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许不信,自从住进城市里,感觉不到月光了。
  也不知是为什么,住进城市后,常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是城市里的霓虹闪烁抢了月亮的明亮,还是城市的夜晚太过喧嚣,杂乱的声响,遮蔽起月亮的存在。
  下班的路上,几个同事一起骑着自行车,轻风从身边吹过,一天的劳累,渐渐随着轻风散去。几位同事都很年轻,有的孩子气还没脱尽似的,看着天空,哼着小曲儿,忘记了刚刚在送货的路上走山路的艰险与艰难。一个个边骑着车子边聊天,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月亮上,齐声说:月亮去哪里了?住进城市以后,好似好久没有看到月亮了。
  一个说:刚刚山路上,月亮,好似露了个脸,转眼就不见了。
  一个回复:也许是因为月亮升起时,我们已经回到城市的公路上了。
  从村庄出来的小吉说:嘿嘿,你们爱信不信,我也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感觉呢,我把月亮放到了村庄里,就没有带出来。
  可不是,我也是这样感觉。小吉,不是你说月亮月亮的,我早已忘记还有个月亮呐。同样从村庄出来的小苏也说着。
  几个同事,他们一说一笑的,把话题都说到了月亮上。
  我也一愣,心里暗暗在想:还真是呢,好久没有抬头看看月亮了,月光也暗淡起来,月亮,躲到哪里去了?也不知所踪了。
  今儿工作还算是顺利,几位同事去乡下也才刚刚回来。路上开始还看着太阳在山头跳动着,忽而就落在山谷里似的,月亮也就那么一闪,忽而也不知所踪。回到公司,天色又暗下来,不知觉就晚了,算是加班吧。
  几个同事大喊着:头儿,给记上哈。千万别给忘了,这是弟兄们的成绩呢。
  几位提醒着我,都说今儿要给加班费的哈,这可是老板开会时,亲自说的,下班后,再继续工作有加班费的。
  我说:这个可以有,我都给你们记上了,放心吧,兄弟们。
  这么晚了,家里的饭点也过了,打算在外面吃点。我给老婆小爱打去电话说明情况,小爱很理解,嘱咐我别饮酒。大家也纷纷打电话回家,有家的打给爱人,没成家的打给父母。
  索性不急着回家了,去城市中心的白浪河边坐坐,那里有好多摊位,什么烧烤,小吃,各种名吃小炒都有。可以随意吃点,喝几杯。我话一出口,小吉立刻响应,冰儿勇子小苏更是乐得屁颠屁颠的。都抢着说要请客,要买单。我说,都别急,到时候,出点花样,猜谜或是唱歌连句什么的,谁猜不出谜底,或是歌儿唱得少,句也连不上的,那么无论是谁,不仅要多饮酒,还要买单,咋样?
  好。
  好。
  都说很好。
  再次,抬头去看月亮,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里去了。
  忽而,有种感觉,在这厚厚的云层后面,月亮依旧是那颗月亮,它在村子里却是那么清亮,到了城市里,倒是没有那么明亮,隐隐约约,只是一个影子而已。
  
  二
  坐在河边,轻轻地有丝丝凉意吹来,清风携带着河水的湿度掠过每个人,让人顿感舒适。
  小吉家是山区的,她说她们家住在山坳里,两边都是大山,夏季凉快舒爽极了,自然的风光美得画儿一样。
  小吉读到高中,很顺利地考上了大学,然而,因为家里条件所限,不能再继续求学了。其实,在农村,读到高中的女孩子就不多呢。一般情况,也就读到初中,或是小学毕业的也很多的。
  很快,有人登门来跟小吉爹娘商议起小吉的前程和婚事,那就是去小学校当老师,嫁给书记的儿子。
  这是哪跟哪呀?
  原来书记儿子看中了小吉,书记想用手里权利来给小吉谋一个教师工作。小吉坚决反对,尽管爹娘向她也施压,感觉这是天上人间天大好事,不管咋样,书记家那是什么家庭?咱们又是什么家庭?人家肯娶咱们,那是造化,还不是祖宗坟上冒青烟?
  可是,小吉却指出了书记儿子的种种恶行。吃喝玩乐学了一身,不务正业,我操不起那心,和他过不到一起去。再说了,主要是我就不喜欢他,总不能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吧?
  小吉一生气,走出了村庄,去往了城市。
  小吉说,到现在也难忘,走出村庄的晚上,她和月亮聊了一个晚上,千万个舍不得。但是,没办法,还是走了。
  小吉说着她的往事,一个个听着,仰头去天空寻觅着月亮。月光淡淡的,月影也暗淡极了,一切都笼罩在朦胧之中。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起 舞 弄 清 影 ,何 似 在 人 间 ……”
  突然,几个人唱起来,小吉还站起来,扭力一扭,举头望着月亮,很深情的样子。
  河水有些声响,几个捞水草的环卫工,在撑着船,乘着夜色打捞水草。
  白天实在是太热了,烤化了似的,只好夜晚工作。今年水大,水草生长的很茂盛,不需几天,河里生得满满的,再不急着打捞,怕是盖过河面,泛滥成灾了。再继续下去,连河水也看不到了,满满漾漾的全是水草的天下了。
  勇子说:最无用的东西,长得最快,也不用人来管理。
  小苏说:错误。并非无用。
  怎讲呢?勇子一脸茫然。
  小苏说:其实水草也是有用的,起码可以做牲畜的青饲料。我去姥姥的乡下时,经常看到有乡里人捞水草喂牲口。再说了,也可以加工储存起来留着青黄不接时,用来当青储饲料的。
  小吉说:告诉你们哈,水草是一味药材,可以医病的。
  说着小吉很认真地又说:听我说给你们听哈。《本草纲目》:“主风湿麻痹、皮肤湿疹、跌打损伤、目赤翳膜、口舌生疮、脚气、衄血、瘫风、丹毒。”咋样?用处大吧?
