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春天的季节,我家这趟街到处可见卖大波菜的。
  “春天多吃菠菜对身体好。”这句话是母亲说的。那年我家刚搬来承德,小商小贩沿街叫卖大波菜。母亲会赶紧走出家门买上一大捆,给我们一家包蒸饺。东北人爱吃馅咋吃都吃不够,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那时候的波菜是最便宜的,一大捆也就几块钱。母亲买回波菜摘洗干净,用铁锅焯一下水,剁碎,有时会加一些碎粉条,有时会加一小绺韭菜加一勺子猪油加上所有调料就开始包了。母亲天生就是个厨师,做啥都有滋有味,我们全家人都喜欢吃母亲做的饭菜。即使没有荤腥,我们也吃得很香。
  波菜有时候买回来,不做馅,母亲会给它焯水后攥干,我们蘸酱吃,或者做波菜炖粉条,波菜炖豆腐,那时候,也没考虑哪种菜配一起会相克,只觉得吃着香就好。
  买波菜母亲喜欢买马家波菜,马爷爷人厚道卖菜从不缺斤少两,还比别的小贩卖菜便宜。他卖菜不是一个人出来,每次出来都会领着他的老伴。马爷爷说,他老伴记性不好,他上哪就得带到哪,不然他怕他出来卖菜,老伴一个人在家再出去走丢了。
  马爷爷和他老伴五十多岁的样子,家有个大棚,精心伺弄着。大棚里的菜都上羊粪。那时村里人有几家养羊户,他也养了三只羊。马老爷爷和老伴没有儿女,老伴年轻时就一直身体不好,医生说如果怀孩子可能有风险。马爷爷听后,立马说:“不要!坚决不要!我老伴命重要!”
  马爷爷人勤快,家里后山有一块地,种一些玉米高粱,每天他会几趟去后山挑水施肥。家里院子里又整了一个大棚。菜是按天按计划种的,豆角快搭架的时候,窝瓜就长出来了,一年四季不愁没菜吃。吃不了的,他和老伴一起推着车沿街叫卖。
  马爷爷和老伴一辈子恩爱从没吵过嘴,两口子恩爱善良,喜欢做善事。在村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两口子都会出面去帮忙。村东头老孙头是村里困难户,他老伴早年就去世了,仅有的一个儿子还患有个唐氏综合症,老孙头没啥生活收入,再加上腿又有残疾,家里有块地吧,也没种,所以仅靠低保养着自己的儿子。仅有的一点钱,从不舍得买青菜吃,他平时会去集市捡一些没人要的菜叶拿回家。只有上冻之前买几颗便宜的大白菜和土豆大萝卜。
  马爷爷每次看见他去集市,都会给他拿一些自己家卖的青菜。有时还会给他几块钱或者在街上买一些糕点让他拿给他的儿子。那时候菠菜刚上市不久,嫩嫩绿绿的价钱不算便宜,马爷爷也会慷慨地给他一捆菠菜。集市上的商家看见马爷爷那么善良对待老孙头,也会给老孙头拿一些自家卖的菜,一些卖不了的菜,或者给他一口吃的。
  在我家住的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福利院,蔬菜丰收季节,特别是大菠菜丰收季节,马爷爷会给他们捐献大菠菜,去看望那里的孩子。马爷爷和老伴喜欢孩子,每次去除了拿青菜还给孩子买吃的。孩子们也喜欢他们,每次从福利院回来,孩子也会送他们两口子一些手工的小物件。有一个叫马菠菜的孩子,左耳有残疾,还给他们叠了一小瓶幸运星。马爷爷每次出去卖菜都会把那瓶幸运星放在菜篮子上,阳光照着,里面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惹来许多买菜人问。他都会自豪地说:“这是福利院孩子马菠菜送我的,我去做好事,值得呀!”
