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六十六岁生日的前一个月,母亲就开始张罗怎么给她过了。她首先给大姑打了电话,让她无论多忙也要赶到承德家里,给奶奶过生日,而且想着给奶奶割一块六斤六两的一刀肉。
  “为啥非要六斤六两的一刀肉呀?”我不解地问母亲。
  母亲说,过去的老说法六十六岁是老人的一道坎,所以要闺女用一刀尽孝肉,这样对老人以后好。
  母亲说的啥,对于十多岁的我还不太理解,但在我心里却有了小心愿,那就是等我母亲六十六岁的时候,我也要给母亲买一块一刀下去的肉,保佑她身体健康长寿。
  大姑一口答应着,却在奶奶过生日的前几天告诉奶奶,她不能来承德给奶奶过生日割一刀肉了,原因是领导安排她出外进修学习一个月。奶奶听后很生气,一个劲骂大姑的不孝!母亲急忙劝奶奶:“妈,您别生气。您不还有我呢嘛,我给您割一刀肉。”
  母亲劝着奶奶,可是奶奶还是闷闷不乐。因为在奶奶心里,大姑是最心疼她的人。她虽然重男轻女,但对于大姑这个闺女她还是蛮偏爱的,是谁都代替不了的。特别是她六十六岁这个需要仪式感的生日,她最疼爱的闺女不来外人看了像什么样子!那几天,奶奶一直想不开脸露不悦之色。为了讨奶奶开心,母亲就问奶奶:“妈呀,除了一刀肉我再给您买一个大的生日蛋糕。另外您喜欢啥就和我说,我会满足您的。”
  奶奶憋了半天,犹豫地说:“我想要个那种带钻的坤表,就是咱家前院大美她奶奶戴的那种。”
  还没等母亲说话呢,哥就喊了一嗓子:“奶,那种表一百多呢,你又要一刀肉、又要大的生日蛋糕,还要一块那么贵的表。我爸一个月的工资也不够呀?”
  母亲直接吼了哥一嗓子:“闭嘴!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只要你奶奶喜欢,只要她高兴,我们就要给她买!”
  大话说出来了,买这些东西得有足够的钱,但这些钱家里也没有呀?奶奶属于抠缩的人,即使给她买东西她也舍不得掏钱,掌握财政大权的她死死守着她的钱袋子。母亲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但想什么办法呢?母亲平时挣的钱都给奶奶了,兜里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母亲开始打起了家里院子里,她养的十多盆茉莉花的主意。家里十几盆茉莉花是母亲精心养大的。母亲养花有一套,什么时候该施肥了,什么时候该浇水了,剪枝了,她都掌握得清清楚楚的。以前家里只有一盆茉莉,在她的精心培植下,慢慢的一盆花变成了十多盆。母亲舍不得卖这些花,但为了奶奶她还是决定把家里的这些花都卖了。正好第二天又赶上周末,天还黑漆漆的,母亲就叫上我骑着家里的木板车去了市里。
  到了市里集市,母亲找了一个十字路口靠边处,母亲说这地方来来往往的人多,又不妨碍路人走路,位置好,花一定好卖。来集市前,母亲答应我,到市里集市卖了花就给我买一个城市人都吃的肉夹馍。听说有肉夹馍吃,我是兴奋的。所以到了集市后,我也开始帮母亲大声吆喝起来:“卖花了!清香茉莉。花香飘满屋呀!”
  也别说在母亲和我的吆喝中,有几个逛集的老人走了过来开始问价了。母亲看见有人问价,作为开市的第一份生意,母亲尽量把价钱说到最低。母亲说:“大盆六块,小盆五块。”
  几个问价的老人一听价钱便宜,有两个老奶奶一人买了一盆六块的。小盆的也卖了一盆,只是那个大爷说他只有四元钱了。母亲说:“那您就给四元吧。”我背地里和母亲说:“妈呀,你不能再这样降价了,不然这几盆花也卖不了多少钱呀?”
  母亲说:“嗯,下次不降价了,该多少就多少。”母亲虽然这么说,但她经不住好话,人家说两句好话或者说几句讲价的话,母亲就会二话不说把花给人家。中午的时候,有一对小两口说要买两盆花,说是他们刚在附近买了楼房是六楼。两个人穿着讲究,想让母亲把花儿给送到楼上。男人说,如果母亲帮他们把花送到楼上,他会多给加一些钱。女的也说,他们楼是新楼,如果母亲去他们楼下卖花,兴许花会卖得更快一些。母亲就推着木板车,去了他们说的那个楼。他们说得果然没错,母亲我俩刚到楼下,就有几个人围了过来,问花的价钱。还没等母亲说话,那个男人就说大盆花十块钱,小盆花八块。围观的人一听就都过来买,你一盆我一盆,一会功夫十多盆花就被抢购一空。
  那对夫妻家是六楼,母亲卖完花去给他们送花,他们隔壁家正在装修,说是有一箱瓷砖,一袋水泥,还有两袋沙子需要搬上楼。两个人正商量打电话要找搬运工。母亲听后急忙说,她可以帮忙给扛上楼的。那家的男主人望着母亲瘦弱的身躯说:“妹子呀,你行吗?”
  母亲说:“行,我行!我经常卸火车皮,扛大包呢。一百多斤的东西,我扛起来就走。”
  男主人还是有些不放心犹豫地说:“这问题是六楼呀!”
