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忙”,差不多都带着牢骚的情绪,而忙活着过年,却满是高兴,忙得累死了也愿意。在我们那说“忙年儿”,带了个儿化音,仿佛一切都是轻快的,就像要飞起来了。
  
  一
  岁穷月尽,腊月的脚步匆匆,又快到除夕,不由得念起故乡天井。我家住在天井小河沿,“天井”村名,“小河沿”是我家的地名,两名字渗透在我的血液里,成了身体里故乡的基因。不管云游到哪里,乡亲乡情,永远牵动着我的心。那淡淡的乡愁,时时萦绕在我的心头。那儿时的年三十,除夕夜,是一年中最开心,忙年儿,最充实、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时光荏苒,曾经,小河的水是那样的欢畅,小河沿的风是那般温柔,小河沿的除夕是那样的烂漫。
  “扫除茅舍涤尘嚣,一炷清香拜九霄。万物迎春送残腊,一年结局在今宵”。年三十,一年的最后一天,天还没亮,父亲早早起来,将厨房里大水缸添了满满一缸水,不影响母亲烧年饭。然后大门前,场子西边,歪脖子木籽树下,插一炷香,祭天祭地祭财神。等我们起床之后,家里家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场子前面的篱笆墙,大狗窟小猫洞,都用竹桠扎得严严实实,篱笆墙上枯死的藤蔓也撕下来,密密匝匝的篱笆墙整理得清清爽爽。只见场子西边一角的烂窖凼里堆满了枯枝败叶和生活垃圾,点火焚烧,青烟袅袅送残腊,除旧迎新。
  大年三十是最忙的一天,来不及煨早饭,五香蛋泡冻米当早餐了。家无闲人,姐姐摘菜洗菜帮助母亲烧年饭,老大老二到坟头割草、培土、清理拜台,小弟小妹洗茶具、洗酒杯碗筷、抹桌子板凳。我和父亲就更忙了。父亲折红纸,写对联,我帮父亲牵红纸添墨汁。父亲是小河沿能写毛笔字的文化人,读过一年半私塾,当过兵,属于抗美援朝的兵,战争结束后被分到乡政府当文书,算是故乡小河沿喝的墨水最多的人了。许多在外当兵或在外工作的人,来封家书,做父母的拎斤红糖,兜里揣两个鸡蛋找父亲读信,读着读着,做父母的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哭起来,寒冬腊月,想孩子呗,哭过之后又要求父亲帮助回封信,临走的时候,糖和鸡蛋说什么父亲也不肯接受,父亲乐于助人。写春联,不光助人,还有时间限制。有钱无钱,贴副对联,不能过了除夕再送人家对联吧。求写得很多,求写得再多,三十下午也得完成。所以,吃过早点,我和父亲就开始忙碌起来。裁红纸折对联,有五字联,七字联,九字联,十一字联,字数不同折法不同,父亲手把手地教会了我,于是,父亲裁纸,我来折纸。父亲写字,我把写好的摆在空地晾干,干了卷起来,写好接着摆,中午竟然忘了吃饭,下午还有一摞堆红纸,父亲急了,说,老三,你也来写。我哪会写?父亲说:照着我的样子写,写壮点。字能认得就行。于是,我只好赶鸭子上架,写了起来,一笔一画写祝福,龙飞凤舞抒春秋。赶上了架,这一写不要紧,后来小河沿写对联的事就落到我身上了。
  终于完成写对联,父亲累得直不起腰。我也想歇会儿,父亲说,不能歇,天不早了,我们赶快贴对联、贴字画吧。母亲端来米糊糊。先贴对联,大门联是“一门天赐平安福,四海人同富贵春”,耳门联是“一庭喜色赛荣华,几树梅花应早春”,自拟联,平仄无讹,有韵有情。“福安”与“赛荣”,两联含有父母的名讳,尽显书香门第。拟联、写联、贴联,一条龙作业,情趣乐在其中。接着,贴年画。腊月二十三日“打扬尘”,就是把墙上的旧画撕下来,把家里角角落落灰尘打扫干净,贴年画,除旧布新。贴上新画,又多了一份年味儿,孩子们挨家挨户地欣赏年画,有的家庭墙上只有四五张年画,杨子荣风雪威虎山、李玉和红灯高照、王进喜大战油田,解放军紧握钢枪等几个特写人物画,隔壁大哥家里,除了英雄画,还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连环画,《沙家浜》连环画,《智取威虎山》连环画。大哥在单位上班,属于条件好的人家了,孩子们好羡慕。
