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27日,夏历癸卯年腊月十七,五九第一天,拂晓时分,滴水成冰,哈气成霜,一行五人,包裹得严严实实,乘一辆小汽车向西而行,出城,上高速,直奔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
  两天前的下午两点多,征波兄打来电话,敬爱的刘振华老师病危,一直念叨华亭的文友,应该邀约几个人去看望一下。我当即表示赞同并且愿意同行,我们初定了同行的人选,约定了看望的时间。
  同行的五个人,征波兄年最长,66岁,庆素最小,不惑之年刚过,只有高续华是刘振华老师真正的学生,我算是挂名的弟子,仲良和征波兄于刘老师,算是亦师亦友。我们和刘老师相识的时间有迟有早,彼此相见的次数也不相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对先生的爱戴和敬仰。
  因为长途探病,车内气氛偏向压抑,我们所谈的内容,大多是和先生有关的往事,或谈论诗文,或一起游山玩水,把酒临风,慨叹韶华易逝,岁月催人老,白驹过隙之间,先生即将是耄耋老人了。
  我们想着先生卧病,大概是体弱加冬春交替气候因素所致,捱过这段时日就会化险为夷的。
  庆素感冒严重,鼻涕汪洋恣肆,一边开车一边揩鼻涕,鼻头被捏得通红。单程四百多公里的行程,真是难为他了,我们四个都没有驾车的本事,只能眼巴巴瞅着他带病驾车。
  四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刘老师居住的容和小区,开慧师妹迎接我们到家。
  及至走进先生的卧室,我们被惊骇住了——昔日儒雅清俊,神采奕奕的先生,突然间骨瘦如柴,面容枯槁,病入膏肓的样子,虽然吸着氧气,还是很吃力的样子。我们排队上前问候,开师母用棉签蘸着水滋润先生干燥的嘴唇。尽管如此,当我们轮流上前问候的时候,先生很清晰地、脱口而出叫出每个人的名字,神志非常清楚。令人心痛的是,先生叫出我们的名字后,再没有力气说出一个字,只是竭尽全力用右手握住我们的手。看着先生吃力的情形,我们不忍多打扰先生,又怕开元师弟回来留我们吃午饭,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告辞离开了先生家。临别之时,先生竭尽全力挥动右手,和我们再见。我们都有不祥的预感,却祈祷着奇迹的出现。
  先生生于河南长于甘肃华亭,一直视华亭为家乡,笔名华溪就是最好的例证。先生前半生从事教育事业,后半生改行从事企业管理,先平凉华亭,后白银平川。不管是教学还是改行企业,先生工作上勤谨自律,任劳任怨,有口皆碑。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坚持文学创作五十多年,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著作等身,涉及诗歌、文学文艺评论、报告文学,志书编撰等等,尤其是文艺评论,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独具特色。先生始终把扶掖后学为己任,无论是和年纪相近者交流探讨,还是给后学者指点迷津,都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细语慢言,春风化雨,从不好为人师,居高临下。正因为如此,先生才赢得了那么多人的敬仰和爱戴!
  老人家对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好!这是一个文友对先生最朴实的评价,也是所有熟识先生,受教于先生者的共同心声。
  先生学识渊博,涉猎广泛,古今中外文学,史学,天文地理,哲学,逻辑学均有研学;先生品行高洁,两袖清风,以德服人,以德感人,以德教人,所以才有众多的同龄人和他兄弟相称,才有成百上千的后学者尊他为师。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一个人受一小撮人追捧不稀罕,一个人受众人拥戴就不平凡,先生就是这么一个榜样!
  因为爱好文学写作多年,我也接触过一些所谓著名的人物,诗人、作家、教授之类的,不晓得是我的运气差还是人家的潜规则,那些著名的人物在台上开讲,东拉西扯,云里雾里,甚至信口开河,随心所欲,时间一到,拿钱走人。还有一些著名的人物,热衷于美食美色美酒,在台上亮个相就被前呼后拥而去。有对比才有高下,有比较才分显优劣,和当今某些著名人相比,先生之品德,立判高下,真是高山仰止!
  1988年夏天,我们关山青年文学社在马峡孟台小学组织了一个活动,我请刘老师给我们讲讲文学写作,他很愉快地答应了。当时华亭到马峡的公交车是大卡车,马峡到孟台四十多里路是沙土路。刘老师领着开元坐车到马峡,再步行到孟台小学,认认真真给我们讲了两个钟头的课,没有一分钱的酬金,完了吃一顿机子面了事。2012年秋,我们三棵树文学社举办了一次文学沙龙,刘老师受邀参加,他平易耐心地回答每一个提问者的问题,时间长达两个多小时,还是没有酬金。那次文学沙龙之后,华亭大多数文友认识了先生,或多或少得到过先生的教导。如此事例,不胜枚举,每每想起,心里除了肃然起敬之外,就是浓浓的暖意。刘老师情系华亭,每次回来的聚会,也是我们聆听先生教导的快乐时光。
  庆素说,我们的平川行,表面上是看望刘老师,实际上是追捧我们热爱的文学。诚哉斯言,刘振华老师是我们的精神领袖,热爱文学创作的榜样!因为敬爱先生,庆素才带病驾车,独自承担燃油费、过境费。有人或许认为是小题大做,两三百元对于富翁来说确实不值一提,但对我们百姓人家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千里奔波,为了一桩彼此的心愿:对先生而言,家乡的文友始终记着他,数九寒天之时,有人来探望,他一定很欣慰;于我们来说,能在先生弥留之际,念念不忘家乡之时,送去寒冬的暖意,心里不再卡亏,也是一举两得的功效。
  一个人最大的幸福不是你拥有多少财富,而是有多少人在乎你,感念你。
  刘振华先生是一个幸福的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