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2023年腊月12日是本家大哥74岁生日,我和本家弟妹孙辈及亲属外甥们等一行十几个人前去祝贺。我家大哥,一生节俭,为人耿直,愿意为别人做事。他的性格特点,就是总怕麻烦别人,就说在他过生日的这件事上,他明确地对本家亲戚朋友们曾说过:他生日要过话,就逢五排十,如:70岁,75岁,80岁……这样的岁数可以接待大家前来祝贺,其他年龄的岁数,可以自家小范围过。原因是,大家都很忙,都有自己的事业干,形式上的排场尽量少做,最主要的是,还让大家破费了经济。大哥虽然这么说,我们还是每年给他过生日。这不,我们今年又来了。大哥对我们的到来,还是热情地接待了。他幽默地说:“看来我确实老了,说话没人听了,即使听了,也不执行了。大家既然来了,我还是要好好款待你们!”说完,他对儿子国辉说:“去饭店订桌,要豪华大气一点的饭店,最好是带音响的。”儿子国辉答应,照办。他正要去办理,被大家拦住。孙子万利说:“大叔,您不要订桌去,我们今天来给大爷爷过生日,不是为了吃高档,讲排场,是心中还有这个长辈在,和大爷爷在家说说话,拉拉家常,增加一下感情,这多好!”我在一旁插话说:“万利说得对,今天来给大哥过生日,饭肯定是要吃的,不过,要在家吃。在家吃实在,因为根在家,情就在家,所以,在家吃是最好的情感培育和沟通,也是最好的选择。现在我提议,我们来的人,能做饭菜的,到厨房领任务,不能做饭菜的,陪大哥聊天对话。”我的话音刚落,妹妹,侄儿、侄媳妇们就自告奋勇,说他们到厨房做饭菜,并诚若一定做出饭菜香!这时,大哥又在一旁自言自语地说:“这回我终于明白了,我的话真的是没人听了,我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在场的我们,把目光投向大哥,用笑声回答了大哥的话语。
  
  做饭的,进入了工作角色,没去做饭的,就围坐在客厅前攀谈起来,攀谈的主题,首先,是对大哥生日表示祝贺,其次,是谈了2023年的收获,当然,攀谈最多的还是对2024年的新打算新希望,并进行了预测和展望。
  
  万利和我家大哥攀谈起来,我们在一旁认真地聆听。
  万利,人称他为:“敖汉装潢小哥”,在城里搞设计装潢工作。他个头不高,却很壮实,黑黑的眼睛像一汪清水,滋润着和他接触过的人,白里泛红脸庞,显露出聪明智慧能干的模样。万利对我家大哥说:“大爷爷,您今年74岁,再过几天就过年了,您马上就75岁了,您真是很年轻,看上去也就60出头。我借您生日之际,祝您今年60出头,来年50开外,越活越年轻。”在场的人都大笑起来。万利继续对大哥说:大爷爷,您是有福之人,您晚年生活在城里,有吃,有穿,有楼房住,每月共产党又发给您大把钞票,您用不完,花不了。最让我羡慕的是您,身体棒棒,吃嘛嘛香!儿女孝顺,子孙满堂。您的生活堪比蜜甜呀,大爷爷!”我的大哥被万利说的话,有些认可了,动情地说:“我的晚年生活确实不错,吃穿花钱都不愁,达到了吃饭挣钱的境界,过上了共产主义生活。但这些享受都是共产党,政府给予我的,我要感谢党和政府对我的恩惠。”我家的大哥说完这些话,又转到评价万利的身上。说:“万利呀,这几年,你的装潢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你还赢得了’敖汉装潢小哥’美名。这足以证明你的手艺,你的为人双丰收呀。在过十多天就过年了,听说,现在还有顾客找你,让你年前把他们的活做完,你愉快地答应他们,还不停地为他们加班,你这样做就对了,这是你事业很红火的根基,咱闲时为顾客做活,忙时更应该为他们着想做事。”万利对大哥说:“是的,大爷爷,现在虽然来到年关,可我的活还很多,我尽量给顾客完成做活的任务。但尽管这样,很多活还得推到下一年去做。”“有活做是好事,没活做,哪有收入呀!”“大爷爷您说的对,但干我们这一行的,有活做的前提,是你必须有技术,活必须做得好。否则,活白干,人家也不用你。我的装潢经历告诉我:宁愿工作慢一点,少挣些钱,也要把技术搞上去,把活做好。下一步,2024年我的装潢想法是:用自己的智慧设计出每一户的装潢需求;用自己的双手装点出每一户的个性图案;用自己的诚信感动每一户人的心灵契合。总之,我要用自己装潢的时尚,领跑敖汉城市人居住环境的美好!”大哥听后,称赞地对万利说:“你这个想法很好,特别是你’用自己装潢的时尚,领跑敖汉城市人居环境美好’的新思维,新憧憬更好!你真无愧于’敖汉装潢小哥的称号!”大哥与万利的对话氛围很酣。
  
