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喜欢玩水,那时候,夏天是光着屁股,在村边的小湾里,和一群小伙伴们,玩泥巴,做泥房子,泥巴的家具和农具。还做了出了不像动物的泥巴宝宝。尽管这些做出来的物件非常丑陋,可我们乐此不疲。
  在湾边挖掘泥巴的时候,我们经常会挖出泥鳅。那时候没有工厂污染,水质好,泥鳅多的很。我们会用脚踩出一个圆滑的小坑,把捉来的泥鳅放里面养着。我们还拿一块和好的泥巴,团成团,两手旋转拿捏着,两个大拇指在泥巴中间不断抠着,一会儿就做出了一个泥碗,然后一只手高高举起,握着泥碗底部,口朝下猛甩到光滑的地面上,“啪”地一声巨响,就像放了一个鞭炮。我们这里叫瓦古灯,小孩子们最爱玩这个,比着谁做的最响亮。做瓦鼓灯要把泥巴甩软,甩熟,还要捏得光滑不漏气,利用气压原理,迅速挤压泥碗里的空气,把瓦鼓灯炸开。我们都对这个比赛兴高采烈,乐此不疲。
  放泥鳅的小坑里,不知啥时候,水渗干了,喜欢钻洞的泥鳅,大部分会钻进泥里。可有的因为泥土太硬,钻不动,在太阳毒辣的炙烤下,很快就死掉。看到死去的泥鳅,我们都很伤心,小红妹妹甚至哭出来。为了哄几个女孩子,我们几个男孩子,呼啦一下跳进水里,说给她们摸鱼。
  那个小水湾四周都很平坦,水非常浅,只有中间很深,但是我们一般都不会去那里。甩瓦鼓灯的时候,我们的身上早就溅满了泥水,此时在水里,我们可就撒了欢儿,打着嘭嘭,扎起猛子,在水底掏了泥巴,丢向伙伴们。一时间,大家嘻嘻哈哈,闹成一团,把要鱼的女孩子们忘得一干二净。那时候的女孩子,也是喜欢玩水的,看到我们这么开心,早已按耐不住,纷纷走进水里,撩起水泼向我们。
  我和锁子一路打闹着,竟然忘了大人们的嘱咐,慢慢走向了湾中间。突然,我一脚踩空,溜进了深坑。水没过我的头,把我吓坏了。我奋力扑腾着,在水里一沉一浮,拼命呼救。可是一张嘴,就会灌进水,把我呛得眼冒金星,脑子一片空白。此时锁子也慌了,过来拉我,也一起掉进了深坑。我们俩在水里扑棱呼救,那些小伙伴们也都吓坏了,有哭着往家跑的,有向着村子呼救的,还有在原地惊呆不知所错的。所幸,比我们大几岁的四清,保全和小孬,都放学回来,看到我和锁子在水里挣扎,丢下书包就跳进水里,把我们救上岸。
  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母亲再也不允许我去下湾,可是我总找机会,和小伙伴们,跟随大孩一起到南边的小河里玩。在不断的学习中,我们都学会游泳。我的水性进步很快,蛙泳,仰泳,扎猛子,已经非常得心应手。
  说起逮鱼,我还记得我才五六岁的时候,逮过一条大鲤鱼的事。那天,我跟着母亲去南湾里洗衣服,母亲浸湿了那堆衣服,就拿棒棍捶打着。我拿了脸盆,在浅水里淘那些蝌蚪。旁边有一丛蒲草,那里的蝌蚪最多。我在水里驱赶着它们,正玩得起劲,突然,一条大鲤鱼,不知道是被惊到了,也许正在甩子期,或者是什么原因,一下蹦到了岸上。我用洗脸盆扣住了它。母亲帮我把鱼捉住,放在脸盆里看。这条鱼红红的尾巴,白白的鱼鳞,黄黄的嘴,一张一合,还有四条胡须。
  此时,瘸腿的王思友背着粪筐走过来,一边打量着大鲤鱼,一边夸赞我:“这条大鲤鱼,四条胡须,在真正的黄河鲤鱼!这孩子这么有小,竟然能逮着大鱼,真是有福气,以后可能要出人头地!”