  母亲说:“没事的,我有劲。”
  母亲下了楼,先扛起一袋水泥,就往楼上走。母亲经常干累活干惯了,所以一袋水泥扛在她肩上显得很轻松的样子。但是来回跑几趟后,母亲也有些坚持不住了。她不停地喘着粗气,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待她终于把两袋沙子一袋水泥扛上楼时,也有些站立不稳了,也没多少力气了。她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汗,歇了一会,紧接着她又去搬那箱瓷砖。瓷砖看着箱不大,但母亲试了试没有搬起来。母亲蹲下身,用尽所有力气,终于把瓷砖搬了起来。她走了几步,踉跄了几下,险些摔倒。那家男主人扒着窗户在楼上喊:“大姐呀,搬不动就不要搬了呀!别再把我家瓷砖摔碎了。”
  母亲听后,一下就挺直腰板抬头对他喊道:“我行的!放心,摔了我也不会摔了砖的!”我站在楼下,心疼又着急。我冲母亲喊道:“妈,搬不动就别硬扛着了!咱不挣那钱了。”
  买花的那对夫妻实在看不下眼,急忙跑下楼要帮忙。母亲却躲闪着说:“大兄弟不用你们上手了,我说行就行。”但他们还是坚持着,帮母亲一起把那箱瓷砖搬上了楼。母亲帮那家搬完东西,早已累得没有丝毫力气,她下楼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那对买花的夫妻给母亲钱时,母亲却说啥不要。母亲说:“你们帮了我,我怎么会要你们钱呢?这两盆花就算我送给你们的。”
  离开那对夫妻,母亲骑上车,我坐在车上数着钱,十五盆花卖了一百二十二块钱。帮人家扛沙子水泥还有瓷砖,那家给了二百块钱。当母亲听我说,那些花卖了一百二十二块钱时,她一下停下车说:“不对呀,咱们减去那对夫妻没收的钱,应该是一百零二块钱呀,咋多出了二十块钱呀?”母亲接过钱又数了一遍。突然她拍了一下脑门,恍然大悟地说:“那对夫妻是好人呀!人家帮了咱还偷偷多给了咱们钱,城里人好呀!”
  一路上,母亲心存感激地不时说那对夫妻的好和善良,一会又开始说多亏那家把搬运东西的活计交给她,不然光凭卖花这些钱就不能给奶奶过一个满意的六十六大寿了。听着母亲在那左一句,右一句都是如何给奶奶过六十六岁生日。再看见她后背衣服上的汗渍,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忍不住冲母亲喊道:“别说了!你心里只有别人唯独没有自己。为了别人,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累死了,我怎么办?”
  说完,我止不住大声哭起来。母亲看我哭了,急忙停下车替我擦着眼泪说:“傻闺女,我有的是力气,没事的。你奶奶是我的婆婆我的妈,咱们的亲人,是需要疼的。她哪是别人呀?以后不要再说这样话了!”
  “她是需要疼的,你也是我的妈,你难道就不需要疼吗?”我呜呜地哭着,真心感觉太委屈了母亲。
  母亲不停地哄着我说:“别哭了,妈知道你心疼我。但你奶奶为老何家辛苦了一辈子,她更是需要疼的呀!我现在还年轻,累点不碍事的,歇歇就过去了。只要你奶奶开心就足够了。”
  母亲我俩还特意去了附近商场,花了一百二十元给奶奶挑了一款小巧的带钻坤表。又花了一百元给她买了一个生日蛋糕。买了一刀六斤六两肉。另外母亲又给奶奶买了两个她平时爱吃的猪蹄,一袋动物饼干。买完这些,天也黑了,回去的路上,母亲花了两块钱给我买了一个夹菜烧饼,想着母亲的辛苦,我没有要五块钱的肉夹馍。而母亲自己吃的则是从家里带的菜饽饽,我俩喝的是一瓶浇花用的凉水。
  刚到家,姥姥就给母亲打来电话,说明天会和大舅一起来承德给奶奶过六十六岁生日。她特意嘱咐母亲老人的六十六是个庄重的仪式,一定要礼数周全。千万别忘了给奶奶割一块六斤六两肉,说啥不能忘了。
  奶奶过六十六生日那天,戴上了那块带钻的坤表,还故意把袖子挽得高高的。那一刀肉整个煮了,摆在一个大盘子里,贴了一个红纸上面写着:马翠花女士六十六岁生日庆!
  那一天,奶奶脸上的褶子上高兴地爬满老泪,她幸福地切着蛋糕,吃着肉,嘴角上扬。东北家人,村里邻居脸上都挂着笑,举着酒杯高喊着:六十六岁寿星,生日快乐!那一刻,我心里想,奶奶是幸福的!因为她有母亲这样孝顺的儿媳妇以及关心疼爱她的一家人。等以后我的母亲过六十六岁生日,我一定也给母亲隆重地过,让她也像奶奶一样做个幸福的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可是母亲没有等到我给她过六十六,却在四十六岁那年,突发疾病去世了。我曾经期待能像她对待奶奶那样,也给她过一个像模像样有仪式感的六十六岁生日,也要给她割一刀肉的小小的愿望不但没有实现,而且成了这辈子我终生的遗憾。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