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的漫川是悠闲的,悠闲得如一只猫,懒洋洋的横卧在三面环山的盆地中,尽情享受着冬日的暖阳。
  腊八刚过,小镇上的人多起来了。一辆辆满载而归的大客车拐过上街头儿,缓缓驶进车站,车还没有完全停稳,乘客们便迫不及待地准备下车。那些常年在外走南闯北、四处奔波的游子们,从QQ圈儿、微信圈儿里得知小镇已经上了中央电视台,成为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中国美丽乡村、国家4A级景区,纷纷发出“世界那么大,我要回漫川”的感慨。你看他们一个个归心似箭,望眼欲穿,巴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那魂牵梦绕的小镇。
  从漫川华龙车站下车,行走在上街头儿的风雨廊桥上,驻足远眺,只见昔日快要干涸见底的靳家河,已经拦河筑坝,蓄水成湖。大大小小的游船画舫,在水面上自由游弋,船上不时传来悠扬婉转的漫川大调,仿佛把人带到了莺歌燕舞、歌舞升平的江南水乡。河边曾经横七竖八、低矮破旧的房子不见了,一排排整齐划一,错落有致的徽派建筑临河而建。一河两岸,游人如织,川流不息,仿佛又穿越到昔日车水马龙、摩肩接踵的水旱码头。
  北广场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这里正在举办年货展销会。狭长的广场两旁搭建的帐篷一个挨着一个,临时组成热闹的年货市场。广场上空,到处悬挂着喜庆的大红灯笼,提前把年味儿渲染得又浓又酽。集市上有卖漫川小磨香油、漫川九眼莲、漫川腊肉、漫川锅巴的,有卖炒货、卖水果、卖茶食、卖花草盆景的,还有卖春联中堂、香炉烛台、烟花爆竹的……如同举办万国博览会。男人们买烟买酒,忙得两脚生风;女人们挑选衣帽鞋袜,忙得不亦乐乎;孩子们买玩具、购花炮,高兴得手舞足蹈。集市上的喧闹声、吆喝声、叫卖声、喇叭声,交织在一起,汇成一曲小镇集市交响曲。
  穿过风雨廊桥,从上街头儿北广场进入上街,沿着鹅卵石砸扣的石子街前行,街道两旁的店铺一律是仿古砖墙、黑漆门板、黛青色的屋瓦、凌空飞挑的檐角、鳞次栉比的兽脊斗拱以及高低错落、连绵起伏的马头墙。马头墙上或浮雕彩绘,或花鸟瑞兽。檐脊上遍饰木雕,或双凤朝阳、金鸡芙蓉,或传奇典故、人物肖像。雕梁画栋,镂空门窗。上街街道逼仄,两人对面行走,需侧肩而过。街道两旁的屋檐下摆满了漫川酱豆儿、漫川豆豉、漫川泡菜、漫川锅巴、腌辣椒、腌萝卜丁儿、崖柏手串儿、烟斗拐杖、饰物挂件儿等漫川土特产或手工制品,吸引着南来北往的游人驻足观看,纷纷购买。
  拐过弯儿,步入中街。继续前行,便来到中心广场。这里有“黄聚兴”、“莲花第”、“徐贸源”等百年商号。有闻名省内外的鸳鸯双戏楼、骡帮会馆、船帮会馆、北会馆、武圣宫等文物古迹。这里是古镇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也是古镇的核心景区。
  沿着中心广场前行,街面逐渐开阔,前面便是后新街。街道两旁的房屋一律是徽派建筑,立面仿古改造。外墙镶嵌松木,仿古门窗,高墙耸立,飞檐翘角,墙面和码头高低起伏,错落有致,青山绿水,黛瓦粉墙,雍容典雅,古色古香。踩着青石铺就的小巷,体会着漫山漫水慢生活,仿佛沉浸在唐诗宋词的意境中。
  平日的漫川,日日有集。腊月的漫川,熙来攘往,处处繁忙。二十三,过小年。小年过后,街上的人一天天多起来。
  过去,老人常说,有钱不买腊月货。那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商品奇缺,交通不便,每到腊月边儿,啥都涨价,大大小小的商家一个个赚得盆满钵溢。如今,商品盈实了,交通便捷了,小商小贩们赶着生意旺季能赚就赚,不能赚就薄利多销,年货有时甚至比平日还便宜。
  早饭过后,十里八乡的人开着私家车,骑着摩托车,上街置办年货。你看那牵着大肥羊,拎着芦花鸡,挑着自酿的包谷酒,自产的肥猪肉……上街头儿,下街头儿,万福路口儿,老头子、老太婆,一大早在那里转悠,既锻炼了身体,还能逮上时新的便宜货。
  “喂,老哥,早啊!卖啥?”
  “包谷酒!”
  “哪儿的包谷酒?”
  “万福沟过凤楼的。”
  “哦,咋卖?”
  “十九块钱一斤。”
  “太贵了,便宜点儿!”
  “十八块五。”
  “那我们先尝尝。”
  “没嘛达!”
  三五个老头儿聚拢来,一人一口品尝着万福沟的包谷酒,咂摸咂摸嘴巴,犹如神仙般受活。他们心里知道酒是好酒,嘴上却不愿露出溢美之词。
  “嗯,酒是大曲酒,就是不该有点苦尾子。”
  “便宜点,十八块,我要一壶。”
  “十八块,不行,这可是正宗的纯大曲包谷酒,三道干,喝高了,也不会上头。”
  “十七块五,两壶我们都要了,咋样?”
  “十八块都没账算,你晓得烧酒是个功夫活儿。”
  “要得发,不离八,十七块八,咋样?”
  淳朴憨厚的乡下人,经不住老头儿的甜言蜜语,心里估摸着,都是自产之物,少赚点也没啥,这尝一口,那洒一点,哪儿不折个半斤八两,卖就卖呗。一番讨价还价后,老头儿拎着两壶包谷酒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中午时分,大街小巷,人满为患,推拥不动。小车裹挟在人流中,司机狠命的摁着喇叭,也寸步难行,只能随着人流一步步蠕动。
  “豆腐,刚出锅的新鲜豆腐!”
  “魔芋,魔芋便宜卖啦!”
  “清仓大甩卖,清仓大甩卖啦!”
  “降价啰,跳楼价,本店所有商品一律降价处理。欢迎新老顾客前来选购!”
  ……
  亏本儿大清仓,赔本儿大甩卖,大大小小的商家从年头盼到年尾,赚多赚少,就靠腊月这几天。
  “哎,买什么好呢!如今的日子好了,天天赛过年。孩子们都不知道吃啥好了!”
  “是啊,现在人真享福,过去我们一天到晚熬煎没啥吃,你们现在可好,一天到晚尽想着该吃啥!”
  买菜的婆婆和媳妇拎着大包小包,一边走一边闲聊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北广场、中心广场、政府广场上依然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歌声飞扬,热闹喧天,原来那是古镇秧歌队、回民腰鼓队、漫川大调艺术团、汉剧团正在加紧排练,他们还等着要上电视呢!
  2024年元月29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