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曾经,小时候的那个山村,每当过年时,最热闹的莫过于在晒谷场上燃放烟花。那时的烟花虽然没有现在的五彩斑斓,但也足以惊叹那时的孩子们。在最开始八十年代初,那时村里还没有通电,人们过年都是燃放鞭炮,庆祝新年。由于地处偏远山区,烟花只在城市里盛行,所以村里的孩子们只能捡来一个一个没有炸响的炮仗,在田野里欢乐地燃放着。然而即使如此,伙伴们也能在村里玩得不亦乐乎。
  到了九十年代的时候,村里通了电,许多村民开始外出务工,过年回来赚到钱了就会给小孩们买烟花玩。记得那时烟花爆竹分两种,一种是像穿云箭一样的烟花,点燃后,会带着一根细细的棍子飞到空中再炸响。另一种是一根长长的花色炮管,按长度而论分多少响。那时富裕一点的人家,会给小孩买一根四十响的烟花爆竹,以满足他们童年的乐趣。不那么富裕的家庭,也会买一根十几二响的长管烟花,让他们不至于只剩羡慕的目光。我家穷,父亲不给买,就只能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燃放。
  长管烟花很漂亮,就连炮管的颜色都是五花八门,红红绿绿,紧紧包裹着炮管。燃放长管烟花时,附近的邻居小伙伴们都会跑出啦,连大人们也会跟着走出来,看个新奇。燃放长管烟花都是大人们在操作,他们可不敢让小屁孩们放,除非小孩有十来岁了,能分辨危险中的安全隐患。随着长管烟花引信被点燃,烟花炮管里的烟花便一个接一个地向空中飞去,然后五颜六色的烟火就爆炸开来,将夜空点亮。
  放烟花最开心的还属几岁大的孩子们,他们看见烟花炸响,会拍着手掌不停地跳,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天上,看那烟火散开的绚彩。看着他们在放烟花,我心里羡慕不已,很想自己也能亲自放一次烟花,让烟花从自己手中呼啸而出,钉入那灿烂的星空。我知道自己没有机会,家里那仅剩不多的积蓄就压在父亲的红色箱子底下,零零散散的不足二十块。曾多少次,我踮起脚尖用手指轻轻顶起柜子上的那个红色箱子一角,看着里边被箱子压得笔直的红蓝钞票,露出了贪心。多少次我也想偷偷抽走一张,可看到父母那辛苦的背影,不知不觉就又抽回了手,将钞票推了回去。
  我记得第一次放烟花是穿云箭,是隔壁邻居小非给的。小非家庭条件不错,父亲在乡里的烟草公司上班,据说后来还是我们村的第一个万元富,不知真假。小非人很好,是我最好的一个儿时玩伴。那时候在村里读小学时,小非每个礼拜都有五毛一块的零花钱。村里有一个小卖部,专门售卖各种糖果和瓜子之类的食品。那时瓜子一小袋一毛钱,奶糖一毛钱有五颗。每次小非去小卖铺买糖果时,都会带上我。到了小卖铺,一次小非会花一毛或者二毛买糖果或者瓜子之类的小零食,然后俩人分着吃走回学校。
  放穿云箭是小非读到五年级时,过年前在集市上买的。那时穿云箭一块钱有十根,有时小非也会狠下心买下二十根,然后邀上我跑到晒谷场上一起燃放烟花。穿云箭不能乱放,大人都有交代过。穿云箭毕竟是带火药的爆炸品,如果不小心飞到木屋阁楼上晾晒的干红薯叶,或者牛圈上的草垛里,很容易引起火灾。每次放穿云箭我们都是走到晒谷场中央,将带有火药的一头对准天空,才会点燃引线。有时穿云箭也不老实,偶尔有那么一根会到处乱窜,让人提心吊胆。斜坡村都是木质建筑,放烟花得万分小心。
  到了读初中的时候,小非已经不念书了,在家帮父母务农。不过每到过年的时候,小非家里都会买几根炮筒状的烟花放。那时候许多人家经济条件都开始好转,和我同辈的那些堂哥,以及堂姐们有了小孩后,都会买许多烟花在晒谷场上放。经济条件一好,烟花爆竹也多了起来,那时的夜空是最美的。尽管那时我已经十多岁,但还是喜欢看烟花,喜欢烟花在天空中炸裂时折射出的烟火。
  读到高中的时候,烟花有了很大技术改进,有成捆的烟花爆竹,像火箭发射架一样,一捆有十个炮管。最大的区别是,这些炮管不仅射程高,而且炸裂出来的颜色更美。有些爆竹发射后,能做出许多图案,绚丽地在天空中展开。那个时候我依然只是看着别人放,自己家里没有买。父亲也不喜欢这些东西,也不想将钱浪费在这上面。在父亲的眼里,买一捆烟花,还不如买几斤猪肉吃。那个时候的我家依然困难,为了供我读书,父亲也没有更多的余钱花在这上面。
