艄公与我
  那次为了寻故,探寻中学时代的足迹,重温旧梦,只身踩着光洁的石子滩,来在霞美渡口。“霞美”——多好听的名字啊,红霞飞在江头,溪山霞光万丈,美不胜收。然而眼前的渡口,溪山依旧,江水自流。路上少了少年知交的作陪,滩头少了捣衣少女的靓影,心里总有一丝江山依旧、物是人非的失落的感觉。
  渡口依然,两岸仅是滩林,一江满是碧水,连同那古老的舴艋舟也丝毫没有改变当年的风姿。艄公也依然如故,独守孤舟;只是容颜苍老,毕发飞雪,神情有点儿落寞。看见他手里把弄的竹篙,即刻令我想起当年他给我出的谜语:“在娘家青枝绿叶,到夫家面黄肌瘦,不提起也就作罢,一提起眼泪汪汪。”
  这不就是艄公一生的生动写照吗?当年的艄公英俊潇洒,凭着自己一身娴熟的水性,弄舟江上,堪比弄潮儿,搞起了水上航运。两岸有了公路,水上航运即告停止。于是他便驾驭渡舟,独守渡口。春夏秋冬一年365天,他总是披星戴月,往来江上,出没风波。任凭风霜雨雪,任凭流急浪高,任凭水寒冰冷,他总是坚守渡口。累了,他依于船头,小憩片刻;渴了,他就一口江中碧水,舔舔舌头,滋润唇喉;冷了,他闷一口老酒,尽力点篙放舟,暖和暖和身体;热了,他扎入江流,让江水冲凉一下自己。他就这样子年复一年,长年累月地泡在这碧波荡漾的江水之中。辛苦,自不必说起;危险也时来伴随。每当洪水泛滥,江水滔天之时,他那破残的舴艋舟,都被狂澜掀起,然后重重地从空中砸下,几乎要被砸成两截;有时还要被冲断缆绳,卷走好几十里。
  艄公是这样辛勤地工作着,长年累月,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行人到彼岸。路上行人匆匆,都在忙着自己的生计,谁还顾及艄公,那怕是嘘个寒、问个暖。迎来了一拨又一拨旅客到船上。旅客行色匆匆,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奔忙,谁还在意这把篙弄舟的艄公,那怕是丢根香烟、递杯茶。一拨拨地送走,一批批地迎来。这是艄公的生活,又岂不是我的生活!
  一届又一届地教会了学生的知识,用甘泉浇开了灿烂的花朵;一届又一届地育好了学生的品德,用双手托起这明天的太阳;一届又一届地培成了学生的才能,用生命点亮这未来的希望。为的是哺桃育李,栽树浇花;成就的是精英贤能,国之栋梁;老去的却是苍颜华发、萎靡颓唐的自我;落寞的却是悲苦惨淡、无所成就的自己。
  我凄然地登上这风雨飘摇的破残孤舟,与我冷漠相对的是神情木然的艄公。他机械地拔篙开船,当年那喜笑颜开、眉飞色舞的神情,已然让那无情的岁月吞噬殆尽;当年那江头弄潮,浪边行舟的英姿,已然让那残酷的风雨剥蚀一空;当年那幽默诙谐,滔滔不绝的话语,已然让那凄惨的生活洗濯漂白。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落魄无志,悲苦麻木,多愁善感。含辛茹苦却有苦难言;历尽磨难却不知变通;饱经风霜却无力回天。“不提起也就作罢,一提起眼泪汪汪!”此生悲苦,又何曾向人诉说;此生潦倒,又何曾崛起振作;此生无为,又何曾建树成就;此生落泊,又何曾功成名就;此生情殇,又何曾执手红颜逐春风,相看蛱蝶舞花丛。
  艄公与我,一对同命运共悲苦的兄弟。我们同在这一条风雨飘摇的沧海孤舟,我们同受逐浪激荡、长风摧楫的际遇,何时才能到达彼岸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