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总要有一片净土,只存美好,不寄风霜;心神总要有一股恒定,万变犹定,天塌不惊;胸襟总要养一片天空,不沾尘泥,不染世相。如果一定要我给一个对古诗词执著与偏爱的理由,这就是我的回答。
  手捧《王维诗全集》,读着读着就体会到,古诗词之美,共性在于:全身心沉浸于无人无我之境,在对自然山水的深切领悟、反复吟咏中,涤荡心尘、放牧心灵、化解负累、疗愈身心。
  如《竹里馆》: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辛夷坞》: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过香积寺》: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还有其他诗人的,如卢照邻《羁卧山中》:涧户无人迹,山窗听鸟声;李华《春行寄兴》: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韦应物《滁州西涧》: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描写无人之境的古诗实在多不胜数,从中可见人们对无人之境的热爱与向往。无人之境,磁场最为纯净,大江大河泰然自若,山石草木灵动舒展,蜂蝶鸟虫恬静安然。此刻,或漫行山野,或沉思坐忘,或放声高歌,整个人均呈现出物我两忘,澹然无极的状态。
  诗意总在人烟稀少处,就算有人,也是只闻人声,不见人影;身在尘世中,心在尘世外。
  人类的心灵与情感总是相通的,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技如何发达,古诗里的“无人之境”,是认识自我的需要,是超越本我的境界,是生命与生俱来的孤独,是心灵到达空明澄澈的途径。
  只有身处无人之境,才能将那一颗鲜红的心,全然交付于山水,在大自然的温情与爱抚中,使得受伤的部分,慢慢吸纳养分而愈合;使得淤堵的情绪,得以疏通和宣泄;使得被压抑的自我,挣脱世俗的标签,恢复天性的浪漫与洒脱。
  人本来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只有在无人处,才能浑然忘我,做回真正的自己。在与大自然的精神往来中,感受一草一木之蓬勃生机,一虫一蝶之求生欲望,一山一水之雄浑高阔。在对美的观察中,获得心灵的愉悦;在对微小生命的怜惜里,感知生命的珍贵;在物我互鉴的映照中,获得生命的启迪;在自我反省和沉思中,得到境界的拓展。
  意在言外,无人之境的隐秘之语在于:摆脱尘世束缚,远离人间纷扰,方得圆融自在。
  活在人群,与人交往不可避免,人的痛苦与烦恼,大多在与他人的交集中产生。人是欲望的代名词,在等级制度、利益冲突、文化教养、三观差异、行为习惯中,人与人的关系有时会变得水火不容,有时会变得紧张沉重,或凝滞晦涩。
  人的秉性各异,难免厌累丛生。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时间成了沙漏,不知不觉漏掉了人性中的慈悲与纯善,漏掉了人格中的尊严与高贵。
  世间,真正博爱包容、胸怀宽广、对众生心怀悲悯体恤之心的人凤毛麟角。胸怀的背后,是智慧、能力、能量的充足与饱满;悲悯的背后,是对生命的参悟、对自我体察的通透、是人性光辉的闪耀。
  芸芸众生,不是在对外界的索取中消耗别人,就是在被别人消耗。所以才有人感叹:假如一生中,遇到了一个能照亮你滋养你的人,是值得珍惜一辈子的。
  厌烦了人性的芜杂,厌倦了尘世的纷争,只有远离人群,重返自然,才能拥有内心的平静。所以,诗人们在这场生命之旅的探寻中,以诗抒发情感,挥洒性灵。为生命赋能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融入大自然,因此,古诗中才有了那么多的无人之境。
  《金刚经》有言:“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何为菩萨?菩萨是有大觉大悟,有道心之人。行走山水的过程,就是破除“我执”的过程,不执著于自我,不执著于他人,不执著于众生,超然物外,才能从尘网中解脱出来。
  王维有“诗佛”之称,在于他将山水的美学意境上升到了宗教的境界,在王维的山水诗中,尽显老庄的“自然之道”。
  王维诗从心灵的本源,禅释了人与大自然的密切关系;今有一位医学博士彭志翔先生,从生命的本源,阐释了人对大自然的依赖:“大海,是一切地球生命的羊水,山岳,就是坚硬的子宫壁。回到生命开始的地方,宁静与安全感,悄然而生。”
  彭教授从医学的视角,禅释了人与自然不可分割的亲密关系,我对此有深切的体会。每次,行走于山川湖海之间,内心的喜悦与安定告诉我:回到了生命开始的地方,真是美妙无比!
  “无人之境”的初级境界是无人,或者只有与自己磁场相融的人。“无人之境”的最高境界,是身在人群,却不受人群干扰,心如磐石,任何言论、指摘、谩骂、诋毁,都动摇不了你的心智,扰乱不了你的思维,你确定自己要坚持什么,要往哪里去。
  这种无人之境并非一日可养成,不仅需要有强大的定力,明确的目标,还要具有非凡的“武功”。看武侠大片中的那些武林高手,面对群雄围攻,飞花摘叶间,来去自如,毫发无伤,真乃无人之境的极致也。渺小如我,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内心都无比羡慕:如果我能达到如此境界,那该是多么称心的一件事。只能暗地里对自己说:余生还长,慢慢修炼吧。
  生命始于独处,终于无我。以澄明淡泊之心观照大自然,与尘世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不与他人产生负面纠缠,只与少数灵魂有光,智识超群的人交往,是最明智的处世之道。
  人就是大自然的孩子,回到大自然的怀抱,何孤之有?古诗中所有的无人之境,都是极致的美,极致的空灵,极致的养分。无人之境,是生命最放松的状态,如一湖静水,波澜不惊,心灵达到了极致的自由。在无人之境中,得天地之正气,则百毒不侵也!
  
  2023年12月27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