  贴好对联字画,如同写文章,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似乎就有了年的模样,有了年的精神,有了年的氛围。时光匆匆,千里迢迢,365天,终于走到了最后一天大年三十,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俗话说:大人望插田,小孩盼过年。小时候,的的确确有这种感觉。平常,吃够了上了霉的红芋干,苦不堪言,过年能尝到大鱼大肉,能不盼吗?想到过年,所有的疲劳烟消云散。
  
  二
  五点了,天突然暗了下来,父亲带着兄弟姐妹一班人,上山祭祖,祖坟修葺一番也敞亮多了。人多,意味着家丁兴旺,后继有人。祭品丰富,有鱼有肉有水果,有酒有茶有坚果。烧香烧纸烧冥票,磕头跪拜求保佑,完了放鞭炮。父亲带着我们三叩首,说,祭祀祖先也是我国的一种孝文化的历史传统,每逢节日倍思亲,祭拜,是纪念亲人的一种形式,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下了山,远远望见家里亮起了灯火。还未走进院子,已经闻到浓浓的饭菜香,进了门后,看见满满一桌子菜,热气腾腾,弟弟妹妹恨不得扑上去,用小手拿菜解馋。母亲说:洗洗手,我们很快开饭。
  关门,放鞭炮,年饭开始啰。
  桌上摆上十个大菜,叫着十全十美。一个兔子火锅,寓意新的一年力争上游跑得快;一个牛肉火锅,寓意工作牛得很;一碗糯米圆子,寓意一家人团团圆圆;一盘鲢鱼,寓意年年有余;一盘凤爪(鸡脚),挠钱手,寓意发大财;一碗芋头,寓意新年有人求;一碗冬韭,寓意亲情天长地久;一碗白菜,寓意清清白白好做人;一盘红烧肉,寓意日子红红火火;一盘豆腐,寓意生活要富裕。
  过年当喝酒,父亲、哥哥喝白酒,其余喝甜米酒,先敬父亲,一个一个地敬。父亲个子不高,还是个军人,没有上过朝鲜战场,做了后勤兵,三自一包后,儿女多,只好从政府里退下来,回到家中,打拼责任田,用他柔弱的肩膀扛了养家的重担,风里雨里,吃尽了苦头,该敬!母亲呢,高挑个儿,家里家外重活都落在她的肩上。母亲为人和善,心地善良,担任村妇联工作近二十年,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田里是把好手,闺中能绣鸳鸯。粗活细活一把捞,把六个孩子一把屎一把尿地养大,母亲辛苦了,该敬!站起来,双手举杯敬,敬完父母,兄弟之间互敬,你来我往,嘻嘻哈哈,热热闹闹,一家人其乐融融。母亲说:吃年饭,又叫吃细饭,不急,酒慢慢喝,菜慢慢品。酒过三巡,一个个醉晕晕喝成红脸关公。看着情绪高涨满脸通红的一家人,母亲笑笑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个个熊样,哈哈!
  吃过年饭点年灯,那时候都是煤油灯,香油灯。把灯鼓里的煤油灌满,把灯盏里的香油添盈。堂间,厨房,所有的地方点亮,火苗闪烁,把整个家照得通亮。点年灯是驱除邪恶和不详的象征,照亮黑暗,带来好运,带来平安。也有人家梁檐挂灯笼,大红灯笼高高挂,红灯笼,代表喜庆与好运,寓意是新的一年日子红红火火。故乡人还会用竹子、锡纸扎成的长寿灯和福灯,灯笼上写“福寿安康”“富贵平安”,祝愿健康长寿,祝福美好的未来。
  点上年灯后,姐姐端来澡盆脸盆,提来热水,母亲拿来新鞋新袜。先用热毛巾每个人抹把脸,然后全家人围在澡盆边将双脚伸到盆里泡脚,小脚压大脚,烫!烫!烫!小脚将水打得水花四溅,一家人乐哈哈。这叫抹和气脸,洗和气脚。寓意是一家人和和气气,快快乐乐!
