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一别20多年,跟春燕再见面时已各是人妇人母。几十年的岁月风尘,我们如一幅老画一样各自显出自己的人生底色。春燕在我的面前,依然是开心快乐的样子,似乎从不曾被苦难和忧伤袭击过,一如多年以前,一如学生时代。
  2022年春节,春萍约我跟春燕去黄坪山看雪。日影渐斜中,春燕越来越归心似箭。她惦记着哥哥,说是给哥哥洗澡的日子。我突然想起来春燕已经很久不参加同学聚会了。春燕的哥哥2018年检查出肝癌晚期,她那时四处打听哪儿有好的民间中医,以求人间奇迹能在哥哥身上出现。哥哥养病的日子里,春燕总是做一些好吃的送到离自己家不远的哥哥家,常常给哥哥煮艾叶水泡脚,时时鼓励哥哥战胜病魔。她以为这样就能陪着哥哥创造人间奇迹。
  不幸,却以更疯狂的方式降临。2021年1月21日,腊八节刚过,春燕被病魔久久纠缠的哥哥又发生车祸,春燕只能丢下自己跟人合开的五金店,陪着哥哥一起住进了武汉同济医院。三个多月里,春燕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哥哥。发生车祸的哥哥全身多处受伤,骨盆粉碎性骨折,全身插满了管子。癌症晚期加上身体多处严重受损,哥哥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他只能像一个婴儿一样把自己的日常交给他的春燕妹妹。三个人都难以招架的危重病护理,柔弱的春燕却一个人挺过来了。她说那些日子里,她清楚记得只有一个晚上她连续睡了两个小时,那是上天对她怜悯和恩赐的一个夜晚。
  那三个多月里,春燕带着哥哥在多个专科病房进出,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柔弱且坚强的女子。开始时,有的人以为她跟哥哥是父女关系,病中的哥哥已经像一个小老头那样憔悴了;有的人以为她跟哥哥是夫妻关系,因为春燕给哥哥擦洗身体时完全没有显出男女之间的不便。当别人知道他们是兄妹关系时,都震惊了,从而对这个情深义重的妹妹肃然起敬。护士说她没有哥哥,如果有也做不到春燕为她哥哥做的这样。
  春燕的哥哥出院以后,彻底只能靠轮椅了,春燕的生活比以前更忙碌。她每天白天看半天店,总是安排好时间想方设法为哥哥做可口的饭菜,为哥哥加强营养,还经常推着轮椅带哥哥出去散步;每天晚上她要抽出约两个小时为哥哥洗漱和换药。春燕说照顾哥哥的这几年,她把自己培训成一个专业护士了,连同济医院的护士长都说她把病人照顾得特别棒,哥哥那个鸭蛋般大小、露着森森白骨的压疮,在她的精心护理下终于结了痂。
  我多次问过春燕,四年多里,她这样始终如一地去照顾哥哥,是怎么做到的?春燕说,当面对亲人深重的苦难时,心里满满的都是心疼,很多事情自然而然地就做到了。她记得哥哥年轻时的帅气,记得哥哥曾经是前进高中的长跑冠军闻名全校,记得哥哥用萝卜雕刻出来的漂亮菊花,记得哥哥总是买《演讲与口才》提升自己,记得哥哥吹的口琴琴声悠扬……曾经的自己对哥哥充满了偶像一样的崇拜。他们小时候相伴相亲的点点滴滴都在她的生命里,如云彩一般美好,当命运要从哥哥身上劫掠一切时,她的身上喷薄出保护哥哥的母性力量,她要拼力护哥哥余生周全。
  2022年的8月份的一天,晚上很晚了,我突然看到有一个未接电话是春燕打给我的,再一看这个未接电话响铃时间很短,就回信息问她是不是拨错电话了,她简短地说是。过几天,她才又发信息我说拨错电话的那天是她哥哥离开的那天,她在这人世再没有哥了。
  后来的某天,我坐在青龙山公园的花坛边,听春燕说起她哥哥的事情。她说她哥哥留在微信上的最后两个字是——感恩,后面哥哥就失去意识了。“感恩”是哥哥对人世最深情的告白,她懂哥哥这两个字的分量,哥哥生病的这几年里,得到了很多的关爱和帮助,哥哥感恩父母,感恩姐妹,感恩亲爱的同学和朋友。所以,他生前多次跟春燕说走后要捐献眼角膜和身体有用器官。说到这些,春燕泪如雨下……
  哥哥走后的日子里,春燕常常彻夜难眠,陷入对哥哥无边无际的思念中。在哥哥走后的第一个生日,她用纸和笔,以最古老的方式,给遥远的哥哥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她在信中说:“哥,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两个孩子,我会尽力爱着你爱的人,今生我只能为你做这件事了……”哥哥走后,春燕把侄儿侄女视为己出,常常接他们来家里,做好吃的给他们吃。有时是中午刚吃了牛肉火锅,晚上又蒸鸽子汤,再又装两瓶好菜让孩子们带到学校去。
  春燕跟我说所有的事情都有尽头,唯独思念没有。几年里,春燕对哥哥的照顾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如今她对哥哥的思念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她说如果哥哥能够活过来,她能把哥哥照顾得更好,哥哥走后,她更懂失去和珍惜。
  写完这些的时侯,我想起了少女时代的春燕每天开心快乐的样子,想着中年时代的春燕,在医院的病房里面带笑容地进进出出,帮着照顾病友、打扫卫生,脸上全然没有一丝苦难之相。她说只要心中有爱,在苦难面前就会无所不能。平凡却伟大的春燕,是她哥哥最后人生里的那盏明灯,温暖地照亮了哥哥的人生归途!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