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方知情重,醉后才晓酒浓,人生必须有一些经历,方才对有些事情和道理领悟得深刻。不过又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句子,当我们沉溺于某事当中而又不能跳脱出来,我们就难以对自己的经历进行一个判断,所以说“爱过”与“酒后”的人生体验最难忘记。
  无忧无虑——指没有一点忧愁、顾虑和担心,形容心情安然舒畅,多指儿童与少年时期。看着自己的两个双胞胎儿子,最能用这个词语来形容,他们最大的兴趣与爱好,还有最多的事便是玩耍:玩玩具、看电视、做游戏、出去野,疯赶、打、闹,一刻也不消停,没有生活的压力,没有工作的焦虑,没有纷繁的人际关系,不必顾忌他人的感受,开心兴了笑,不开心了就哭,这不算无忧无虑算什么呢?
  其实我的童年与少年也是这样的无忧无虑,虽然那时候的物质生活远没有现在这样丰富,但是一点也不耽误我们的快乐:和小伙伴在田沟里捉鱼、逮泥鳅黄鳝,在河边钓虾、捉螃蟹,用蜘蛛网粘知了和知了壳,在垃圾坑里捡拾废旧电池做手电,偶尔去摘别人家的桔子,拔人家的萝卜和红薯,有时候玩得连吃饭都忘记了,父亲和母亲便会扯着嗓子的喊回家吃饭……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有忧虑的,大概是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这算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那时候考不上高中就下学务农或打工、学技术去的大有人在,能不能考上高中继续学习跳出“农门”是摆在年少的我前面一件非常现实的事,父亲那时候经常教育我的有一句话叫“多想哈人生道路”——意思是要少一点玩耍,多想点今后的人生路应该怎么走,这种教育和思考对于少年来说无疑是沉重的。
  到了高中学业便更重了,而且毕业之后何去何从成了一个更现实而迫切的问题,所以与无忧无虑便没什么缘分了;当兵入伍后,训练强度很大,管理也很严格,新老兵层级观念很重,想要做到无忧无虑基本不可能;当兵时间很短暂,如果不能考上军校,那么退伍之后怎么办又是必须直面的问题;至于考上了军校,学员生活要单纯许多,那段日子算是忧虑少一点,不过临近毕业如何能顺利毕业又成了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从军校毕业后在当排长和司务长的那一段时间算是人生的一段高光时刻,没有多少压力,工作也很顺心,在那一段时间忧虑少许多;不过紧接着便是要面对婚姻大事、买房等等诸多人生的问题;有了孩子后要操心孩子,后来又是面临转业;回到地方后的迷茫,到地方工作后的压力,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压力,纷繁的人际关系,再想要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大概只有梦里才有了。
  总结一下,人之所以有烦恼和压力,大抵因为人是社会的人,人一旦进入社会,便会因为生活、工作、家庭、人际关系等等诸多原因而产生忧虑,那些隐士和修行的和尚、道士似乎烦恼要少得多,因为他们脱离了尘世了无牵挂,六根清净。
  憧憬——对美好的向往。在大多数时候,人们对未来总是报以憧憬,即便未来也许并不如意,但是我们总向往更大的世界,更精彩的世界,更美好的世界,希望未来变得更好。
  在当兵之前我没有去过省城,没有见过火车,我只熟悉门前那一条条田梗,屋后那一条河,当老师教我们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时,更是对北京和天安门产生了神往,在儿时的印象中天安门的层楼是放着光芒的。同村的孩朋友中有一个是去过北京天安门的,我见过他穿着西装在天安门层楼前面照的相,羡慕溢于言表。
  我想不止于我,每一个孩子,哪怕从小就跟着父母见过很多的世面的孩子,但是他们依然向往外面更大的世界,这是一种天性,更不用说生于农村而很少到外地的孩子。
  我清楚的记得大概是念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元宵节的晚上,我站在家里二楼的房顶上,看着远处绚烂的烟火,那种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在少年的心底象火一样燃烧,有过多少少年曾经在某个时段象我一样对外面的世界是如此憧憬的呢?