  洗完脚,穿新袜新鞋,新鞋有点紧,脚肥穿不进去,不怕,我家有个祖传的“鞋拔”,铜制品,薄薄的,上面还有精致的龙凤呈祥图案,很好看的。沉甸甸,光滑滑的,中间微凹,插在鞋后跟,脚后跟贴着“鞋拨”用力一蹬,脚就进去了。再紧也能进去,因为接下要发压岁钱了。父亲拿着母亲的首饰小木匣,里面有一沓红纸包,那就是孩子们的压岁钱,一块是基数,最小的是一块,大一岁多一块。父母觉得很公平,可是小妹不干,母亲只好送她花手帕,羊角梳。正式的做法,要磕头,跪拜,接受红包,父亲勉了这些凡俗缛节,直接将红包发给各人。长辈给晚辈发压岁钱是用来压邪崇的,晚辈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年,这是故乡千年习俗。平常哪里看到钱,压岁钱是孩子们的最爱,可以买红头绳、橡皮筋、小蜡笔、纸红炮、扑克牌等许多心仪的东西。压岁钱,看着就爽,闻着就香,大家分头藏起来。压岁钱儿特别香,五毛一块分窝藏,胸怀美好做甜梦,快乐美好纳吉祥。
  
  三
  除夕夜,家家灯火通明,小河沿从上到下成了不夜城。吃过年饭,孩子们穿着新衣踩着新鞋,提着灯笼,握着电筒,沿着小河沿,喜逐笑闹。有放雷公的,有放烟花炮竹的,有砸纸炮的。大孩子放土炮竹雷,竹雷做法不难,将古屋墙边青砖上石硝刮下来,装到竹筒里,中间插一根导火索引线,将石硝压结实,封紧竹筒口,竹雷即制成。“轰”,一声巨响,竹雷惊残梦,似乎地动山摇,震耳欲聋,非常刺激。竹筒炸飞,很危险,但引线放得很长,点着,孩子们跑得远远的,未出现过事故,但大人就是不放心,不予许放土炮竹雷,以防万一。夜深了,孩子们打着灯笼陆续回家了。
  母亲拿来装有瓜子花生的果盒和扑克牌,说守岁,打牌好不好?好!我们齐声回答。那时候,孩子们最好的娱乐就是打扑克牌了。八仙桌,头顶吊油灯,灯火通明,哥哥姐姐打牌,弟弟妹妹在一旁嗑瓜子看热闹。打扑克,“五十一号兵站”,谁先到站谁赢。“争上游”谁的牌先出完谁赢。你争我夺,热闹非凡,谁输谁在脸上贴红纸条,时不时掀起哄堂大笑,个个睡意顿无。闲不下来的母亲还在灯下一针一线纳鞋底。父亲坐在香台边火桶上戴着老花眼镜静静地读书,《增广贤文》《百家姓》《太阳历》《尔雅》《梦梁录》都是父亲喜欢读的书。
  “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钝滞迎新岁。岁将阑。夜将阑。已知明旦非今日,不觉残龄又一年”。全家夜不眠,人人开心向灯前。守岁更觉光阴速,忽闻放鞭迎新年。新年零点,先闻村中响一鞭,接着,两鞭三鞭四五鞭,再后,无数鞭炮齐鸣,小河沿顿时沸腾了。我家也不甘落后,开门放鞭,父亲在门前场子中间,带着我们,先拜天,再拜地;先拜东西,再拜南北。祝福新年风调雨顺,一家人快快乐乐,健健康康。
  一年三百六十五个夜,最幸福的夜晚在除夕,游动的灯笼是地上的星星。小河沿的上空飘着年味,雪地里裹着甜蜜,孩子们的脸上写满喜庆,幸福的河流在日子里流淌。
  过年,每年皆如此,年年过,年年新。其实,各家的欢乐都不怕重复,天下百姓忙年儿,这种生活的节奏和态度,更是民族精神的传承。忙,成过年的主题,忙是勤劳,过完年,人们又去忙了,忙生活,忙着挣钱,多么好的日子啊。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