  母亲也被马爷爷的善举感动了,一有闲空也会去福利院做好事,不是帮孩子们洗洗衣服,洗洗澡就是去厨房帮他们做个饭菜,有时母亲还会给孩子们买些水果拿去。母亲的厨艺好,孩子们都喜欢吃母亲包的大波菜馅的饺子。马爷爷拿的大波菜也水灵又纯绿色,做出来味道也好。
  一个周末,母亲和马爷爷从福利院回来和奶奶说福利院后厨做饭的孙嫂子家里儿子结婚,请假回山东老家了,福利院急需一个做饭的师傅帮忙,母亲厨艺好,孩子们又喜欢吃她做的饺子。母亲答应他们过去帮忙。
  “那你工地的工作咋办呀?那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你不去了人家可就不用你了。”奶奶担心地问。
  母亲说:“我挺喜欢那帮孩子的,他们也喜欢我。我和领导商量一下,等我帮过这段时间忙,我再回去上。如果他不给假,我也要去帮孩子,大不了工作没有了我再去找。”母亲态度坚决,奶奶也没在说什么。
  母亲去了单位一会就高兴地回来了。母亲说没想到以前一向不好说话得领导,听母亲说了原因,立马说:“这是好事呀!帮助福利院孩子献爱心,我们支持你!你去吧,这个工作岗位我给你留着,你啥时候回来都行。”
  母亲在福利院干了二十三天,为了帮忙照顾孩子一天都没有回过家,她每天除了在后厨帮忙做饭,还会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给孩子们洗澡,一些缝缝补补的活都帮着干了。马菠菜是个乖巧的女孩子,身世坎坷,她是一个女疯子生的。疯子叫啥家是哪的没人知道。她是流浪到我们临近一个村里,来村里时挺着个大肚子,每天被一群孩子追逐着打,谁也不知道她男人是谁。平时她就住在那个村里一个四面透风的破庙里,白天在山上四处游荡,看见谁家有菜地就薅把青菜吃,有时她会来村里要吃的。一个春天的早晨,她在一个附近的波菜地里生下了个女孩。这家菜地的农户姓马,正好儿媳妇也刚生了一个儿子。农户婆婆看女疯子挺可怜地躺在菠菜地里,孩子又刚生下来裸露身体,冻得直哭,就抱着孩子领着疯子来到家里。婆婆家的儿媳妇也刚好生了个男娃,奶足吃不了。婆婆就让儿媳妇帮忙喂奶,一家人帮忙照顾孩子和女疯子。孩子满月后,还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马菠菜。
  善良的村里人听说信后,这家拿几个鸡蛋,那家拿点米面。后来,村里居委会还给女疯子找了个旧房子住。女疯子生完孩子后,突然变得不那么疯癫了,清醒时候对孩子还好,糊涂时但也会偶尔打孩子。孩子三岁那年她突然犯了病,不知怎么拿起板砖打了孩子脸部,她那天打完孩子看孩子的耳朵鼻子流了血,吓得就往外跑。慌乱中跑到滦河套,一下就跳了进去,村里人发现赶到捞上她,她已经淹死了。孩子也因为耽误治疗,一个耳朵也聋了,村里人就把她送到了我们村附近的福利院……
  母亲了解了孩子的身世,很是同情她。在福利院的每天日子,都会对她特殊照顾。她爱吃菠菜馅饺子,别的馅不喜欢吃。母亲每次给孩子们包饺子都会特殊给她包几个菠菜馅的。孩子缺乏安全感,每晚睡觉母亲都会陪她一起睡。母亲离开福利院时,她紧紧抱住母亲哭,母亲也哭。但母亲答应她一定会一个礼拜来看她一次,母亲还答应她等有空了接她出去去市里一定帮她买个助听器,让她那个坏耳朵也能听到清晰的声音。她听后,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母亲。
  母亲回到家后,每次和我们说起马菠菜都会流泪,她还和奶奶商量,能不能把这个孩子接到我家领养?
  奶奶说:“我不是不同意你领养她,只是咱们家这种情况,孩子来了受苦呀!在福利院最起码孩子能吃饱肚子呀!”
  奶奶说得没错,那年的我家生活确实挺困难的,父亲和母亲虽然有工资但还要救济东北十多口子亲属,我们吃饭也是饥一顿饱一顿。
  奶奶就说:“马老爷爷不是无儿无女吗?他家生活又富裕。哪天我和他商量一下,看他能不能领养这个苦命的孩子。”
  奶奶还没等去马老爷爷家说呢,一天,福利院负责人来家里找母亲,说母亲走后的一个雨天,马菠菜这个孩子,从福利院偷着跑出来,结果被车刮了,住进了医院。母亲听说信后,急忙去了医院。孩子见到母亲一刻,放声大哭。还好的是孩子只是受了轻伤,受了惊吓。马老爷爷听说孩子受了伤,也急忙买了不少水果和老伴来到医院。那天,母亲和他说了孩子的身世,他流着眼泪和老伴一起去了福利院办了孩子的领养手续。孩子好了之后,他们把孩子抱回了家。
  孩子在马爷爷家里很享福,母亲会隔三差五去看她,给她包她爱吃的菠菜馅的饺子。她七岁的时候,马爷爷还给她买了助听器,让她去附近学校上了学。孩子学习很好,一直到高中都在班级前几名。高考时,她却放弃了高考。她说,爷爷和奶奶如今年纪都大了,需要身边有人照顾。另外她要接替他们干农活,鼓捣大棚,种菠菜。她不想考上大学远离他们,只想守在他们身边。他们养她小,她要养他们老。
  我上大学时,她也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本地小伙儿做的上门女婿。她每天和小伙儿种庄稼干农活,春天大菠菜丰收季节沿街叫卖菠菜。她也和马爷爷一样勤快能干,还心地善良,村里谁家有困难只要她知道了都会跑去帮忙。每逢节假日都会来我家看我母亲,还忘不了给我家拿上一大捆她种的大菠菜。后来我们家属院集体搬迁,我们都分了楼房,马爷爷家也不再种大棚。
  春天大菠菜丰收的季节,她会陪伴着马爷爷和他老伴一起逛街,买大菠菜。我们每次相遇,都会相视而笑,然后一起拎着大菠菜回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