  突然,万利又和我的侄儿国虎攀谈起来,他把话锋一转,说:“小叔,明年跟我搞装潢吧,只要你好好干,我年工资底线给您5W……”侄儿国虎说:“谢谢万利,你发家致富还没忘记小叔,可我让你失望了。2024年我打算在自家石棚山果树园下的沟里,重新掏一下井,再第二次把水引向果树园。还想在果树园西侧的石砬上,开垦出一块空地,植上一些树木。让沟底的井水上山,再次爬上山坡,进入果树园和新开垦的树木林,营造出山山绿,洼洼青,石砬处处有生命的愿景,让石棚山的果树园树木林,真正成为山青水秀的乐园。习爷爷不是说了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你看,我家石棚山的果树园里,有碧水,有绿色,不就变成了一座金山银山了吗?到那时,我要买来一把斧头,我家啥时用钱,就去金山银山上,劈下几块银两,补贴家用,你看多好?”侄儿国虎说完,在场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国虎的父亲白了侄儿一眼说:“你竟说些不着边的话,说话要讲究实际,你咋吹起牛皮来?”老人家话音刚一落,又引起在场人一片哄堂大笑。这时,万利又出来打圆场说:“小叔有事业干,不去我那里干活,我十分理解,人各有志嘛。不过,小叔你说的,买一把斧头,家里用钱时,就去你家的金山银山劈下银两,补贴家用,这到是很幽默浪漫的理想生活。现在,我告诉小叔,你甭去你家石棚山的金山银山劈银两了,你家院里的玉米垛,就是一座很好的金山。”侄儿国虎听后,辩解说:“那是我爸的金山,我不能窃取他老人家的劳动果实,我要打造出属于我自己的生活上的金山!”侄儿说完这话,又引起在场人的哄堂大笑!这时,我调侃地说:“国虎,你2024年最大的希望就是整一座金山,对吧?”国虎轻松地答道:“对,那是自然的事了!”
  
  围绕着侄儿家院里金灿灿的玉米垛,攀谈的人又有了新的话题,外甥明山让我的弟弟,他的老舅谈谈23年的收获和24年的打算与希望。
  外甥明山的老舅说:“23年的收获我就不说了,以我家玉米垛为证,就是我最好的收获。2024年我的希望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地生五谷,六畜兴旺;钱袋满满,喜事连连。我的打算是:东山种一片玉米,收入5千元;西山种一片高粱,收入4千元;南洼种一片谷子,收入1万元;北哨种一片大豆,收入1千元;前坡地种绿豆,收入1千元;西沟头种土豆,收入1千元;后山地种荞麦,收入2千元……蔬菜大棚,收入5千元;果树园,收入3千元;养鸡,收入5千元;猪仔、羔羊、牛,收入1万元……我在种好地的前提下,搞点副业收入,实现多种经营,争取24年纯收入,达到5万元。我还有个憧憬,2024年进城买一幢楼房,以后安度晚年!
  明山的老舅,2024年的希望、打算、憧憬,说得有板有眼,有理有据,感动了外甥明山,他说:“老舅,您都是65岁的人了,对生活还充满希望,干劲不减当年。思路清晰,打算具体,您是我学习的榜样。我家没有种地,靠经商纸业发家致富,在您老人家脚踏实地,努力拼搏的精神感召下,24年我的纸业生意,也要有新希望,新打算,新憧憬。愿自己的纸业再打入更多市场,愿自己用一流的服务,换取更多的财富,向年纯收入12万园大关奔进!”
  