  高中的时候,专门买过两本书,一本叫《唐诗三百首》,一本叫《绝妙好词》,《绝妙好词》早已不知去向,但是《唐诗三百首》依然保存至今,那是一本带着古风的线装竖印本,蓝色的封皮,在读到李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之类的句子时,简直为李白所倾倒,同时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当人的某种情绪被某个诗词句子所渲染的时候,人的那种情绪会被无限放大。我清楚的记得在那本唐诗的扉页写了一句话:二十三岁出楚漫游,为什么是二十三岁,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总是走出去,走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去,始终是少年心头挥之不去的渴望。
  锤炼与锻造。这两个词属近义词,都有反复打磨的意思,多用于对表达对金属高温施压使其变成有用之材料,也比喻对人的磨炼。
  如果说到锤炼与锻造,那么部队对于我便是最好的熔炉,应该说在部队里受到了折磨般的待遇,但是这种折磨确实很能磨炼人的意志。对于锻炼身体,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在自己承受的范围内适度运动,但在部队这是不可能的,各种训练都是在不断突破你的底线,挑战你的极限。对于普通人,跑几公里跑不动了,便慢慢放松,甚至是走,或者干脆就地休息,但是在这部队是不可能,你跑不动,班长老兵会拖拽着你,也会有班长拿着皮带装腔作势的赶你;更不用说衣服和肘子都磨破了的单兵战术,肘子摔肿得跟猪蹄一样的倒功,每一个科目都是对身体和毅力的考验。还有平时纪律的约束,严格的管理,包括整理内务卫生,对人都是锻炼。
  人们常说部队是熔炉,没错的,任何一块铁在那里都会得到锻造与锤炼。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指世间的事情变幻莫测、错综复杂,很难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情,常用于表示突如其来的变故或情况、形势的重大改变。
  于我最大的惊喜和意外大概是得了两个儿子,这在出生前甚至刚怀上的时候都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其实人生基本都难以预料,出生,成长、婚姻、事业、家庭、疾病、死亡……
  面对着庸常的生活:柴米油盐、天晴下雨、上班下班,你以为生活在当前好似一层不变,但是若干年之后再回头看,却发现变化了许多,这是一种渐变,是一种不知不觉的变化;还有一种变化是突变,比如家里的添丁进口,亲人的离世,孩子考上好的学校或参加工作,自己工作的变动,突然身患重疾,遭遇车祸等等,这些变化机率相对小一些,但却是难以预料而时刻存在的。
  今年上半年,有一个单位同事和一个认识但不熟悉的外单位同事,都因病而离世,一时感慨万千,这两个人年龄都并不大,生活中有过一些交集,两人的离开,有点很突然的意味,就是感觉平时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没了。这些年来,很经历了一些故人的离逝,面对他人的死亡,都会感慨不已。正如网上流行的一段话,明天和意外,你永远都不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这大抵就是生命无常最好的注脚吧。
  人之命运难以预测,世界的未来亦无法预测。如今网上盛传袁天罡与李淳风又共同合作的《推背图》,据说推算到了唐以后中国2000多年的命运,他们生活的年代大约在六、七世纪,如此说他们对公元2600年前的国事天下事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我只能说这种推测有些玄之又玄的感觉,几十年前的人们尚没有预测到当今社会的格局和变化,遑论一千多年前的人对现代社会的预测和判断。
  固然上一层级会掌握下一层级一些人的命运,但是他们自己的命运是怎么样的,他们也不一定很清楚,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叫《鱼的命运》,在一条饲养的鱼面前,我们人类充当了上帝的角色,但在万能的造物主和自然面前,我们何尝又不是一条鱼呢?
  心有余悸:指因害怕而心跳。事过之后,心里还感到恐惧。
  2002年的夏季,我在一个武警中队担任副中队长,部队担负一所监狱的外围看押任务,那是一个偏远的山区,分监区和部队分布在一个Y字型的山沟里,交通和通信都极为不便,路也很烂,中队部有两辆车,一辆小货车用于给养采购,一辆军用吉普车用于队领导平时到排点检查工作或到支队开会时用。那天正逢刚从军校毕业的新排长分到中队,他们还要被分到各个执勤排点去。午饭过后领导便安排用那辆吉普车将几个新排长送到排点去,那时候车辆管理很不严格,大队长学车刚拿到驾照,说他来开,当时没有人反对,于是他便当了司机,当时在车上的大概有五六个人,我也在车上,谁知在途中由于大队长驾驶不当而撞到了树上,致使中队的中队长头部受伤而昏迷不醒,后来因脑疝而去世,我的左小腿当时受了伤,流了不少血,其他人倒问题不大。
  2019年4月我被检查出患有霍奇金淋巴瘤,刚开始我以为只是一般的病,根本没有在意,以为只开几盒药就可以了,但是医生却说必须住院,直到我到网上查了这种病,才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
  在医院里,我经过大半年时间的化疗和放疗,到年底就基本治愈康复了,个中辛酸难受与压力我已写入《在病中》,只是这两次遭遇于我的人生来说无疑是死里逃生。
  人生真的很脆弱,在许多时候,我们都可能与死神遭遇,如果只是擦肩而过,那我们不免要十分的庆幸,而如果与死神正面遭遇,那么最后战败的肯定是人类。所以在多年后,不经意想起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遭遇,心底仍然有些悸动,如果命中注定要怎么样,也许那时候就挂了。
  白驹过隙:意思是像小白马在细小的缝隙前跑过一样,形容时间过得极快。
  小的时候,坐在课堂里,总觉得时间过得那样慢,特别面对那些不能理解和记忆的知识,更觉得时间如凝固住了一般,总是盼望着下课,放学,放假,盼望着长大,再回头看时就如昨天一样,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能不感叹么?
  十年前我写过一首诗:二十二年江湖行,亦有风雨亦有晴……今年看到高中同学在同学群里发了一张高中学校旧址的照片,又写了一首诗:三十年来一梦中,少年忽变白头翁……“二十二年”及“三十年”这个时间点均以我在高中时的时间起算,在人生看来很漫长的时间就这样一晃就过去了。
  许多时候我们会说,道理我们都懂的,但是我们却不一定能做到,这是知行合一的问题,为什么有的人在知其不可为的情况下仍然要去做,其原因还是他没有受到其中的教训。我们知道火是不可以触碰的,你告诉小孩子后他也可能知道,但是他就是不信这个邪,仍然要去试一下,他试了之后才知道了火的厉害,于是记住了教训,再也不敢去触碰,这便是亲身经历给他带来的深刻感受。
  在许多人看来,花几百几千甚至几万去听一场明星的演唱会,实在是不可理解的,在家里看电视或手机上看视频可以省掉那么多钱,非得去现场吗?但是作为一个在演唱会现场感受过那种氛围的人,他却说你不知道那种在现场感受的妙不可言。有些人喜欢钓鱼,有些人不喜欢,但是有些人在不喜欢的情况下,尝试了后觉得钓鱼确实还挺有趣的,甚至成瘾,这便是亲身经历的魔力。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没有真正的感到身受,苦辣酸甜,人生要尝试过了,才知个中滋味。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