  几十年过去了,那次的经历还时常出现在我的记忆里,王思友的话,也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可是,我至今也没有出人头地,虽然生活不是很艰难,可也没有大富大贵。现在想想,我可能是一辈子和鱼有缘吧。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大吉大利。
  我对逮鱼摸虾,简直就是痴迷。每天都弄得浑身腥气哄哄,被父亲打的浑身青紫,也改变不了,后来父亲就懒得管我,有时候看到我逮回家的一盆大鱼,还会夸赞我几句。因为那时候的生活非常艰苦,整天的玉米饼子窝窝头就咸菜,早就够够的了,能够吃上一顿鲜美的鱼肉鱼汤,实在是改善了伙食。
  夏秋大雨倾盆,会把玉米地棉花地淹没,大家都会去地里放水。有时候,鱼儿会迎着水流,游到地里。放水的时候,就能逮着很多鱼,甚至还会逮着大鱼。等秋后,小沟里的水干了,或者少了,我放学后或者星期天,就到处寻找合适的地方或者捡鱼,或者截住一段,淘干了逮鱼。这都是小场面,最让我开心和激动的,是大河抽干了。由于浇地的多,大河会很快抽干,那时候是逮鱼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满河筒子的人,到处都是欢乐。人们都下到河里,不断传出惊呼。
  我虽然小,可是我逮鱼从来没有服过人。经常背一袋子,或者挎一筐鱼回家。我家那个大瓮里,鱼是不断的。有几次,大翁都逮满了。当然,这么多鱼,我家一时半会是吃不了的,除了腌制一些外,其余就会被母亲送人。四邻八舍,都在夸我。可也有人说我不成器,逮鱼摸虾,耽误庄稼。看到我在过麦秋,大忙的时候,还去河里抓鱼,就更加深了他们的印象。
  后来娶妻生子,打工做生意,逮鱼的机会就少了,虽然看到逮鱼的还会下去逮,可是总得来说,没有那么上瘾。直到六七年前,孩子都大了,生意上也不是那么忙,于是,我又喜欢上了逮鱼摸虾。那时候短视频快手正火,我逮鱼的视频,吸引了很多人来加入逮鱼的队伍。后来因为我乱发视频,被快手封了号,于是,我又在抖音上发。此时,抖音上逮鱼的已经有了很多大网红,他们不像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是天天逮鱼,还直播,所以他们很快出名了。其中有河北葛老三;户外小超;滨州水货东子;沾化强哥等。后来聊城的黑超异军突起,呼啦啦,一帮人跳进河里,场面震撼。
  其实他们也知道我,因为我逮鱼还是比较早的,只是没有出名罢了。不过我们都成为朋友,互相学习逮鱼的经验,有资源,一起逮鱼。共同的爱好,一起相聚,也是最开心的事情。只要知道哪里的河干了,几百里地的路程,我们肯定会立刻出发。
  我爱逮鱼,就把队伍叫做商河逮鱼大队,我自诩济南逮鱼哥,被队员们拥戴成队长。队伍的成员有十多个,经常在一起的有魏三,小刘,余粮,小张,子恒等人。其中的子恒,为了逮鱼,还把自己开的饭店搞黄了。后来又陆续加入了一百多口子。
  葛老三和小超一伙,是河北的,非常著名,还有一个录像的,后来他们分了家。东子号称水货兄弟,大部分都山东滨州。一帮子粉丝不少,其中有刚子,军哥,峰哥,颖哥,虎子,占占等。他们非常敬业,逮鱼的热情也最高。在山东甚至在全国都非常出名。黑超一伙,号称鲁西北逮鱼大队,大部分都是聊城菏泽的。他们以徒手摸鱼为主,手下有一帮兄弟,有水中玉兔等高手。
  葛老三出名挺早,也挺会玩,对于拍摄技术和剪辑有一套,成为逮鱼出名最早的网红。东子逮鱼最厉害,被誉为鱼鹰子。在他手里的大鱼,一般都跑不掉。几个兄弟一起,用他们的热情和执着,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小超兄弟,摸鱼也是高手,徒手逮鱼,干净利索。只是现在用的围网,虽然逮鱼最多,可是用网逮鱼,就显得没有技术可言。黑超兄弟,摸鱼队伍齐全,徒手摸鱼高手不少。由于人多势众,所以很快就出名了。至于强哥,和我差不多,都是娱乐为主,还没有出名,可是徒手抓鱼的技术,还是挺让人佩服。
  全国出名的还有一个老李,他的视频很火,是深水抓鱼。还有一个大狼哥,据说也是潜水摸鱼。但是他们的视频都被质疑作假,这个咱不去评论。我还是比较喜欢真实的摸鱼技术。我们也是真正的徒手抓鱼,和那些电鱼的,锚鱼违法的人比,还是非常传统和守法的。
  头段时间,河南濮阳的金鼎河清淤,各大逮鱼队伍浩浩荡荡,去那里逮鱼。各位网红纷纷出场。由于山东的逮鱼高手太过于厉害和出名,逮出的大鱼都是十多斤的,还有逮到几十斤的大鲤鱼。在抖音快手短视频里,竟然霸屏了大小网红们的逮鱼场面。一盆盆,一车车,都是大鱼。一堆堆,一排排,都是逮鱼的人,逮鱼的车。这引起了当地人的反感,都投诉,谩骂,甚至留言出口不逊。当地的派出所出面,驱赶和扣押逮鱼的人,一时间,大家都议论纷纷。
  其实,山东的人是比较实在的,大家都是徒手抓鱼,没有违法违规,是在清淤的河道里逮鱼。但是河道里到处都是当地人放的地笼站网,说山东逮鱼的破坏生态平衡,真的有点说不过去。
  从这个事件,我在反思,虽然我们逮鱼摸虾,是娱乐爱好,不违规不违法,但是,无论是什么事情,只要没有度,那可能带来一些负面作用。山东逮鱼的那么多,上百辆车,几百口子人,呼呼啦啦都布满河道,场面太轰动。引起当地人的反感也是情有可原。还有就是,短视频太过于发达,在网红的带动下,逮鱼的人越来越多,甚至会成为全民逮鱼的热潮。这样的情况如果出现,那对于生态确实是一种破坏。即使没有那种可能,也让很多钓友反感,毕竟大家不会和我们一样自觉,看到钓鱼的会避开。有的人是不管不顾,人家在那里钓鱼,他们也会下去逮鱼,严重影响到别人的娱乐。
  逮鱼摸虾,虽然不会耽误庄稼,可也要适可而止,不能引起别人的反感,快乐为本。既要健康,又能心情愉悦,还要注意影响,和谐与共,做个快快乐乐的逮鱼爱好者。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