  在人们滔滔不绝地攀谈中, 我的孙子博睿跑进客厅里,说是渴了,要喝水,侄儿国虎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喝下,说:博睿,今年多大了,在几年级读书,今年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博睿回答说:“小叔,我今年8岁,再过几天就9岁了。在二年级读书,今年期末考试,数学考100分,语文考95分。”侄儿说:“你考得不错呀,小叔给你点赞!”博睿说:“谢谢小叔。”他又补充说:“我语文期末没有考100分,妈妈鼓励我说:“明年语文考试,你争取考100分,妈妈有奖励给你。”我向妈妈保证:“明年我要当班级学霸,成为班级’学习成绩好’的一张名片,语文数学考试争取科科达到100分。”他说完,又跑出了客厅,玩去了。
  
  客厅攀谈还在继续,气氛热烈,我家大哥从沙发上的座位站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走动,若有所思地说:“现在的年轻人,不出县城,就有自己的事业干。你看,咱这一大家人中,有当现代工人的,像万利搞装潢事业,像国虎搞绿化事业;有搞现代农业的,像我的老弟,虽然年纪大一点,还在多种经营,搞科学种田。有经商的,像外甥搞纸业批发,就连8岁的孙子博睿,也有自己的学业,想当学霸,想当班级’学习成绩好的’一张名片。以上我所说的虽然都是个体,或者说是家庭的某一成员,但都和国家的各行各业联系起来。工、农、商、学等国家行业的多种元素,在我们这一大家人中,体现的都比较充分。我们真可谓是小家庭,浓缩了行业上的大世界,每个人的发展和成功都融进了国家行业发展的大格局中。为什么会这样?我的理解是: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好,允许发家致富,允许致富多门,允许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大哥的话说未尽,厨房里传来“吃饭了,吃饭了”的声音,攀谈的人这才站起身来,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客厅,向餐厅走去。
  
  “快来看,快来看!”大伯家的摇钱树长出新绿了!”国虎身怀六甲的妻子大声地喊着。用餐的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了大哥家的那棵摇钱树上。我惊奇的发现,大哥家的摇钱树的根部,冒出几堆新绿,高二厘米许,形,筒堆状,底圆上尖;再细观察,筒堆状上端,又挤出一些状如马耳朵样的卷叶:绿绿的、嫩嫩的、尖尖的;用手去触一下它,虽没有刺人的感觉,但也给人以硬硬地挺拔感。再去细致观察那整棵的摇钱树,原先长出的新绿,马耳朵状的卷叶,现在变成了细嫩的茎,茎中又生了小叶片,颜色有些微黄,但不失细嫩、细腻。茎一寸,二寸地生长着,最后,变成了枝杈,可谓枝壮,叶葱了。  我此时在思忖, 大哥家的摇钱树,在2024年第一个节气立春之日,即将到来之际,出现了新绿,这不也是在抢春吗!它在春的给力下,吐绿、生尖、变茎、长叶……出现了绿色,展现出一片生机景象,这难道不是大哥家及史氏家族,在新的一年里,春意满屋,万象更新,人丁兴旺,喜事盈门的前兆吗!
  大家在议论着这课摇钱树的神奇绿色时,厨房里又一次传来“吃饭了,吃饭了”的催促声,我们只好在熙熙攘攘地嘈杂中,进入餐厅,入席,用餐。
  至此大哥生日宴前的攀谈对话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