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我的二哥,熟悉的人都说他是个“犟拐拐”。但也不否认他是个搞科研的人才。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二哥大学毕业后,在县一、二中教了近十年的高中物理、化学,1978年评得了中级职称。后结婚成家进入了当时正火红的烟厂,凭着他岳父是离休老干的关系,分到了最吃香的烟厂销售科。可二哥不合时宜的古怪脾气,让他看不贯“销售科”那种顾客盈门、请吃请喝的风气。于是工作三个月后,就要求另换岗位了。
  有一年,他因揭了厂某领导的短,被安排去打扫厂区卫生。然而进出厂的人看到的是一个整天抱着书本看而不把卫生当回事的“臭老久”。二哥是个坐得住、静得下来的人。靠那股钻劲,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打字机还很盛行的时候,二哥发明了他的第一个专利“拣字器”。那时还没有计算机进入政府办公机构,他的“拣字器”可以使打字员、排版员无需培训就能上岗工作,并能够提高十几倍的工作量,有人称是至宋代毕升发明活字印刷术以来印刷技术的一次飞越性革命。
  当时,一般工作人员的工资才四、五十元,很难有人上百元的。记得八五年我师范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一个月的工资就是四十多元。二哥发明的“拣字器”被上海某厂家看到前景尚可,竞出价六万元要买二哥的专利技术,六万元啊,当时在我们省城贵阳能够买十套房子呢。可是一个在国营大厂任干部的亲戚说,由他办厂生产“拣字器”可赚一笔,二哥信以为真,把“拣字器”生产的事交给了这位亲戚。两年下来,厂没办成,四通打字机也出来了。这样,二哥错过了他“翻身”的第一次机遇。
  尽管如此,二哥虽然有些失落,但也不放在心上,照样在工作之余刻苦钻研。十年过去了,二哥的“光学护眼镜”、“纸张防伪技术”又陆续被国家专利局授予了专利证书。“光学护眼镜”因制成品烦琐未能推广。他的“纸张防伪技术”本可助他一飞冲天,然遇上一个广东老板后,此事又化为泡影。
  当时是广东老板见到国家发布的信息,就主动找二哥谈联合投资办厂,由他出五佰万元资金,二哥出专利技术,对半分成。二哥接到对方交来的伍仟元签协议的第一笔钱,就放松了思想防线,后来对方又约他到深圳、广州考察,安排二哥在星级宾馆住了一个星期谈选址办厂的事。趁此机会,对方百般殷勤的讨教了专利详情,二哥连“纸张防伪技术”的“防伪药水配方”都告诉了对方。十天以后,对方托辞说他投的资金多,要求改变原来讲定的股份分成所占比例,话不投机,二哥一气之下返回了贵州。至此,二哥第二次“翻身”的事又鸡飞蛋打了。
  岁月如梭,隔了近十年,二哥的“可降解卷烟包装纸”在本世纪初又获国家授予“专利证书”。据二哥讲,引出对此技术的研究是一次他到厂区取土栽花的一件小事。当时,他挖土时从地里翻出的竞是他们厂埋入地下多年而未化的香烟金泊纸。他想,如果一个烟厂在某片土地上办厂几十年,那厂区内外的大片土地不就堆积满了这种“顽固不化”的金泊纸吗?加上香烟又是国民经济税收的一大来源,城乡到处是吸烟的人,到处是烧也不化的金箔纸。长此以往,我们的国土,我们的地球,几十年以后,几百年以后,不就到处都充斥着香烟金箔纸一类的垃圾了吗?于是,二哥经过多次的实验,反复的选择配料,从东北到云南,寻找适合的材料,终于成功完成了这一比现行卷烟包装纸“价钱更低、形式更美、更环保”,“使以往卷烟内衬纸的缺限得到完全克服,优点得到更发扬光大”,“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国策”的新一代绿色环保产品。
  据二哥“专利可行性报告”初步估算,如果本省最大的那家内卷烟企业使用了这种产品,在原有包装的基础上一年就可为厂家节约成本3000余万元。如果国内市场都采用他的这一专利技术,一年可为全国厂家节约成本近6亿余元,就不再说国际市场的前景了。
  然而那时,二哥所在的厂也临破产,不能提供给他用武之地。为了他的这一专利技术能转化为生产力,二哥也奔波许久时间了。他知道,如果这一专利技术不能转化,那还是纸上谈兵。这一次,二哥虽然抱着个“金娃娃”,可为了保此“金娃娃”,他已几乎耗尽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就像是“穷人拿块金元宝——吃不得、穿不得”,照样饥寒交迫。有朋友劝他卖给厂家,他说厂家没见效益也不一定会给多少钱,但卖低了又不划算。
  二哥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决定不卖专利也不拿给别人搞,要自己贷款办厂。银行到是看中了专利的前景的,但有一个条件,只要有厂家签合同就操作贷款的事。然而他跑了近一年了,还是没有下文。
  尽管如此,二哥却认准一条理:只要卷烟市场还在,总有一家要用的。朋友对二哥说:“你还是不时时务啊,现在的厂是国家的,原料越贵,也许个别关键人物得的回扣就越多。你降低成本,他们就得不到好处,你如何打得进这铜墙铁壁里去呢?”
  二哥坚信:总有一个为工厂前途考虑,为工人福利考虑,为人类环保考虑的人会选用他的这一专利产品的,所以他一直不言放弃。
  真是天意弄人,二哥现在都已经退休了,当初他雄心勃勃、四处奔忙的专利技术转化之事还是没有结果哩!不过,前些年我在市里上班,看见他退休之后,在家无事就把我的手提电脑给他,鼓励他闲暇之余写点东西。两年之后,他竟然写出了三十多万字、八十多节的章回小说出来,目前正在考虑出版的事情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