  我见过最美的烟花是在2008年电视机里看到的,那时中国正在举办北京奥运会。从电视机的画面里,我看到了全国人民的欢腾与骄傲,看到了祖国的繁荣昌盛。那时的烟花真美,以烟花为笔,音乐为媒,在空中碰撞出了一幅幅美丽的图案,让艺术与梦想翱翔成了一片蓝天。到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国家更是又举办了一次烟火秀,五环烟花冉冉升起,震撼了世界。那时的烟花不仅有3D立体效果,还呈现出了中华文化的葵宝,让祖国的体育健儿有了冠军的荣耀。
  每次回家过年,我都会在大年三十夜坐在家里等,等县城里的烟花燃放。我家是十年前搬到了县城的,母亲在环卫所上班,父亲打些零工贴补家用。放烟花的时候,我和母亲以及父亲早早就在广场等待。等烟花放完,母亲要负责打扫广场,这是过年额外留给值班的活。不过打扫广场也有红包拿,环卫所的领导也会给每位环卫工人发红包。
  随着十二点接近,县城燕来寺的钟声敲响,放烟花的市民便蜂拥在广场里开始放烟花。只见广场内人影闪动,一排排烟花爆竹被分成几列排开,围成几个方阵。每个方阵前都会有一个负责点火的人员,只见点火的年轻人蹲在烟花旁,开始点燃引线。烟花被点燃,在“噗嗤”的响动中一个个烟火冲天而起,射向那高高的空中炸散开来。“轰轰轰”,烟花炸响了整个县城,广场里人声鼎沸,欢呼声不断。尤其是小朋友们,目不转睛地盯着烟花飞去的方向,小手拍个不停。县城里都是集中燃放烟花,政府部门有规定,就连消防官兵都二十四小时待命,警察更是在现场维持秩序。烟花不断地在空中燃放,绽放出夺目的光芒,将县城的夜空映衬得五彩斑斓。
  县城的广场上,烟花持续燃放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随着烟花进入尾声,现场的人们也陆陆续续散去,剩下的就等环卫工人上场打扫卫生。打扫烟花爆竹碎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打扫很久。对于烟花爆竹燃放留下的一地狼藉,环卫工人都有指定的卫生责任区域,自己打扫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父亲怕母亲累着,就帮母亲打扫卫生,母亲就在广场里捡大个的废纸。这么久以来,每逢母亲值夜班,父亲都会去帮年老体弱的母亲清扫街道。母亲年纪大了,手脚很慢,最多做一年就只能退出这份工作了。
  看够了烟花我就回去了,父亲不让我留在街上帮忙,严令我回家。我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他们年纪大了,也要适当活动一下身体,保持身体的活力,这对他们有好处。
  县城里的烟花虽然美,可是我还是觉得小时候和小非在一起燃放烟花更美。那时虽然穷,可是却穷得快乐。小非也舍得分享,每次燃放烟花都会叫上我,两个人快乐地向晒谷场跑去。
  记得有一次我俩在晒谷场燃放烟花,由于烟花管底部没有埋稳,所以在燃放的过程中烟花管身突然倒下,导致管子里的烟火呼啸着向旁边射去。那时晒谷场边上有许多农田,农田上有许多沿着树干堆积起来的草垛子。烟花好巧不巧,一股脑地射向了旁边的一个草垛子,让草垛顷刻间就冒起了青烟。小非一见状,赶紧把炮管推向一边,我则快速向草垛子奔去。草垛子很干燥,一点就燃,等我跑到跟前时,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我拼命将草垛上边一层着火的草垛甩到田里,紧跟着小非也赶来帮忙,在俩人合力下,才终于将火扑灭。草垛是别人家的,为了防止挨骂,我俩扑灭火后赶紧溜之大吉,不过第二天还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如今几十年过去,想想曾经干的这烟火事,嘴角忍俊不住露出一丝微笑。那时真是胆子大,什么都敢干,也不怕火烧着自己。不过儿时谁又不干出几件出格的事来呢?那时候心里只是想着好玩,压根儿没有意识到危险。不过好在没酿出什么灾祸,所以这倒成了儿时的趣谈。
  今年的大年三十又快到了,全国各地都在准备着烟花,只等大年初一一到,百花齐放。不过想起自己的故乡,不知烟花是否也绚丽如初?会在山村里花开灿烂。现在我们都老了,童趣也将传给下一代,由他们延续我们的快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