,用剪子把红纸裁出长条和方斗,沉思会儿,便挥毫泼墨,那淡淡的墨香和着爆竹的火药香,酵出了一天浓浓的年味,也亮堂了整个过年的心情。王老先生那几天特别地忙,父亲就让我跟着先生边帮忙边学练写字,写自己家的、写亲戚的、给邻居写,红红地摆了半个院子,和院子里晾着的馒头、葱花卷、米团一起,成为了年货中的一道文化风景。
  到了除夕,就要正式过年了。一大早就忙着贴春联,门上贴的是“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门口贴着“出门见喜”。大门、房门上贴着门神,取看门守户、驱逐邪魔之意。门楣上贴的“忠厚传家”“向阳门第”,横批的下面还要贴三五张吊钱,红色花纹图案的剪纸,中间刻有“四季平安”之类的吉语。要搞得红光一片,喜气洋洋。除了要贴对联,贴“福”大字,贴杨柳青“年年有余”的年画,听着此起彼落的鞭炮声,感受着这种过年才有的浓烈的气氛之外,最让人期待的,还是大年三十晚上的团圆年夜饭。
  已经有很多了,我家的年夜饭都是一个菜谱:红烧芋头,红烧鲢鱼,红烧肉,烧陈汤。红烧芋头寓意来年能遇上好人,不管事业、外出、个人结交等都会有好人相助,万事如意;红烧鲢鱼寓意连年有余,幸福美满;不管哪个人家有大事,红烧肉是最大的一道菜,平时狠难吃到红烧肉,那年夜饭也就“自己看得起自己了”;陈汤里的豆腐在家乡读“偷富”,来年在不经意间就能偷偷地富了。
  等吃过年夜饭,一家人坐在一起,父亲会从箱子里取出给我们的礼物,这才是最让人激动的“年”。瓜子、花生、柿饼、糖果、鞭炮,都是由父亲按人头分的。我们拿到这些宝贝之后,都会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轻易舍不得用。特别是大白兔糖,给了我们最初也是一世关于“甜”的全部理解,至今仍顽固地主导着我的味觉,好像除糖外,其余的甜都不正宗似的。
  快到子夜十二点的前几分钟,各家各户,不约而同地点燃事先绑在竹竿上的大红卷鞭,一时间内大街小巷鞭炮齐鸣,焰火冲天。紧接着,每家每户由一个掌家的人端着祭品,虔诚地走出大门,在门外开始“出方接神”——财神、福神、喜神。这一夜,一家人通常一夜不睡,欢欢乐乐,一起守岁。
  大年初一早上起来就开始兴奋了,男女老少都穿上新衣新帽。一个上午跟着父母去七大姨八大姑亲戚家拜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长辈拜年,因为一定会有压岁钱可以拿,小手接过红彤彤的小红包,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平时不爱跟大人打招呼的我们,现在见了谁都不怕,因为总会有压岁钱塞进口袋。几天下来,俨然成了个小富翁。
  从正月初一下午,我们在家里连面都不闪一下,早就跑到大街上热闹的地方去了。大街上,到处是人影,到处是人声。大街上路边总会有一个卖鞭炮的小摊子,我们几个孩子凑凑身上的钱,买些小鞭炮和花炮,就足够我们玩上一下午了……放炮仗时一个人是没什么意思的,要和小伙伴们一起,走一路放一路,直到现在,还能在梦中听到那伴随着炮仗炸响而传遍大街小巷的“咯咯”的笑声……
  从正月初一直到初五,按老习俗,主妇们不动刀剪、不切菜、不动针线,菜肴都要在年前预备好,即使衣衫不小心刮破了,也只能待以后再缝补。待到初六扫地,也必从外向里扫,意思是“向里送,不向外拿”。大小商铺都不开业,敲锣打鼓地娱乐升平。也是到初六,才挂红结彩,鸣放鞭炮,开门做生意。有的门面,赶早就摆起摊子开始卖元宵了。
  正月十五元宵节,又叫彩灯节。这时,将过年的气氛又掀起一个新的高潮,满街彩灯闪烁,有用竹和纸扎制的生肖灯,也有荷花灯、梅花灯、扇灯等。还有人工用篾条彩纸制作成马尾一扯一拉能牵动的走马灯,外围画着象征吉庆的“榴开百子”“鱼龙变化”等等。广场上放烟花,冲天直上,那场景真是火树银花、人山人海,一串串笑声在广场回荡。一队队的秧歌队也已走上街头,鸣锣奏乐,舞蹈表演,一直闹到二月二——龙抬头。一般来说,过了元宵以后,春节活动就算结束了。
  “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蒸年糕,包春卷、打灯笼、放鞭炮。”这是我们小时候的一首儿歌。那时候过年的规矩,年是年,礼是礼。这就是年味,也只有年味,过年就成了孩子们一年中最快乐的事情。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