  还真是哈。大家一起赞叹着,感觉什么也不可小觑呢,天地生万物,岂能一无是处,必定有些用处的,只是人们不知道咋利用而已,或是不去开发利用,当成垃圾或废物,弃之了之。
  看看菜已上得差不多了,二凉三热一汤菜,青绿红色味俱全,油香菜香各种香气缭绕。
  勇子说:今晚不撸串了,要几个小菜,清淡点的,洗洗肠胃。
  小苏将一瓶瓶啤酒启开,自己先来了一口:哇,爽,好爽嘞。
  我说:先猜谜?还是连句?干喝酒有点闷呢。
  小苏说:猜谜,连句我不会呢,太文雅了吧。
  小吉说:好,猜谜就猜谜,我先来,都准备好了吧?我开始出谜语了,都好好猜猜,不然,可要买单哈,多喝几杯不算什么,买单才是正经事儿。
  我说:买单算我的,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工作都很卖力,只要喝着开心,解解乏,就好。
  勇子喊着:头儿,就是大气,威武——
  小吉立刻打着停止的手势,清一下喉咙,小吉就如朗诵者一样,借着河水的水面,声音很柔和又甜美地说:天生灵芝本无根,不在山间不在岸。始因飞絮逐东风,泛根青青泛水面。大家听完了,没有说什么呢,小吉又说:再有“有根不带沙,有叶不开花。最爱随风飘,江河都是家”。 稍微一个喘息,她继续说: 还有“有根不着地,有叶不开花。整日随风飘,四海就是家”。这三个谜语都是一个谜底,大家好好想想,猜猜看。
  大家好似都猜到了,却故意不直接说谜底,反而,胡猜八猜地嬉笑着,都很开心,放松一把。
  
  三
  一个个几杯酒下肚,脸色开始变得红润起来,一个个话也就更加多了。月亮被我们吵到似的,再也耐不住性子,偶尔从云层里露出脸儿,仿佛间,冲着我们微微笑一笑。霓虹的遮蔽下,月儿羞答答的,少女一样。
  一直不太说话的冰儿说:知道吗?我明天要去相亲,是我嫂子给介绍的,她弟妹村子里的。
  冰儿,那男的干嘛的?
  听说是在村庄里开磨房的,家里条件还可以,在村庄里,也算是数得上的好人家了。
  什么?你打算再回村子里去?
  都走出来了,干嘛再走回去?
  因为,我到了结婚年龄了,在城里一直没遇见合适的,貌似这城就不属于我的。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起工作爱情婚姻家庭来。
  是呀,冰儿马上要三十了,始终没有确立恋爱关系。人们总是说她高不成低不就,不好撮合。开始,冰儿还在挑别人,现在都是别人在挑她了。冰儿不属于正式工,在我们公司干临时工的,始终没有转正,再加上她跳槽也比较频繁。也因此,她无法安定下来,她就总觉得被别人看不起的。其实,我从来没有那感觉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以跳槽的,但是,如此频繁,也不太好。为此我和冰儿也聊过的,然而,冰儿也有自己的想法,就拿找男朋友来说,她也是始终没有确定下来,她自己也常说,她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人,要想留在城市有些难度。
  冰儿说:那些城里人看我的眼光都不对,一副不屑的样子。好似村子里出来的人,就很土,与他们格格不入,就不该留在城市似的。
  唉,想想不如回自己土地上,回到属于自己的村庄,去过自己的日子。冰儿有时候也发此种感叹。
  我握住冰儿的手,说:只要肯努力,无论我们哪里,同样都会生活得很好的。
  几个同事也一起伸出手来,我们只要遇见,在一起就是缘分,个个都说: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因为我们不服输,我们一直很努力。
  我再次抬头看月亮,我在想念我的故乡,想念我家乡的月亮。月是故乡明,一点也不错的。感觉中,他乡的明月,每次遥望,都感觉遥远,遥远得在天边,难道是,隔着一个故乡吗?
  我们几个都来自不同的地方,城市乡村不同的家庭。唯有月亮,不择哪里人,它总是将清辉洒给大地万物,它从来不薄此厚彼的,你觉得它不那么明亮,只是你的一种感觉而已。其实,月亮依旧,月光依旧,晶莹的白月光洒在心底里,融融月辉,明亮,温柔,始终没有改变,丝毫没有。
  酒足饭饱后,我付了帐。骑上自行车,几个同事相击手掌,就此分手各回各家。
  路上,老婆打来电话,催促早点回家,不要太晚,明天还要工作呢。
  我答应着,连连说:已经走在路上了。
  此时,风儿习习,路上行人车辆已渐少。我吹着口哨,快速蹬着自行车,再次,抬头望望天空。
  哦,月亮,不声不响的,羞答答挂在天边,冲着我温柔地微微笑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