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还年轻(一)
  假如我还年轻,我得好好读书。
  我生于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比起我们的父辈来,生活是安定得多了,幸福得多了。没有炮火连天的遭遇;没有硝烟弥漫的经受;没有移山填海的经历;没有平地起高楼的体历。然而,比起我们的下一代来,我们则自愧不如。三年自然灾害时,我们吞过糠、咽过菜;吃食堂时,我们忍过饥、挨过饿;文化大革命时,我们涉过险、历过乱。尤其是读书方面,我们几乎没读多少本书。
  我没有进过幼儿园,因为那时我们故乡就从未有过幼儿园。小学读了两年书,刚刚学好汉语拼音,开始有滋有味地读书识字了。就在那时,我们了解了许多故事:乌鸦喝水、狐狸与乌鸦争肉、农夫与蛇、披着羊皮的狼……可是好景不长,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就大张旗鼓地开始了。教我们知识的老师把教鞭扔下来,跑去造反去了,我们只能躲到家里去读毛主席语录。一年后,老师们干脆扯起了红旗,箍上红卫兵袖章,到全国各地大串联去了。我们只得放下心爱的书本,到自家地里干活去。闹腾了一年多,全国局面稍有安定,便开始复课闹革命。可惜我们只能读五年级“过渡班”了。于是,小学才读了三年半,就毕业了。
  就这样,我们这些五音不全的半成品,进入了初中。初中两年还算正常,只是借住祠堂作教室,后来干脆搬到凤凰祠堂大厅上课,总有一点坐禅的味道。老师带我们去石桅岩春游,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堂弟半夜肚子疼。数学老师给我们讲冯渊客孟尝君的故事,犹记“长铗归来兮,食无鱼”“长铗归来兮,坐无车”。也还记得一个苹果砸出了万有引力定律。还记得在凤凰祠堂边楼同学宿舍里入团时的誓词以及自我介绍的尴尬。
  破天荒地通过考试选拔进高中,那时,我也去鹤盛赴考。考完了,人也晕在考场上了。后来我接到了通知书,挑起书笼铺盖上永二中去读高中。就在那时,我结识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朋友——英语。读英语还蛮有意思的。可以用它来唱歌,用它来写信,用它来取笑同学,用它来取笑老师。山里来的同学基础差,怕成绩赶不上,于是我们就自己组织了自学小组,我当副组长。“民指”嗅觉灵敏,得到消息即派人过来拉拢我们。幸亏我们政治敏感,即忙召集小组会议,即刻宣布解散。后来开展了批林批孔运动,反击右倾翻案风,两派闹武斗、抢枪、周家楼事件,都打死了人。学校也就无条件停课。到最后一个学期的最后几个星期,老师把分散在各地的同学召集起来,过了几周,就开毕业典礼,我拿到了奖状似的毕业证书,卷了书就回家务农去了。因为当时上大学是推荐的、保送的,没有开科考试。直到粉碎四人帮之后我们才有机会考试,也就在那时,我进了大学。
  假如我还年轻,还有我读书的机会,我得好好读书。我要竭力学好语文;我要努力学好数理化;我要勤奋学好外语;我要认真学好琴棋书画;我要刻苦学好天文地理;我要尽力学好政治历史;我要全力学好电脑;我要极力学好田径运动。
  假如我还年轻,我要读尽普天之下的文学名著,让我的灵魂飘入文学的殿堂。去领略大文豪们妙笔塑就的优美风光;去赞赏大诗人们创造的灿烂辉煌;去颂扬大作家们营造的精妙世界。假如我还年轻,我要阅尽全世界的科学典籍,让我的赤心游历科学殿堂。去探索未来世界的奇奥;去探究人类发展的曙光;去钻研自然进化的神奇。假如我还年轻,我要学好电脑知识,让我的神灵融入精美的网络世界。去感受网络时代的愉悦;去体验虚拟世界的梦幻;去体历网络世界的温馨。
  假如我还年轻,一切可以从头再来。我要学会唱歌,过一把明星之瘾;我要学会拉琴,沾一会音乐家之光;我要学会跳舞,做一回舞蹈家之酷;我要学会创作,作一回文学家之秀。假如我还年轻,一切可以从头再来。我要去从戎,苦学军事本领,万马奔腾,驰骋疆场;我要去从政,学好执政经验,运筹帷幄,指挥若定;我要去经商,钻研商海战略,财源滚滚,富甲天下。
  然而,我不再年轻,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只有悲切余生,空叹惆怅,寄厚望于我的子孙后代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