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是我四十年前在山区中学刚参加工作时的忘年交,家住在一个叫清风坪的村子里。
    据说他家祖上不远千里从开封府一路南迁到这江南小山村已经很有些年头了,要说具体多少年,那得搬出他们家那本早已发黄的蓝布包皮家谱来细细算一算。
    闲散了老杨总喜欢逢人就炫耀一番祖上的荣光,生怕放久了担心发霉似的,必须要时时拿出来晒晒。说什么我家本是将相门第,要不是时运不济,遇上个昏君聩主,何至于此呀。说到激动时老杨便愤愤然,满口的不平之气,甚而对听众一脸的不屑神色。
    最让老杨念念不忘的是常对人讲自己刚成家时,一天在山坡上干活干累了,便合衣躺在这清风坪上小憩,大白天里居然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家门前突然冒出五棵从东到西依次排列金丝楠木树苗,不一会工夫竟长成了参天大树,树干笔直,姿态优美。尤其是最东边的那两棵足足比周边的树都高出了一大截。屋后是一大片枝繁叶茂香气四溢的桂花树,屋东侧是几株腊梅,浓香沁人心脾;西侧是几株石榴,火红喜庆。老杨一时间心里十分纳闷:这金丝楠木寓意栋梁之材好理解,但这桂花腊梅石榴咋就同时间开花呢?
    倏忽之间老杨想起在焦枝铁路工地上的事,他曾经听一个风水先生说过:桂花树寓意出门遇贵人,家中出贵子。石榴代表红红火火和平安。而腊梅则是吉祥之花,又承高傲高洁之意。这百祥千瑞相会于旺宅,难道是天意有所指?于是他深信在儿女这一辈一定能将祖上荣耀发扬光大。虽然那个年代人们并不崇尚读书,但老杨却坚信只有读书才有改变命运的机会和底气。
    每年在那么几个特殊的日子,他总是会把祖上留传下来的上朝时用过的笏板拿出来抚摸端详,仿佛是一种信念的寄托。在那个最为困难的年代,哪怕是砸锅卖铁,自己忍饥挨饿,他都异常坚定地让每个孩子读书上学,就算是生产队超支十年连吃饭都成问题了,他也未曾有过一丝半毫的动摇。为了度日,冬天里冻得瑟瑟发抖,他也会咬紧牙到山谷和野塘里去找些能充饥的东西。凡是能借的地方都被他借遍了,也都被人嘲笑遍了,人们从来不相信借给他家的东西还有还回来的可能。他家富裕的只有孩子,五个孩子分别取名为:兴国、兴华、兴夏、兴中、兴民。每个名字都寄予了他的梦想与追求,都充盈着满满的正能量。这常常让连饥寒都解决不了的老杨成了在周边十里八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笑柄。
    杨家在当地属于大姓,沿着山东头的龙王咀到山西边的槐花沟,这段长近两公里蜿蜒绵亘在大洪山谷中的都是杨氏子嗣,偶尔夹杂着几户异姓人家,大多是建国之初国家在兴修大型水库时的库区移民,六十多年了婚姻互通,也基本上和杨民氏一族融为一体了。
    要说这清风坪还真是个风水宝地,为了选个合适的地方建祠堂,老杨的祖上曾专门到老家河南开封,请来了一位精通周易的本家风水先生,他们在这大洪山周边转了好些时日,最后,看中了这个清风坪。这是块山谷边极为罕见的平缓之地,从地质层板块挤压上来的板石坡度极缓,坐北向南,有两股细细的泉流从大洪山的群峰潺潺而下,顺着清风坪的东西两侧直达山谷民居门前的玉带河。也不知哪朝哪代哪年哪月一场巨大的山洪挟着泥石自西而东把这玉带河堵了够呛,山洪退去后,便在这清风坪河段留下了一个面积近60亩地的清风湖,湖边满是红莲,每到夏季,整个清风坪都氤氲着醉人的荷香。杨氏祖先就在这清风坪旁边安了家,日夜守护着这块天赐的风水宝地。
  你还真别说,老杨的这个梦还真不是白日梦。读过高小的他在村子里可是有名的秀才,起先在清风坪小学当民办教师,虽然薪酬可怜巴巴,但却方便五个娃娃读书。后来当校长,再后来民转工,也算得上功德圆满。
   最初人们总把他的话当笑话,后来,人们似乎忘记了这茬。老大复读了三年也没有考上大学,感觉无颜见江东父老,托关系超龄去当兵,那时部队战士文化水平低,老大卧薪尝胆,一年后竟然考上了空军炮兵学院,后来更是越干越好步步高升,直接招考进入了中央国家行政机构,在家谱上最能代表族内荣耀。
   老二先于老大考上中国地质大学,一直勤奋好学,读研读博,直到留校,这次村里的硒产业生态园便是老二靠专业能力引进的。为了老二的八年大学,老杨可是把自己的生活费都克扣了再克扣。恰巧临到老三读高中,那时农村的女孩子大多是读个初中便下学了,只有城里镇上的女孩才有上高中的可能。可老杨一点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旧思想,老三虽然成绩一般,但经过努力也考上了一所金倏忽之间老杨想起在焦枝铁路工地上的事,他曾经听一个风水先生说过:桂花树寓意出门遇贵人,家中出贵子。石榴代表红红火火和平安。而腊梅则是吉祥之花,又承高傲高洁之意。这百祥千瑞相会于旺宅,难道是天意有所指?于是他深信在儿女这一辈一定能将祖上荣耀发扬光大。虽然那个年代人们并不崇尚读书,但老杨却坚信只有读书才有改变命运的机会和底气。融中专,进入了县里的农业银行工作,还嫁了个好人家。老四脑袋瓜子灵活,胆大好折腾,但读书不入心,老杨硬是逼着他读完了高中才南下深圳。老幺江西农业大学毕业后回乡创业兼照顾父母,几年下来清风坪农产品责任有限公司办得红红火火。
  杨氏几代后人很久以来就想众筹把祠堂建起来,好有个缅怀纪念祖先的场所,可是,由于经济条件有限,一直没能如愿。直到杨家老四兴中在南方一带打工开厂攒下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才联络杨氏南迁散落于附近的族人。祠堂村部小学预算近八百万,杨家老四大笔一挥,只半年工夫,古色古秀富丽堂皇的“贵冑世家”宗祠便巍然于清风坪东边,西边便是三层气派的清风坪村委会办公楼和清风坪小学新校舍,后来又出资修了一条三公里的玉带河路。
    人们都说老杨的子女个个都成才,又充满正气,老杨却说:这得益清风坪!看看,凡是我们清风坪走出去的孩子没有一个犯事的。自咱杨氏祖先迁到这清风坪以来百多年,从没有过作奸犯科之徒。清风坪多亏了历年考出去的这些后生,才有了今天的好景象好生活!
    从前总被当着笑话的老杨终于成了这方圆几十里最励志的故事主人公。如今的清风坪崇尚读书崇尚清廉崇尚勤劳致富业已成为多家报刊争相报导的网红打卡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